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王子复仇记  

2014-05-05 19:36:59|  分类: 【圣经注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子复仇记

启 11-20  

 

引言、圣经是《王子复仇记》

最近,一件矫情造作的「王子大婚」事件,引起好些人好一阵子的关注,但我对此却全无兴趣甚至反感。不过,圣经里提到的另一位「王子」──天上人间独一无二的真命天子──主耶稣基督,祂的「登基」和「大婚」,却是每一个基督徒都必须关心以至朝思暮想的。事实上,启示录千言万语,它的结局最终指向的正是这位「王子」的登基与大婚。看你关心哪位「王子」多些,就大概可断定你是不是基督徒了。

在本系列讲章中,我一直强调,启示录以至全本圣经是一个故事或剧本,可以概括为一个「双城故事」,讲述千万年来上帝之城(圣城耶路撒冷)和罪恶之城(巴比伦大城)的抗争对衡,直到第十八章巴比伦大城倾倒和第二十一章圣城新耶路撒冷从天而降分清胜负才正式结束。不过,将这个故事理解为「两座城」之间的斗争,最后是这一座打败了另一座,却是有欠准确的,因为故事的写法并不是「两座城」同时并存然后展开恶斗,而是双方在同一片「圣地」上,争夺或斗快建造独一无二的「圣城」,或说争夺在同一天空下的「圣城宝座」。以下两段关乎末世敌基督的行径的描写,对撒旦和敌基督所要谋夺的最终目标,就写得绘形绘声非常清楚了:

太 24:15 你们看见先知但以理所说的「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圣地……。

帖后 2: 3……因为那日子(即主耶稣基督再来)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 4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

显然,这不是两座城或两个王之间的一般恶斗,而是要在同一片土地上要夺取圣城宝座,打造唯一圣城的恶斗。简言之,是「宝座争夺战」,是「王位争夺战」

启示录十二章一段骤看非常费解及似乎与上下文不连贯的经文,更为这一场恶斗清楚地赋与了「王位争夺」以至「王子复仇」的戏剧性。经文说到在撒旦(龙)、假基督(海兽)和假先知(地兽)全面集结预备反扑以及上帝降下「七碗」终极之灾的「决战」的前夕,天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异象,就是龙与妇人和她腹中的婴儿的恶斗:

启 12: 1 天上现出大异象来:有一个妇人身披日头,脚踏月亮,头戴十二星的冠冕。2她怀了孕,在生产的艰难中疼痛呼叫。3天上又现出异象来:有一条大红龙,七头十角;七头上戴着七个冠冕。4牠的尾巴拖拉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龙就站在那将要生产的妇人面前,等她生产之后,要吞吃她的孩子。5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是将来要用铁杖辖管万国的;她的孩子被提到上帝宝座那里去了。6妇人就逃到旷野,在那里有上帝给她预备的地方,使她被养活一千二百六十天。

这一幕,不是讲「地上」或说「可见」的情况,而是说「天上」或说「不可见」的情况,就是末日大决战的「灵界背景」。撒旦(龙)要针对「那将要生产的妇人」,要杀害那个「将来要用铁杖辖管万国」的「男孩子」,牠的目的再清楚不过了,就是想要「杀嫡夺位」(谋朝篡位),或倒过来理解为反抗上帝「重夺王位」也可以。异象中的「妇人」并不是指一个真实的女人,而是暗喻忠心「孕育」福音的真教会和真信徒,也可指向末世最后一批圣徒,而那「男孩子」则毫无疑问喻指必要快来重夺王位的「白马王子」主耶稣基督。

这一章无疑预示着启示录下文「王子复仇」的所有情节,绝非突如其来无中生有的。事实上,整本圣经,都可以读为「王子复仇记」……

 

一、王子的预告与隐伏

每年圣诞节,我们都会例行公事唱唱圣诞歌,再迷迷糊糊去「普世欢腾」,有时还会煞有介事去宣读这样的经文:

赛 9: 6 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上帝、永在的父、和平的君」。7他的政权与平安必加增无穷。他必在大卫的宝座上治理他的国,以公平公义使国坚定稳固,从今直到永远。万军之耶和华的热心必成就这事。

弥 5: 2 伯利恒的以法他啊,你在犹大诸城中为小,将来必有一位从你那里出来,在以色列中为我作掌权的;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3耶和华必将以色列人交付敌人,直等那生产的妇人生下子来……4……他必日见尊大,直到地极。5这位必作我们的平安。

