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决战前夕  

2014-05-05 19:33:52|  分类: 【圣经注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决战前夕

启 8-14, 太 24  

 

决战前夕──三个关键性的末期征兆

 引言、辩证于无限含糊与绝对清晰之间

任何语言的使用,都不免有一定的「含糊性」。含糊性有时是坏事,会增加沟通上的困难和误解;含糊性有时是好事,可以增加语言的美感,提高其丰富性和含蓄性;含糊性有时更有特殊目的,譬如有「言外之意」的暗号黑语可以用来识别敌我。主耶稣甚至说过,祂采用语意含糊的「比喻」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向「外人」隐藏真相。含糊性当然也可以被别有用心的人(如假基督)利用,以「双关的诈语」来鱼目混珠,用基督教的术语来暗指反基督教的事实。

不过,好些时候,用语上的含糊性却是必然或说自然的,纯粹是随着「语境」的不同而转变,并不是有意欺骗人,而大家只要根据语境判断,那些用语的意思其实也是并不含糊的。譬如老师在好几天前咐吩学生「今天」交功课,这个「今天」的意思,只要大家理解说话的语境──即在甚么场合为甚么目的而说,则最「正常」的意思显然是「今天老师上课着同学交功课」的一刻,极其量亦只可能「延伸」到「今天学校关门」的一刻。如果有交不出功课的学生说「今天」这个字眼有「含糊性」,因为「今晚凌晨十二点前」仍算「今天」,所以他并未算「欠交功课」云云,那就绝对是无理取闹了。

回到圣经去,许多人不了解或错解基督教的末世论,第一个原因是不了解语言表达的含糊性,过于轻率地望文生义或对号入座,譬如一见到「无花果树」就联想到「以色列」和「以色列复国」,又或把「那行毁坏可憎的」完全锁定为「安提阿古四世」,而不容许有更合理更准确的引伸和联想,结果是错到离天万丈。第二个原因是倒转过来滥用或夸张语言的含糊性,将本来明明白白的意思「解」到含糊不清,或是一句经文一个字眼就搞出几十种「可能」的解法,比不解还要糟糕!

基督教的末世论之所以被「解」到乱七八糟,甚至去到教外人嘲笑教内人不敢提的地步,主因之一是我们连几个最基本的概念用语都还没有搞清楚,那就是:

「末世」/「末期」/「末日」

一旦搞错或混乱了这几个基本概念,接下来的甚么「末世征兆」、「假基督」、「六六六」等就必定一错到底。

不过,这里我却要先「警告」大家,就是请不要尝试「查字典」(包括所谓「圣经原文字典」),那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也不要尝试用甚么「圣经软件」搜寻一大堆包含同一或相似字眼的经文句字,以为这就可以「整合」出它们的意思来。请大家记着以下这两个相反相成的命题:

第一、语言是有含糊性的,圣经并不例外。同一个字眼在不同的经文络里面的意思不一定一样,可以有一定程度的引伸扩展,有时候甚至会是「反话」或「暗示」而必须「会意」。而不同经文里的不同字眼,有时意思倒会相当接近,不必像论文或计算机程序般用「统一术语」。这也与原文还是繙译无关,就算阁下很本事会读原文,情况也是一样,因为希伯来文与希腊文都是语言,同样有含糊性。

第二、语言的含糊性不能无限夸大,圣经亦然。某个字眼或概念的解释总有一定「限度」,总不可能无限延伸任意联想各自定义。而孤立来看,好似很含糊甚至「神秘」的某些用语(例如「末世」、「末期」和「末日」),只要放在经文的上下文和整个基督信仰的「语境」里来理解,意思其实是可以很清晰分明无争论余地的。

打个比方,语言就好像一个塑料气球,有一定程度的「延展性」,容许某程度的「变形」,否则它就根本吹不起来,但是,它的形状大小仍然有其极限,若受到过度的剂压拉扯或是吹得过大,就会爆破。同理,人类语言不可能像计算机语言般「0101」,要像「0101」那样不容许有半点含糊性,我们根本无法沟通;但是人类语言也不能像抽象画一般任人联想自我定义,含糊到这个程度,一样无法沟通。成功的沟通必定是辩证于「无限含糊」与「绝对清晰」之间。

