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双 城 故 事  

2014-05-05 19:30:50|  分类: 【圣经注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双 城 故 事

启示录 全卷

引言、启示录毫不「特别」

对启示录的歪曲误读,最害人不浅的是这六个字:「启示录很特别」。理由可以随口说出一大堆来,譬如启示录又「马」又「印」又「龙」又「兽」,措辞用语角色形象很特别;启示录又「七」又「六六六」又「十四万四千」又「一载二载半载」,数字象征时间计算很特别;启示录又「天堂圣城」又「火湖地狱」又「神魔大战」,意象离奇情节怪诞很特别;启示录满纸天灾人祸地震杀戮,场面恐怖画面血腥很特别;启示录似书信非书信似小说非小说,疑幻似真半虚不实的文体类型很特别;启示录强调上帝报仇雪恨,圣徒也渴望上帝替他们报仇雪恨,信仰意识以至基督教的「形象」也很特别;启示录集中讲世界末日最后结局,少讲现实应用灵命操练道德实践,神学关怀和牧养焦点也很特别。结果,在芸芸廿七卷新约书卷之中,启示录就落得「孤家寡人」自成一类了。

自己做了半世人,终于学会一个道理,就是许多门派「招牌」看似不同,偶然还会好像你死我活水火不容,但原来都是一丘之貉,所差不几。譬如因着这个「启示录特别说」,有些人就将启示录捧到上天,因为它「特别」嘛,于是,就下了不成比例的工夫去「研究」启示录,甚至一字一句为它「译码」,再拿份报纸绘形绘声对号入座;但是与之同时,又有另一些人,将启示录贬到落地,理由竟然也是因为它「特别」,就是「特别」用语怪诞、场面血腥、信息负面兼且没有实用价值,不值得费神理会。这两批人对启示录的态度看似天南地北,其实一般无二,就是「启示录很特别」。却不知道持着这个「启示录特别说」,不管你是因此而标榜它还是冷落它,启示录被歪曲误读,都是「命中注定」的。

要正确解读启示录,第一件事,就是你要知道并且充份觉察到「启示录毫不特别」这个最根本的事实──启示录与整本圣经的连续性和一致性,从主题信息到角色形象到情节结构,吻合到「天衣无缝」的程度,何「特别」之有呢?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就是启示录里所出现的大量数字用语(例如「七」这个数字的象征用法)、角色造型(例如四活物【基路伯】和灭命天使)、场面(例如海水变血及火从天降等大灾难)、信息(例如耶和华大而可畏之日一定要来,敌对上帝的国度如巴比伦终必灭亡,上帝应许的弥赛亚国度必要实现)以至最核心的神学主题(例如救世主【弥赛亚】是大卫子孙又是被杀羔羊)等等,在旧约圣经中一早就有了,启示录非常明显地承接和呼应旧约的整个传统,毫无「特别」可言。如果,你真的要说启示录「特别」的话,那么,它最「特别」的地方,就是新约书卷之中没有一卷及得它那样着意、用力、完整地承接、呼应以至完成了旧约圣经的整个传统。

更应强调的,是启示录不仅零星地重覆了旧约的一些字眼和概念,补充了一些角色的描写,交代了一些情节的发展,而是它几乎重演了整个「旧约剧本」,稍有不同的,是它把这个「剧本」发挥到淋漓尽致无所遗漏的完美地步。总之,相应于整本圣经的启示,启示录是完全一致毫不「特别」的,它唯一「特别」的地方,倒是它与「旧约剧本」的一致程度,竟是呼应吻合到令人震惊的地步。

今天,我会用「宏大叙事」这个概念,教大家用最「最宏观」的角度来综览全部圣经以至全人类的历史,看出这一切都包在一个「故事」里,而且「压缩」在三章多一点的圣经里,就已经足够把它全部讲完了。我的说法看似很夸张曲折,但圣经的写法确是如此,「夸张」的是上帝,「曲折」的是上帝,不是我。

 

一、创始成终,一个故事

俄网在不同场合说了许多次类似的说话,就是圣经虽然千言万语,其实都是一个「故事」,精确点说,是一个「双城故事」,从创世记一直讲到启示录,都没有离开过这个「双城故事」。不过,如前所说,大家却不要以为启示录不过重覆了一些旧约的故事人物,交代了一些情节结局这么简单,像一些叫甚么前传、后传、外传的小说或电影,各自只有很勉强的关系脉络,其实故事不甚相干,大可以独立成篇。我说启示录与整本旧约是「创始成终,一个故事」,我所指的,却是一个非常具有「结构性」意义的圣经解读。阁下很可能从来未试这样「宏观」地解读圣经,请小心听我解说。