但是,对于这位「一子」的前前后后,我疑心我们没有谁会去认真理会,会由创世记读到福音书再读到启示录,去查证「祂的根源」如何「从亘古,从太初就有」,「政权」最后如何交在这「一子」的手上,祂又如何「在大卫的宝座上治理他的国,以公平公义使国坚定稳固,从今直到永远」。可是,启示录第十二章「龙与待产妇人的恶斗」这经典的一幕,不容许我们轻率了事,因为圣经的结局清楚展示这场末日决战有浓得化不开的「王子复仇」的意味,严严呼应与终结一整本圣经从未间断的--

「一 子 传 说」

原来,「一子传说」,亦即是「产妇与恶龙的恶斗」,早在伊甸园里已经清楚向我们预告了:

创 3: 14 耶和华上帝对蛇说:你既做了这事,就必受咒诅,比一切的牲畜野兽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终身吃土。15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

上帝向始祖,也向我们预告,人类得救的希望,端在于这位「一子」,就是「女人的后裔」,遥遥设下了启示录「待产妇人与她的儿子」和福音书「马利亚与圣子耶稣」的伏笔。这「一子」经连场恶斗,最终必定会击倒魔鬼撒旦(蛇),并且挽回人类因受撒旦迷惑而叛离上帝的失败局面。

伊甸一别之后,圣经继续以许多不同大小版本的例子来提醒我们,叫我们一定要记住这个「一子传说」:

创 5: 28 拉麦【非该隐的子孙那个,而是塞特的子孙那个】活到一百八十二岁,生了一个儿子,29给他起名叫挪亚,说:「这个儿子必为我们的操作和手中的劳苦安慰我们;这操作劳苦是因为耶和华咒诅地。」

洪水灭世时的得救盼望,原来,已在于「一子」──挪亚。

创 22: 16 耶和华对(亚伯拉罕)说:「你既行了这事,不留下你的儿子(以撒),就是你独生的儿子,我便指着自己起誓说:17论福,我必赐大福给你;论子孙,我必叫你的子孙多起来,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你子孙必得着仇敌的城门,18并且地上万国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因为你听从了我的话。」

圣经极奇妙地以亚伯拉罕献上「一子」(以撒)所表现的信心,对应于天父上帝要以赐下「一子」(主耶稣基督)来成就使万国得福的救恩。

创 49: 8 犹大啊,你弟兄们必赞美你;你手必掐住仇敌的颈项;你父亲的儿子们必向你下拜。……10圭必不离犹大,杖【圭与杖都是王权象征】必不离他两脚之间,直等细罗【赐平安者,喻指基督】来到,万民都必归顺。

上帝也在以亚伯拉罕众子孙中选了犹大,在犹大众子孙中选了大卫,在大卫众子孙中选了主耶稣,成为那位为万民赎罪也永执王权的「一子」。

总而言之,「必有一子」──必定有一个「神圣之子」为我们而生,为我们带来拯救,并最终要坐在大卫的宝座上重登帝位永掌王权。在圣经历史上,这个预言局部地应验在挪亚、以撒、摩西、犹大、大卫、所罗巴伯以至主耶稣基督(第一次降临)的身上,但是,就连主耶稣基督的第一次降临,都未曾将这位「一子」的身份、工作和荣耀全幅展现。

挪亚的工作只能够救一些人过渡洪水不至灭绝,但很快又出现巴别塔的反叛。以撒、犹大、摩西、大卫、所罗巴伯等等,都各在建构以色列民族、信仰、支派以至国家上有一定角色,但都不是最后的「真命天子」。真命天子,当然是受圣灵感孕为童女所生的主耶稣基督。祂的出生方式(为童女所生)以至遭受的逼害(被大希律追杀、犹大出卖和祭司长谋杀),一前一后,非常精准地应验了创世记第三章「妇人与蛇的恶斗」及启示录第十二章「妇人与龙的恶斗」的预言。

但是,直到启示录祂骑白马驾彩云而来的大结局之前,主耶稣的「王子之尊」,在很大程度上是隐而不彰的。

说主耶稣第一次降生后,祂的「王子之尊」就表露无遗深得人类爱戴,完全是睁着眼说瞎话。祂在世时被人羞辱藐视,到今天也好不到哪里去;祂在「教外」被人嘲弄轻忽,对不起,在「教内」其实也好不了多少。如果那个叫「英国」的国家,它对主耶稣这位「王子」的敬爱稍稍多于对那个甚么「王子」的,它过去就不会干出贩卖黑奴鸦片的罪恶钩当,现在就不会「养」出一个到处于宣讲「上帝没有存在需要」和「天堂地狱只是童话」的所谓「科学家」了。

弟兄姊妹,直到主耶稣基督骑白马驾彩云再来之前,祂的「王子之尊」只会以这两种很曲折、很吊诡、很隐晦的方式「表现」出来:

 第一、以十架屈辱的方式曲折表现的恩典。

 第二、以祂必再来的应许隐若预告的荣耀。

但是这两种方式,都必须要以极大的信心来发现,不信的人,乱信的人,是根本看不出来的。他们眼中的所谓「基督教的荣耀」,不外乎是教堂建筑的宏伟,教会仪文的华丽、教会活动的热闹和教会事工的成就,统统都与十字架(主第一次来成就的)和天国(主第二次来成就的)无关,即是与主耶稣完全无关。这就好像当年群众在城门喊和散那「欢迎」祂一样,是一场「误会」。主耶稣基督第一次来的时候是「微服出巡」,祂所显出的「王子之尊」只会很隐秘地存在于相信者的心里,叫这世界看不出来。

 

二、王子的回归与得胜

当然,主耶稣基督「王子之尊」终必会全幅展现在世人眼见,使「一子传说」可以完全应验。启示录之无限宝贵,就是完满了这个「一子传说」,告诉我们主耶稣这位真正「王子」最后怎样回归世界与得胜掌权。

圣经清楚启示,我们的王子回归,却是绝对不再「隐晦」的。首先,是由两个「见证人」(先锋)和天使来两趟「福音遍传」或说「最后通牒」(见上篇讲章),向普世宣告祂的回归在即。然后,是自第六印开始的天崩地陷的末期大灾难,地上没有一个人可能不知道祂正要回归:

启 6: 15 地上的君王、臣宰、将军、富户、壮士,和一切为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巖石穴里,16向山和巖石说:「倒在我们身上吧!把我们藏起来,躲避坐宝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17因为他们忿怒的大日到了,谁能站得住呢?」

最后,我们的王子更亲自策白马领天军而来,打正「万王之王」的旗号,明显得不可能更明显了:

启 19: 11 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他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12他的眼睛如火焰,他头上戴着许多冠冕;又有写着的名字,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13他穿着溅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称为上帝之道。14在天上的众军骑着白马,穿着细麻衣,又白又洁,跟随他。15有利剑从他口中出来,可以击杀列国。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并要踹全能上帝烈怒的酒醡。16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写着说:「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19 我看见那兽和地上的君王,并他们的众军都聚集,要与骑白马的并他的军兵争战。20那兽被擒拿;那在兽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兽印记和拜兽像之人的假先知,也与兽同被擒拿。他们两个就活活地被扔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21其余的被骑白马者口中出来的剑杀了;飞鸟都吃饱了他们的肉。

就是这样,这场末日大决战,始于「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圣地」,亦即「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甚至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的谋朝夺位的「终极大反叛」,终于主耶稣策马领军而来,对叛党进行最彻底的「终极大清剿」。《王子复仇记》至此基本结束。不过,记得,王子要复的仇,绝对不仅是这最末的一趟谋朝夺位的行动,而是撒旦和恶人千万年来一切形式的谋反和僭越的行为。

关于王子的隐伏、回归与得胜,圣经有一个颇有几分神似的典故,记载于列王记下十一章。说到耶洗别的女儿奸后亚他利雅剿灭南国犹大的王室,谋朝篡位,祭司耶何耶大冒死将王子约阿施隐藏在耶和华的殿里六年,等到第七年,就伺机杀掉亚他利雅帮助大卫家重夺王位。一看之下,你会感觉我说圣经是「剧本」而启示录是这个「剧本」的最后、最彻底、最大阵仗的「公演」,一点没有夸张。

 

三、王子的登基与完婚

击倒敌人,粉碎了他们要永久谋夺王座的阴谋,也报复了他们意图及曾经夺取王子尊荣的罪恶之后,《王子复仇记》尚有几段尾声,包括王子的登基完婚

关于王子的登基,下文主要有两段描写。一段写祂要与第一批复活的圣徒「一同作王一千年」,另一段写祂要与天父一同在圣城里作王直到永永远远:

启 20: 4 我又看见几个宝座,也有坐在上面的,并有审判的权柄赐给他们。我又看见那些因为给耶稣作见证,并为上帝之道被斩者的灵魂,和那没有拜过兽与兽像,也没有在额上和手上受过他印记之人的灵魂,他们都复活了,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5这是头一次的复活。(其余的死人还没有复活,直等那一千年完了。)6在头一次复活有分的有福了,圣洁了!第二次的死在他们身上没有权柄。他们必作上帝和基督的祭司,并要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