今天我讲「末期征兆」,就是想用这个「辩证原则」与大家一起厘清「末期」等概念(不是字眼)在基督信仰末世论里的真正意义和重要性,然后再讲清楚「末期征兆」等等所谓的「征兆」究何所指,好希望大家以后不要见到甚么都喊「世界末日」,但也不要因为怕说错或别人笑而不敢提「主必快来」。

【提提大家:我解经惯于大刀阔斧大而化之,不会详引经文,大家最好事先或事后自行读一读启示录八至十四章及马太廿四章。另外,为集中主题焦点,有些细节我会略过不解,或会留在以后的篇章再说,或稍后以主题页等其他形式交代。】

 

 

一、试为「末期」定分界

界定「末期」前,必定要先讲一讲「末日」,因为「末期」是指「末日」来到之前的最后阶段。

基督信仰里,「末日」并不是普通人理解的「世界末日」,而是指「耶和华作王」亦即「主耶稣再来永掌王权」的那个日子。(旧约通称为「耶和华的日子」,新约则指向「主耶稣驾云再来」之日)清清楚楚,启示录的「结局」不是止于终极大灾难(七号和七碗),不是止于人类大失败(巴比伦大城和列国众城的倾倒),不是止于魔鬼大失败(被扔下火湖再无翻身之日),也不是止于「最后大审判」,而是止于「新天新地」──天父上帝与基督掌权直到永永远远,义人复活居于天父与基督的庇荫下亦到永永远远。这个「完美大结局」才是圣经启示的「末日」的本义。

当然,这个「末日」的意义也可以稍作「延伸」【记得,语言容许一个合理程度的延展性】,就是「稍稍」推前到主耶稣「骑白马」、「驾彩云」而来,开始要击倒列国重夺王权大得荣耀的那一日:

启 19: 11 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他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12他的眼睛如火焰,他头上戴着许多冠冕;又有写着的名字,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13他穿着溅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称为上帝之道。14在天上的众军骑着白马,穿着细麻衣,又白又洁,跟随他。15有利剑从他口中出来,可以击杀列国。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并要踹全能上帝烈怒的酒醡。16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写着说:「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太 24: 30 那时,人子的兆头要显在天上,地上的万族都要哀哭。他们要看见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31他要差遣使者,用号筒的大声,将他的选民,从四方,从天这边到天那边,都招聚了来。

由主耶稣基督骑马驾云再回来,到彻底击倒列国仇敌,到最后大审判,到千禧国度的建立,到打败歌革玛各的最后反叛,再到圣城新耶路撒冷的降临和新天新地的出现,其间有相当的一段时间(按字面更超过一千年)。但是,经文的布局流程很清楚,就是「基督再来」是个决定性的分水岭──上帝的主权全然放上「桌面」,明明白白大权在握,之后并无真正意义的反覆。我的意思是,上帝的无上主权,属灵地讲,固然自创世以来一直都存在着,但是,综观圣经和人类历史,却是直到基督再来前,很大程度上是「隐而不彰」「反反覆覆」的,譬如以色列人的信心时好时坏,以至一再亡国,基督徒的处境也时好时坏,以至一再受到逼迫残害。但基督再来后,上帝的掌权和信徒的得胜便不仅「理论上」被肯定,事实上亦彰显无遗。所以,自基督再来的那一刻开始,已经算得上是「耶和华的日子」──即上文所说的「末日」了。

将「末日」理解为上帝、基督及众圣徒得胜并永远得胜日子,这不是从某一段或几段经文推论出来的释经,而是从整个基督信仰,也是从基督徒理所当然的信仰心灵「感应」出来的,因为我无法想象,基督徒的最后想望会不是「上帝、基督及众圣徒得胜并永远得胜」的「那日」。

至于「那日」究竟是指主耶稣基督再来从天而降的「那日」(单数),是建立千禧国度的「那日」,是圣城新耶路撒冷降临和新天新地出现的「那日」,还是之后永无穷尽的「那些日子」(众数),则毋须仔细区分了。