请你打开创世纪,看第一章一节至二章三节,为节省时间,我只选读关于「第六日」和「第七日」的创世记述:

创 1: 24上帝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事就这样成了。25于是上帝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其类。上帝看着是好的。26上帝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27上帝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28上帝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29上帝说:「看哪,我将遍地上一切结种子的菜蔬和一切树上所结有核的果子全赐给你们作食物。30至于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并各样爬在地上有生命的物,我将青草赐给牠们作食物。」事就这样成了。31上帝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六日。

启 2: 1 天地万物都造齐了。2到第七日,上帝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3 上帝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因为在这日,上帝歇了他一切创造的工,就安息了。

很清楚,到创二章三节,上帝「七日创世」的工程已经完成了,按道理,接下来写的应是「第八日」及以后的故事。但事实却非如此,请看二章四至九节:

4 创造天地的来历,在耶和华上帝造天地的日子,乃是这样,5 野地还没有草木,田间的菜蔬还没有长起来;因为耶和华上帝还没有降雨在地上,也没有人耕地,6但有雾气从地上腾,滋润遍地。7耶和华上帝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8耶和华上帝在东方的伊甸立了一个园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里。9耶和华上帝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园子当中又有生命树和分别善恶的树。

大家知道,我极之不喜爱纠缠细节,但怕一些人「看不开」会「绊倒」了,就解说几句。创一说「第三天」已经造了花草树木,这里却说「野地还没有草木,田间的菜蔬还没有长起来」,又说到好像上帝造了人之后,才「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出来」,这就一下子搞乱了第一章的「造物顺序」了。我简单地回答:这章的重点是写伊甸园而非全世界,它是写伊甸园及其附近未有花草树木,不等于全世界都未有花草树木,这与创一的「造物顺序」并无冲突。总而言之,这一章的焦点是「始祖与乐园」,是创世「第六日」的重点补充,是写完「七日创世」完工之后,回头再讲「第六日」,就是「造人」的当天的一些细节。

问题是,开始了这个「倒叙」之后,圣经就一直说下去,讲到始祖犯罪和被逐出伊甸园,再后是该隐杀弟,挪亚方舟、巴别同谋以至亚伯拉罕入迦南等的先祖故事。表面看,这一大堆事件发生了,其间一定已经过了好几千年。不过,你若心清眼利,却会发现一个「悬疑」,就是在二章四节回头讲述「第六日」之后,圣经再没出现过有类似「有晚上,有早晨,这是第X日」的叙述,那就是说,打从二章四节回头讲「第六日」开始,圣经一直都隐隐晦晦,都没有向我们清楚交代「第六日」【注意:不是普通的一「日」,而是按照创一的写法的那种「比例」的「第六日」】究竟过了没有?「第七日」到了没有?上帝那个「七日创世」的工程完成了没有?还有,祂究竟「安息」了没有?

许多基督徒随口都会说:「上帝看千年如一日」,但恕我直言,我却很疑心他们事实上根本领受不了,因为他们没有足够「创意」来与上帝的心灵配合。请大家用点「创意」想象一下:原来,上帝「写」完创世记第二章三节,其实已经把全本圣经以至全人类的历史,亦即整个「创世大故事」写完了。换言之,创二章三节以下的整本圣经的千言万语,以及直到世界的末了的人类历史,原来全部都是创世记第一章结束至第二章开头的那个看上去好像根本不存的「叙述空隙」──亦即是「第六日」与「第七日」之间──的「补充」而已。请看下图:

如果大家还记得上一篇讲章的信息,应该记得「七印」相应于「末世故事」的布局里的作用,也是非常相似的,如下图:

这里,大家应该看到一个非常惊人的「结构相同」,就是创世记与启示录都各自只用了一至两章的经文,就把「创世故事」与「末世故事」讲完了,而全本圣经以至人类千年万代的历史,都是这两个「故事」的补充而已。不但如此,完整的创世故事必定包含末世故事,而末世故事也一定预设了创世故事,二者互相重叠呼应紧扣。更奇妙的,是我们正正就是活在这两部都已经写完封卷【详见下文】的故事(书卷)重覆交叠的某个部份,即是我们竟被写在圣经里面。见下图:

启示录一再称赞天父上帝为创始成终者,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不是循例说说实质空洞无物的「神学术语」。我们应该看到,创世故事与末世故事的格局一致、互相重叠、彼此紧扣,是非常着意经营的「高手手笔」。上帝更将千年万代的历史都「压缩」在第六日与第七日,第六印与第七印之间,显明我们的上帝不是「见一步走一步」的「神明」,而是一切都了然于胸、都掌握于指掌之间的全知全能者。人世间万象纷繁,连圣经都似乎有千言万语一言难尽,但是,在上帝看来,原来,这一切都只是三章多一点的圣经就可以写完的,并且是一部已经一早就写完,还用「七印封严」了书卷。

弟兄姊妹,请你一定要明白整个布局:不是等到约翰写完了启示录,下了那个「不可增删一字」的禁令之后才「封」了启示录和全本圣经,不是这样的!因为启示录的主体信息其实就是用「七印封严」的那书卷的内容,但那卷书却是一早就握在坐宝座者(上帝)的手中,是上帝一早写完而且封好的,约翰写启示录,只是按异象指示将它的内容「复制」一份出来而已。事实上,早到在创二章三节,上帝的「大笔一挥」,写到「第七日」祂完工安息的那一节的时候,包括启示录(七印)在内的「创世大故事」的这卷「创世大书卷」,就已经全部写完封卷了。

创始成终,竟然只是一个故事,而且是一个三章多一点就写完了的故事。天父上帝以这样「超级压缩」的惊人手笔来启示祂的说话,为的是告诉我们:人间看起来纷繁万象千头万绪是非难辨吉凶难分的「现象」,在祂却只消祂大笔一挥,三言两言,三章几节,就已经把「创世大故事」(连同末世故事)统统写完并封卷,更没有人可以更易其中一笔一字。正面的理解,是给我们安慰鼓舞,深信在祂无转动的影儿;负面的理解,是叫我们知所惊惧,不要妄图篡改祂的说话和命定。

我知道颇有一些人,特别是多读了几年「神学」的那些人,会觉得我这样解经好夸张曲折,我说,夸张的是上帝,曲折的是上帝,不是我。抱歉我总是觉得有些人满口神学却了无心肝。请大家用点心肝想象一下,假如圣经是如「常识构想」那样,写完「第七天」后「自然」就是顺序写「第八天」及以后发生的故事,即是,上帝创世七日,所谓「大功告成」之后,却「安息」不了几天,祂创造出来的世界就「垮」了,还一直垮到现在不可收拾的田地。当然,有些没心肝的牧师学者会说,「旧天旧地」垮了,将来的「新天新地」就永远不会垮了。可是,如俗语说,一不离二,能垮得一次,怎么不可能垮第二次呢?除非,这世界从来没有真正垮过,因为天父上帝七日创世的工程,一方面说「根本未完」,现在的「问题」只是因为根本未曾完工而已,而另一方面是「早已完成」,这个世界完全美善的最后完工,在上帝的预定之中一早就已经「写」好了。

创二章三节的「第七日」之后说的,不是「第八日」,而是「第六日」,即是那个完美安息的「第七日」,在上帝而言是「早已写好」的,但是在人而言而却是「尚未到达」的,这亦即是说,今天(第六日)的乱局不是上帝工程的失败,因为工程根本未完,所以我们不需要失望;而明日(第七日)的安息亦不是一个「可能的未来」,而是一个早已被上帝写定了的结局,是完成和封卷了的,所以我们绝对可以大有希望完全放心。至于启示录,第七章讲完结局后,第八章才回头讲第七印的细节,用心立意也是完全一样,显明上帝一切都了然于胸,都掌握于祂的指掌之间,给我们无比的安慰和信心。

说到启示录的末世故事与整本圣经的启示的「结构性」的相似性,我们绝不可以忽略一个「七」字。就是从创世故事与末世故事的布局结构,即是「七日功成」与「七印功成」,到旧约律法「七日一个安息日」、「七年一个安息年」、「七个安息年一个禧年」的吩咐指定,到耶利哥城被「围城七日」就倒下的经典故事,到但以理书「七十个七」就「万事功成」的重要启示,最后到启示录「七印」、「七号」、「七碗」然后就「成了」的框架格局,「满七功成」简直就是一条「公式」似的,绝对足以让我们看得出整个圣经大故事,由创世故事到末世故事,都有非比寻常的一致性和统一性,好像是跟足「剧本」拍戏似的,至于启示录,更是最后的集大成者,将这个「剧本」发挥到淋漓尽致。

弟兄姊妹,我解经解得如此「夸张」和「曲折」,其实不过是依书直书,也是我落实对天父上帝的慈心与大能的信心的一个动心动情的信仰实践,要具体真实地将荣耀归与上帝。能领会的,请领会!