启 22: 3 以后再没有咒诅;在城里有上帝和羔羊的宝座;他的仆人都要事奉他,4也要见他的面。他的名字必写在他们的额上。5不再有黑夜;他们也不用灯光、日光,因为主上帝要光照他们。他们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

圣子主耶稣基督登基作王,为甚么要分开两次来说呢?这里牵涉到「千禧年国」的问题,我会留待下一篇讲章(第六篇)详讲。至于王子的完婚,单看启示录,在第十九章中已有预告:

启 19: 5 有声音从宝座出来说:上帝的众仆人哪,凡敬畏他的,无论大小,都要赞美我们的上帝!6我听见好像群众的声音,众水的声音,大雷的声音,说:哈利路亚!因为主──我们的上帝、全能者作王了。7我们要欢喜快乐,将荣耀归给他。因为,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新妇也自己预备好了,8就蒙恩得穿光明洁白的细麻衣。(这细麻衣就是圣徒所行的义。)9天使吩咐我说:「你要写上:凡被请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又对我说:「这是上帝真实的话。」

到第二十一章,「羔羊之婚筵」就正式「开席」了:

启 21:2 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上帝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

至此,我们的王子「隐伏」多年之后,终于荣耀「归来」,不但消极性地复仇雪恨,更积极性地登基和完婚了。圣经──《王子复仇记》终于划上圆满句号了。

 

结语、因子之名

我想,以之作为一个「故事」来看,这样的一个《王子复仇记》,你也会觉得还算可以,再加上登基以至完婚等大场面和浪漫情节,甚至颇有娱乐性哩!但是,若你认真想想,难道不会觉得这样的《王子复仇记》写得太「童话」了吗?

首先,撒旦叛变,假基督夺权,上帝自己动手搞定牠们不可以吗,为甚么要这么麻烦曲折搞个「王子复仇」呢?请看这段经文:

林前 15: 24 再后,末期到了,那时基督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都毁灭了,就把国交与父上帝。25因为基督必要作王,等上帝把一切仇敌都放在他的脚下。

看到吗?上帝与耶稣两父子,老是爱这样「私相授受」的,就是先由「子」来争战打败仇敌夺回国权,然后「把国交与父上帝」,跟着又轮到父「礼尚往来」立子为王,又「把一切仇敌都放在他的脚下」。你先交给我,我又交回给你──这不是好麻烦好多余吗?

再看「完婚」的问题。重夺天下登基称帝就是了,何必又要说成「完婚」或「羔羊的婚筵」呢?有甚么好玩呢?原来,这问题这关乎圣城新耶路撒冷和巴比伦大城两者的喻意的重大对比,说来话长,我会留到再下一篇(第七篇)讲章中才详细解说。今天只说说为甚么总要「父子私相授受」的奥秘。

弟兄姊妹,明白啊,搞到这么复杂,一切都是为了我们。

天父上帝不能自己去「夺回国权」而必要由子去做,因为美满的「伊甸家庭」的失落,责任不在父而在子──当然不是圣子耶稣基督的子,而是你与我作为天父「准儿子」的子。杀掉一百个撒旦或一千个假基督,将「客观的国权」夺回来,天父自己绝对做到,而且一早就做到,毫无难度。但是要将天父与我们心里头「主观的国权」夺回,即是叫「为父的心转向儿女,叫儿女的心转向父亲」,平息这段「父子恩仇」,则只可能靠主基督的「孝子之义」与「代死之爱」来完成。

这不是说基督再来的审判是「象征式」或「非暴力」的,而是说纯粹行使权力(包括暴力)绝对不足以成事,行使权力者有否相宜的「身份」才是决定性的──因为羔羊(子)曾被杀,用「孝子之义」即祂顺服的宝血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与上帝,所以,只有祂可以有资格行使这一切终极的权力:打开封印、启示真理、拯救罪人、击倒列国、永远为王,并赐与我们成为神的儿子和永居父家的名与份。

圣经被写成《王子复仇记》是大有理由的,启十二章「妇人与恶龙之战」也是绝对必需的关键情节。请永远记得,圣子基督赖以杀败龙(撒旦)的,不仅是「武力」和天兵天将,而是「以至于死」的「顺服」,使魔鬼撒旦曾一度成功的「离间父子」的诡计,终于在主耶稣基督身上一败涂地。【在 2010 年二至四月,我有一个系列的讲章叫做《因子之名》,说明「子」的概念在基督信仰里极具决定性的地位。大家可以参考一看。】

总之,我们的信仰,天父的启示断不会是东拉西扯,有头没尾的。奇妙的「一子传说」,在圣经里由头带到尾,始于创世记,中经福音书,终于启示录,首尾呼应、层层递进、浑然一体,有始有终。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