如果大家明白「末日」指向的最起码是基督再来的「那日」,那么,严格地说,「末日征兆」这个说法是不符合基督教末世论的,因为圣经里头根本不存在「末日征兆」这样的讲法。主耶稣说得再清楚不过了,祂说祂会像「贼」那样突然降临,即是甚么「征兆」都不会有的。到祂真的回来的那一剎那,祂一回来就是回来了,从天这边到天那边的人,不管信与不信的,抬起头来都可以看得见祂,都可以肯定是祂,并不需靠甚么「征兆」来瞎猜一通。圣经也从不鼓励我们去猜想主回来的「确实日子」,即所谓「末日」的时辰,却要我们天天警醒,预备主来。

简单定义过「末日」,现在就说说何谓「末世」。其实新约圣经对「末世」的界说是十分清楚的,就是指主耶稣基督两次降临之间的日子。圣经将自主耶稣降生直到祂再来的日子统称为一个「世代」,就是「末世」。主耶稣及使徒们都曾多次明示暗示他们及当代信徒身处的世代就是「末世」或「末世的开始」:

太 24: 34 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世代还没有过去,这些事都要成就。

约一 2: 18 小子们哪,如今是末时了。你们曾听见说,那敌基督的要来;现在已经有好些敌基督的出来了,从此我们就知道如今是末时了。

这个「末世」无疑是一个很大而且不确定的「时间单位」,它被称为「末世」是因为它有非常独特的属灵意义。它是由主耶稣第一次降临启动和由主耶稣第二次降临终结的「恩典时期」,是「上帝税纳人的禧年」,但也是「最后机会」,因为这世代终结的那日,也是上帝忍无可忍终于要向罪恶「秋后算账」的日子──亦即是「耶和华报仇的日子」的开始。这世代就像赛车比赛中的「最后一圈」,所以称为「末世」。

这即是说,「末世」这个信仰概念绝对不是给我们「计算」这个世界还有多久寿命用的,而是一方面警告我们:必须把握这个「最后机会」,不要以为上帝不会「秋后算账旧事重提」;另一方面也安慰我们:天父上帝的计划虽然好像常常「胎死腹中」反反覆覆,例如以色列亡国又复国,复国又亡国,但这样的情况不会永远反覆下去没完没了,最终必定有一个「了结」,并且会是完全按着上帝的计划旨意那样了结。 

之前的讲章我已提过:七印中的首五印,肯定不是讲快到世界「末日」的那几年所要发生的事,而是指自第一世纪,就是启示录的第一批收信者活在的当下,直到世界的末了的整个过程中世界的「大路发展」,即是说,这五个印是「概括性的预言」,而不是世界末日最后几年的确切的「末日事件表」。

从某个意义说,「末世征兆」倒是有的,但都是很概括性、很大路的,譬如几乎从未间断过的战争、地震、饥荒之类。它们可以提醒我们不要贪爱世界迷恋今生,也「刺激」我们久不久记就起「世界末日」(指这个世界终必会受到审判被上帝毁灭)的事实。不过,这些泛泛的「末世征兆」却与一般人想象中的「末日征兆」──指会带来他们想中的那种「世界末日」的「征兆」完全不是同一回事。

我简单再说说这个分别:譬如日本九级大地震绝对不是甚么「末日征兆」,因为我们一点都不可能凭着它来「推算」出所谓「末日」的日子;但是它却仍可以有某种使人联想到「末日」的「象征作用」。事实上,从圣经到历史,任何一个类似「毁城」的记载,不管发生在多久前,即距离狭义的「末日」有多远,例如淫乱的所多玛或奢华的庞贝古城的覆灭,都可以使我们很合理地联想到「审判与末日」。总而言之,可以让我们「合理联想到末日」是一回事,是否就等于「末日征兆」又是另一回事,二者相关但又不能混为一谈。

好了,「末日」和「末世」都算简单解释和对比过了,哪「末期」又是甚么呢?告诉大家,说到现在,才算是终于「入题」了,因为--

许多人说来说去的所谓「末日征兆」,其实应该是指「末期征兆」──就是指确知这个世界已经进入到离「末日」(一般人心目中的世界末日或基督徒心目中的主再来之日)不远,甚至只差几年(一般说法是七年)的那个最后、最后、最后的阶段(亦即「末期」)的「征兆」。