 

二、从头到尾,双城故事

圣经大故事的一致性和统一性却不仅表现于多次重复了「满七功成」的公式和格局之上,还有的就是,当中的许多故事的题材和情节,也有非常明显的相关性和连续性。这个题材和情节可以从许多方面讲,不过,今天我只会讲最显然易见的一面,就是这个圣经大故事,原来可以概括为一个「双城故事」(许多细节我一定讲过多遍,特别是在主题页《废城故事》里面,大家可以拿来参考。这里我只会大刀阔斧,宏观简要地讲。)

全本圣经以至于全部人类历史,按题材和情节说,明显是讲着一个「人类不断造城」而「上帝不断废城」的庞大故事。

最先,是该隐建造第一座城,还用自己的儿子的名字为它起名(立名的具体做法可能是堆起一堆石头来表示这是我的「地盘」,这是后世「建塔」的典型)。该隐建城立名的目的是要反抗上帝要他在地上「流离飘荡」的咒诅:建城,是在空间上反抗这个咒诅;起名,是在时间上反抗这个咒诅──即是,不只我,连我的子孙千年万代,也决不会陷于「流离飘荡」无地容身的咒诅之中。这样的建城立名,许多人,包括许多基督徒、牧师和学者,都十分无知地以为这是「让生活更美好」的文化成就,却不知道,这其实是最典型的反叛动作,也是使人类无法重返天家的最大障碍和致死之罪。

在洪水之后,人类第一个明显的反叛动作,就是巴别同谋,所为的也是「造一座城和一座塔」,与该隐建城立名的做法和意识完全一样。上帝见此,就展开了第一次明显的「废城行动」,破坏了他们建城立名的集体图谋。不过,如过你稍稍心清眼利,你就应该知道,洪水之后,人类第一个反叛动作既然是建城立名(起塔是为了传扬他们的「名」),那即是说,圣经所说的洪水之前人类「终日所思尽都是恶」,就不是像那些「想当然」的牧师「推论」出来的那样,是「花天酒地不务正业」,而是停不了地要继承该隐的「大业」──建城立名,极其「昌盛」。换句话说,挪亚时候的洪水灭世,其实已经是上帝第一个「废城行动」,远远早于巴别塔事件。

在洪水灭世与巴别变乱口音使人类分散全地这两个「废城行动」后,人类从未死心,从未放弃过建城立名的「反咒诅行动」,从尼尼微、巴比伦、挪弗(即埃及古城孟斐斯),所多玛、耶利哥,到推罗、西顿等,而我们的上帝,就见一座、废一座。先知书就用了极大的篇幅,来审判这些骄傲奢侈的列国大城,并预言它们的衰落、被毁与覆亡。至于所多玛城与耶利哥城的「废城故事」,更是圣经里面不断被提及的重要典故。(这里我不引经文了,因为怎么引都是「断章取义」,都说不出那种「味道」。请你一口气读完任何一卷大先知书,如《耶利米书》或《以西结书》,你就一定会读出圣经真是一个「废城故事」的味道。)

这个「人类不断造城」而「上帝不断废城」的庞大故事,并没有终止于旧约圣经的记载,更不是像某些牧师学者想象那样,新约之后,这个世界就会渐渐「基督教化」起来,会顺利过渡成为天国圣城。启示录就明明白白戳破了这个谬论,它继承旧约一贯的「废城传统」,宣告上帝在末世将要来一个最彻底的「废城行动」

启 16: 17 第七位天使把碗倒在空中,就有大声音从殿中的宝座上出来,说:「成了!」18又有闪电、声音、雷轰、大地震,自从地上有人以来,没有这样大、这样厉害的地震。19 那大城裂为三段,列国的城也都倒塌了;上帝也想起巴比伦大城来,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递给他。

启 18: 1 此后,我看见另有一位有大权柄的天使从天降下,地就因他的荣耀发光。2他大声喊着说:巴比伦大城倾倒了!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处和各样污秽之灵的巢穴,并各样污秽可憎之雀鸟的巢穴。3因为列国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倾倒了。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华太过就发了财。4我又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5因她的罪恶滔天;她的不义,上帝已经想起来了。……21 有一位大力的天使举起一块石头,好像大磨石,扔在海里,说:巴比伦大城也必这样猛力地被扔下去,决不能再见了