大家想想,如果你是个多多少少会「望主回来」的基督徒,最困扰你的,正是不知道主耶稣还有多少年日才回来,具体地说,是你挣扎于自己「生逢末世」,是否应该结婚、生子、进修、迁居、买楼等等的实际问题。你所要的并不是「末日征兆」,因为末日说到就到,何用「征兆」?你所要的也不是「末世征兆」,因为那些泛泛的「征兆」根本帮不了你判定如何处理上述的实际问题。道理你很可能说不清楚,但潜意识里,你想知道的一定是「末期征兆」,就是眼下是否已经进到或非常接近「末期」或说「最后七年大灾难」的阶段。

整合言之,末世、末期与末日的关系大概如下图:

 

末日…
(直到永远)

主降生

末世
(时限长度不明)

主再来

 

 

末期
(最后七年)

 

不过,这里却出现了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是必须先要搞清楚的,就是--

所谓「末期」只有短短七年,而「末世」却已经有二千年,而且还不知会「拖」多久,即是按一个信徒的寿命,他在有生之年会「命中」这个「末期」(七年)的机会其实很低很低。过去许多代的信徒想望或苦思了一辈子,都没有遇上「末期」,按这样的机会率「推论」下去,我们这一代信徒会遇上「末期」的机会恐怕也不会很高!

说到这里,大家知道,我一直都在「搞破坏」:

 1、「末日征兆」是根本查无其事!

 2、「末世征兆」是空泛得可有可无!

 3、「末期征兆」则很可能与我们毫不相干!

哪么,基督教末世论还有甚么可以说呢?启示录长篇大论地讲七号、七碗和巴比伦大城倾倒等等的「末期预言」,又有甚么意思呢?──一句话,「末期与我何干」?

至此,似乎已经无法再说下去,要提早「收工」了。不过,如果大家还记得在这个系列的讲章中,我不断强调全本圣经和全部人类历史,虽然有千年万代,原来都可以结算为一个「故事」、一台「戏」、一幕「剧」,甚至当我们面对启示录最后「改之必死」的「封卷警告」的时候,亦很有一点始祖在伊甸园面对「吃之必死」的告诫的味道。我的意思是,大家如果能够「投入」和「认同」,你就会发现圣经离我们一点都不远,千万年前的创世故事不远,千万年后的末世故事也不远。任何年月距离都不足以构成「读经障碍」。

这样说有一点「玄」吧?好,以下就具体少少,讲三个最关键性的「末期征兆」,让大家感受一下「跨世代」读经的奥秘。

 

 

二、三个关键性的「末期征兆」

究竟「末期征兆」指向的是甚么呢?为求简便,请大家再细心留意马太廿四章的末世预言的结构布局。

首先,很清楚的是,一直都发生着的异端邪说、飢荒地震、战争动乱、罪恶逼迫等等并不算是「末期征兆」,不仅是因为「自古已然从来如此」,更是因为主耶稣清楚交代过即使发生这一切,「末期还没有到」,最多只算是「灾难的起头」——即只是真正的「末期大灾难」的一些「小规模预演」而已。

马太廿四章第一句明确表示「末期终于到了」的话是这样的:

太24:14 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

就凭着这么一句话,「主流教会」就建立了一个似乎大家公认的「末期征兆」,即所谓「福音遍传」。于是,不少牧师学者就想当然地推论,搞出一大堆夸夸其谈的「遍传大计」与大锣大鼓的「遍传事工」来,把「福音遍传」歪曲为「福音遍信」或「世界基督化」,却与马太廿四章以至整本圣经的末世预言完全地背道而驰。但是,大家只要看清楚上文下理,根本不可能把「福音遍传」理解为「福音遍信」,单看马太廿四章的下文就已经清楚不过。

所谓「福音遍传」之后,首先出现的是「站在圣地」,即显然要「谋朝篡位」且几乎权倾天下的「终极版假基督」的全面现身,随即是由此触发的「末日神魔大决战」的全线爆发:

太 24: 15 你们看见先知但以理所说的『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圣地(读这经的人须要会意)。16那时,在犹太的,应当逃到山上;17在房上的,不要下来拿家里的东西;18在田里的,也不要回去取衣裳。19当那些日子,怀孕的和奶孩子的有祸了。20你们应当祈求,叫你们逃走的时候,不遇见冬天或是安息日。21因为那时必有大灾难,从世界的起头直到如今,没有这样的灾难,后来也必没有。

然后,是空前绝后「天崩地裂」的末期大灾难的全面降下,直去到「天昏地暗」的程度:

太 24: 29 那些日子的灾难一过去,日头就变黑了,月亮也不放光,众星要从天上坠落,天势都要震动。

跟着的,就是真正的「末日」──主耶稣基督从天而降了:

太 24: 30 那时,人子的兆头要显在天上,地上的万族都要哀哭。他们要看见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31他要差遣使者,用号筒的大声,将他的选民,从四方,从天这边到天那边,都招聚了来。

这里,我们暂且将「末期征兆」的意义定得宽泛一些,就是指「末期」马上就到及已经到了的时候,所出现的明晰可见的特征和记号。统合上述马太廿四章的经文,这样的「末期征兆」有三个:

 1、某种意义的「福音遍传」的完成。

 2、终极版「假基督」的全面现身和末日大决战的爆发。

 3、空前绝后「天崩地裂」的超级特大灾难的降下。

这三个「末期征兆」与上文提到的泛泛的异端邪说、飢荒地震、战争动乱和罪恶逼迫得「末世征兆」明显处于不同的「层次」,主耶稣亦刻意将两类「征兆」区分开来,叫我们不要混淆。再对应于启示录的「七印系统」,首五印都是概括大路的「末世征兆」,而真正的「末期征兆」,则应该是第六印及由第六印引入的第七印的所有主要内容,或说最后的「七年大灾难」。不过,按圣经大故事的布局,我却喜欢叫这个末期阶段做「末日大决战」,所以.这三个「末期征兆」最好理解为「决战前夕」的最后三个警号。好了,问题是,为甚么「决战前夕」的最后三个警号,会是这三个「末期征兆」而不是别的呢?

首先,大家必定要搞清楚甚么谓之「福音遍传」,为甚么「福音遍传」后不是教会大复兴和普世大悔改,而是空前惨烈的大反叛、大决战和大灾难。长话短说,这个所谓「福音遍传」绝不等于「福音遍信」,反之,在所谓「福音遍传」后,非常明显地,大家看到的是越发严重的「普遍的不信」。事实上,这个「发展」在启示录是有十分明显的轨迹的。

启示录最先提到的是第一世纪的「七教会」(用七灯台象征),但是那幅图画已经相当苍凉。一是那些教会本身很有问题,包括信心失落异端充斥,一是那些教会处身的世界很有问题,充斥着异教的包围渗透和外敌的逼迫残害。经文中虽然提到若果他们悔改得胜会有怎样怎样的结果,但那些结果没有一个是今天的牧师学者想象中的那些教会大扩展、福音大爆炸、普世大复兴、世界基督化之类,而是都是「可怜兮兮」地怎样就挨得过末世的逼迫迷惑之类,以及「虚无缥缈」地得到在乐园里吃果子的权利之类。再看启示录的下文,这「七教会」连影都不见了,想象一是像「老底嘉」始终「不冷不热」被主耶稣「吐」了出来,一是像「士每拿」果然「至死忠心」为主殉难而不再存在了。总之,到了「末期」(由启示录第八章亦即揭开第七印开始),「七教会」以至甚么教会都没有了,只见全人类越发普遍地不信和激烈地反叛,这样还怎样「福音遍传」呢?【顺带一提:为甚么这时教会不见了呢?主流教会流行一种「教会灾前被提论」,但全无根据,更混乱了整个基督教末世论,容后另文详说。】

毕竟,我们的天父上帝却满有恩慈,在祂痛下杀手之前,用非常的方法,接连进行了两次「福音遍传」。第一次是派祂的两位「特派专员」来传:

启 11: 3 我要使我那两个见证人,穿着毛衣,传道一千二百六十天。4他们就是那两棵橄榄树,两个灯台【明显是代替七教会(七灯台)的工作】,立在世界之主面前的。5若有人想要害他们,就有火从他们口中出来,烧灭仇敌。凡想要害他们的都必这样被杀。6这二人有权柄,在他们传道的日子叫天闭塞不下雨;又有权柄叫水变为血,并且能随时随意用各样的灾殃攻击世界。7他们作完见证的时候,那从无底坑里上来的兽必与他们交战,并且得胜,把他们杀了。8他们的尸首就倒在大城里的街上;这城按着灵意叫所多玛,又叫埃及,就是他们的主钉十字架之处。9从各民、各族、各方、各国中,有人观看他们的尸首三天半,又不许把尸首放在坟墓里。10住在地上的人就为他们欢喜快乐,互相餽送礼物,因这两位先知曾叫住在地上的人受痛苦。11过了这三天半,有生气从上帝那里进入他们里面,他们就站起来;看见他们的人甚是害怕。12两位先知听见有大声音从天上来,对他们说:「上到这里来。」他们就驾着云上了天,他们的仇敌也看见了。

这一趟的确是「福音遍传」了,但是可惜始终不是「福音遍信」。「各民、各族、各方、各国」的人都来了,但不是集体悔改普世归主,而是「庆祝」这两位来「遍传福音」的见证人的被杀害。

本来,「福音遍传」到这样的程度,人们信不信都好,天父已经仁至义尽了,但祂还是心有不忍,于是竟一拖再拖,再来一次匪夷所思的「福音遍传」,不过「七教会」(七灯台)没有了,「两个见证人」(两灯台)也被拿走了,祂最后能够动用的,就只有天使了:

启 14: 6 我又看见另有一位天使飞在空中,有永远的福音要传给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国、各族、各方、各民。7他大声说:「应当敬畏上帝,将荣耀归给他!因他施行审判的时候已经到了。应当敬拜那创造天地海和众水泉源的。」

这是绝对如假包换的「福音遍传」了,不过也可以理解为「最后通牒」,是上帝降下终极之怒(七碗)前的最后警告、最后机会。

这个「福音遍传」会成为「末期征兆」之首,是因为在人类必败必死无疑的「决战前夕」,我们无比仁慈的天父上帝,还是想给人以最后悔改的机会。但当连这样的行动都不再起作用后,天父就不得不动手──启动审判世界引入「末日」的最后流程,亦即是「末期」了,所以说:「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

正所谓一里通百里明,如果大家搞清楚「福音遍传」原来是某种「最后通牒」这样的一回事,那么,接下来的两个「末期征兆」——(1)终极版假基督全面现身谋反,策动普世大反叛和(2)上帝不再忍手,降下空前绝后的超级大灾难,就完全顺理成章不解自明了。

回到启示录的脉络上去,第十二及十三章说到龙(撒旦)、海兽(假基督之首)及地兽(假先知之首)的全面现身、集结和反扑夺权,是马太廿四章「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圣地」的扩充版本。而由第六印开始,再到七号及七碗提到的连番天崩地裂的末期大灾难,则是马太廿四章「日头就变黑了,月亮也不放光,众星要从天上坠落,天势都要震动」的扩充版本。即是说,启示录与马太福音所描写的三个「末期征兆」是完全一致的,只是补足和扩展了一些细节而已。

不过,关于这三个「末期征兆」,还有几点大家一定要格外留意:

第一、这三个「末期征兆」绝不隐晦,统统剑拔弩张明刀明枪,大家完全不用「估估下」(瞎猜一通)。「福音遍传」最后是天使传的.没有人会不知道,而那两个见证人的身份行动也是毫不含糊的,信不信的人都可认出他们来。至于各种天变巨灾,主要指的是烧着火的流星陨石连珠发炮掉到人们头上来,不是隐隐晦晦任人解释的所谓「天文现象」;而「终极版假基督」更是公然谋朝篡位,坐在圣地上帝宝座上称王称霸,号召全人类集结反叛。总之,「末期征兆」是有眼可看的都可看得见的,绝不是甚么隐晦神秘的「末世密码」。

第二、这三个「末期征兆」都不是一次过的末日事件,而是一连串的事件:「福音遍传」不只一次,两位「特派员」传道的日子更长达「一千二百六十天」;天崩地裂的特大灾难也不是一次过的,而是经七号七碗「层层递进」的;撒旦与假基督的叛变行动也是有一定「流程」,以至越发猖狂和疯狂的。天父上帝容让有这些「末日」来到前的「空间」或说「缓冲」的存在,无非是想给人们更多一点的回转时间而已。

第三、这三个「末期征兆」其实并不是预告「末期」的「征兆」,因为它们一出现的时候,「末期」马上或已经到了。从某个意义上讲,这三个「末期征兆」甚至倒应该称之为「末日征兆」,因为它们都是「末日」亦即主基督再来之前的「最后决定性大事」,是天父给人悔改回头的最后警号。

 

 

结语、「末期」与我何干?

至此,大家终于搞清楚「末日」、「末世」及「末期」的意义和三者之间的微妙分别了吧!不过,之前提到的一个根本疑问,对阁下来说,我相信是仍未解开的,就是按一个信徒的寿命,他在有生之年会「命中」这个「末期」(七年)的机会其实很低很低。过去许多世代的信徒想望或苦思了一辈子,都没有遇上「末期」,按这样的机会率「推论」下去,我们这一代信徒会遇上「末期」的机会恐怕也不会很高。即是「末期征兆」很可能与我们毫不相干!哪么,基督教末世论还有甚么可以说呢?启示录长篇大论讲七号、七碗和巴比伦大城倾倒等「末期预言」又有甚么意思呢?究竟「末期与我何干」?

记得吗?引言中我说过,语言是容许有一定程度的含糊性或说延展性的。大家可以将「末期征兆」的意义和指涉稍作延伸,就会明白圣经启示的「末期征兆」以至对「末期事件」的大篇幅精细描写,对于极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遇得上「末期」和「末日」的信徒,仍然是极有价值和意义的。

道理其实极其显浅:

那个「终极版的假基督」你未必会遇上,但「非终极版的假基督」你一定会遇得见,你只要看新闻,天天都会起码见到两三个。末期大灾难当然未到,但是大大小小的地震海啸,总可以提醒你不要痴恋世界昏迷不醒,只顾「今生」而没有「来世」。而到最后才会来「遍传福音」的两位「特派员」及天使自然未到,但是从正面讲,忍辱负重苦口婆心的教会和上帝仆人总还有一些,而从负面讲,人类最后彻底拒绝福音,连派天使「遍传福音」都无效的迹象,现在已经颇见端睨叫你触目惊心了。

不错,启示录的主体信息写的是「末期事件」,关系「末日」来到之前最后几年的事态发展,我们未必会直接遇上,但是,各式大小形神俱似的「末日预演」,却是从来未停止过,任何信徒都一定会遇得上。圣经的「末期预言」对我们来说,活像一部极有价值的「参考剧本」--它不仅告诉你「末期」会发生甚么,也告诉你「现在」发生着甚么,因为「末期」会发生的一切事绝对不会是「忽然出现」的,正如「末期癌症」不会是「忽然末期」的,只是「早期」、「中期」你一直不为意不在乎而已:魔鬼撒旦「谋朝篡位」的部署由来已久,天父上帝的忿怒也是积存已久,而人类的反叛和不信也是古已有之,最多是于今为烈而已。饱读圣经综观历史,你就一点不会觉得启示录的预言有甚么「难接受」了。

我们应该用心考究启示录的预言,并不是为了发现甚么「征兆」来确认「末期」到了没有,而是「发现」自己实实在在地活在一个「迈向末期」的世界,「确认」不管自己身处于甚么年代,都不要自恃和无知,都要小心辨清冒主名来的假基督和假先知,都要像「七教会」那样提防自己会生出冷淡甚至不信的恶心以至于「随伙反叛」,都要敬畏上帝,知道祂满有恩慈,但同样也是烈火之神。

人说读史可「鉴古知今」,告诉大家,读圣经「末期预言」更可「鉴末知今」,就是凭着这个世界的「结局」,就知道作为主的门徒,我们「今天」应该信甚么、干甚么和等甚么。简单的一个例子,是如果你知道并在意上述的三个「末期征兆」,你还怎可能相信那些「万教共融人类团结共创明天」的鬼话连篇?不好好地信从圣经启示的预言,你不是「将来」才会出事,而是「现在」就已经出事;你也不必遇上终极版的假基督,随随便便任何「型号」的一个假基督,都足以使你认贼作父丧失信仰丧失救恩前功尽废。

天父有大智慧与大慈心,于是祂就用启示录的「终极版本」来「放大」我们眼底身边的那些「准末期征兆」,帮助我们「鉴末知今」,好能够识真辨假和坚守信心直至最后。启示录再三应许说「听见及遵守这书上预言的有福了」,就是这个意思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