上帝要废去众城之首──「巴比伦大城」,也要废去「列国的城」,人类从该隐开始千秋万代的建城立名的春秋大梦,最终必会彻彻底底灰飞烟灭。

旧约,上帝废所多玛城是降天火焚城,启示录废巴比伦大城则有七号的连番天火;旧约,上帝废埃及有十灾,启示录废巴比伦大城则有七碗之灾;旧约,上帝废耶利哥城是围城七日城就倒下,启示录废巴比伦大城则是围城「七印」城就倒下。这些大小不同的「废城故事」,却形神俱似,「殊途同归」,最后都归结到启示录那个最庞大最终极的「废城故事」里。

当然,如果你每天只会读三节经文来「灵修」,或只会拿几句金句来「应用」,或是一天到晚沉迷于找一大堆经文来「论证」你的神学,那么,你永远不会知道我在说甚么。但是,你只要像读「小说」那样一口气地读一卷又一卷的圣经,你没有理由看不到这个由创世记带到启示录的「废城故事」,没有理由看不出启示录是非常严谨、全面地承接了这个「废城故事」的脉络传统,并为它写了一个完满的大结局。换言之,用「宏大叙事」的角度来解读启示录,不过度纠缠小节咬文嚼字,启示录的主题信息布局结构其实是一目了然,毫不「特别」,更不深奥的。

说到「废城」,我们还应当记得上帝也曾不只一次废过一座很特别的城,就是祂自己的城──耶路撒冷。以色列曾经不止一次亡国,圣城耶路撒冷(包括圣殿)也曾经不只一次被攻破、被践踏、被拆毁。不过,这一个「废城故事」却是非同一般的,因为「一般」的,绝大多数是说「废了便不能再起」,或是「再起也不复昔人荣华」,却只有对于耶路撒冷城之被毁,圣经却是一而再地保证它「不会灭绝」,一定会得到复兴和重建,而且,它后来的荣耀必会更大,最后的荣耀更是最大,会大到成为万国之都,成为上帝的宝座和居所。

耶 29:10「耶和华如此说:为巴比伦所定的七十年满了以后,我要眷顾你们,向你们成就我的恩言,使你们仍回此地。11耶和华说: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

弥 7: 11 以色列啊,日子必到,你的墙垣必重修;到那日,你的境界必开展。12当那日,人必从亚述,从埃及的城邑,从埃及到大河,从这海到那海,从这山到那山,都归到你这里。

该 2:8 万军之耶和华说:「银子是我的,金子也是我的。9这殿后来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在这地方我必赐平安。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到启示录的大结局,在上帝彻底废了人所建造的巴比伦大城之后,祂亲手打造的新耶路撒冷却从天而降,大功告成:

启 21: 1 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2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上帝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3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看哪,上帝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的子民。上帝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上帝。4上帝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大家更要用心留意这座圣城的几个重要特征:

启 22: 1 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内街道当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从上帝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2在河这边与那边有生命树,结十二样果子,每月都结果子;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

这城里有的「生命水」「生命树」,是创世记里伊甸园的重要象征,即是,启示录的大结局的圣城指向的,正正就是创世记的伊甸园!不同的,是当日在伊甸园里,有一条蛊惑人心的「蛇」在那里,而人也不肯全心信靠天父上帝,终于被逐出伊甸;但是到了这一刻,那条蛇(撒旦、龙)没有了,已经被扔下火湖永不再起了,而能进圣城的人也能完全信靠天父上帝,永远不会再离开天家了。

这里我们应该看到,在圣经大故事里,不是只有一个灰暗的「人类造城上帝毁城」的「废城故事」,还有一个极之辉煌充满希望的「上帝造城故事」,就是天父自始至终都有一个计划,要打造一座天上的「更美的城」──新耶路撒冷,要与人永远和谐幸福地居住在那里。

这个「上帝造城故事」的伏笔,在创世记中的伊甸园故事里早已经有了,不过,若未到启示录圣城从天而降,见到那里也有生命水和生命树,大家是不容易看得出来的。不过,大家如果够大胆和有创意(即是有信心),至迟也可以在创世记稍后的记载里面,找到相当明显的伏笔:

创 14:17 亚伯兰杀败基大老玛和与他同盟的王回来的时候,所多玛王出来,在沙微谷迎接他;沙微谷就是王谷。18又有撒冷王麦基洗德带着饼和酒出来迎接;他是至高上帝的祭司。19他为亚伯兰祝福,说:「愿天地的主、至高的上帝赐福与亚伯兰!20至高的上帝把敌人交在你手里,是应当称颂的!」亚伯兰就把所得的拿出十分之一来,给麦基洗德。

这个麦基洗德,就是撒冷王,即是「耶路撒冷之王」。那个时候,以色列人只有亚伯拉罕一家两口(两公婆),连儿子都没有一个,甚么犹太教、以色列国,更是连影都未见;耶路撒冷会成为大卫宝座之城,以色列之都,更是不知多少年之后的后话。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忽然杀出个麦基洗德来,还已经是「耶路撒冷之王」。想想,还未有摩西领十诫和亚伦当祭司,即未有犹太教的「雏形」,怎么就有了个「至高上帝的祭司」?还未有扫罗和大卫在迦南地攻城立国,怎么就有了个「耶路撒冷之王」?这人何来?

关于这位麦基洗德的身份来历,希伯来书说得可圈可点,扑朔迷离:

来 7: 1 这麦基洗德就是撒冷王,又是至高上帝的祭司,本是长远为祭司的。他当亚伯拉罕杀败诸王回来的时候,就迎接他,给他祝福。2 亚伯拉罕也将自己所得来的,取十分之一给他。他头一个名翻出来就是仁义王,他又名撒冷王,就是平安王的意思。3 他无父,无母,无族谱,无生之始,无命之终,乃是与上帝的儿子相似

这人究竟是谁呢?经文很清楚,「他无父,无母,无族谱,无生之始,无命之终」,这样的「奇人」,连「天使」都不可能,哪么,除了上帝自己,还会是谁呢?我想那些木无表情的牧师学者永远想象不到,或是怕「亵渎神灵」而不敢想象,我们的天父上帝竟会像个「贪玩」的小说作者,会久不久就把自己写进祂的「小说作品」里,来给祂的「知心读者」,即是有信心的人一个「惊喜」!

不只这样,这样的一个奇异的伏笔,也告诉我们,犹太教不历史产物,以色列国不是政治产品,在天父上帝的大手笔之中,祂一早就「写定」了,并且不惜粉墨登场,亲自在耶路撒冷当起「第一任国王」来,然后,神秘莫测地暂时消失于历史之中,到末日,又会荣耀回来再度登基,在圣城耶路撒冷坐着永远为王。

有些人或以为我解经太「离奇」。我说,离奇的是上帝自己,祂「微服出巡」,还怎可以按常理来解读呢?而且,那些真有信心别具灵性的人,如亚伯拉罕,见到麦基洗德却一点都不觉离奇,反倒好像一眼就认出祂是「化了装」的上帝。大家再看希伯来书的解读,更会知道,亚伯拉罕凭着他的信心与灵性,敢于离开地上的城而迈向天上之城,显然一早就多少参透了「双城故事」的奥秘:

来 11: 8 亚伯拉罕因着信,蒙召的时候就遵命出去,往将来要得为业的地方去;出去的时候,还不知往哪里去。9他因着信,就在所应许之地作客,好像在异地居住帐棚,与那同蒙一个应许的以撒、雅各一样。10 因为他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上帝所经营所建造的。

全本圣经,就是一个「双城故事」:人类图谋自建的大巴比伦城,无论中间多么辉煌壮大,最终必定倒下毁灭烟销云散,而上帝要打造的耶路撒冷圣城,无论中间多么艰难曲折,有外敌围城,有内奸篡位,最终仍一定会建成,永远辉煌永远不倒。启示录之伟大无可比拟之处,正正是它将这个「双城故事」发挥到淋漓尽致无所遗漏的完美极限。

启示录如何将「双城故事」,或说将一直以来的「旧约剧本」发挥到淋漓尽致无所遗漏的完美极限,我还许多话要说,但是一说就要没完没了了,还是留待在以后的讲章里,有机会再说吧。

 

结语、还有一个「未写完的故事」

我前面一再强调,圣经是一本「已经写完封卷」的书卷,这个世界的故事,不只是末世,而是从始至终,都是一早就写好封好的,不容许有人增删一字。

我很知道,许多人听了这种说法,就会有一种「宿命论」的疑虑,一方面是觉得困扰──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自由意志」,不明白上帝为甚么会「预定」一些人灭亡,甚至觉得这位有「预定权力」的上帝有些可怕;另一方是觉得反感──觉得自己或人类的人权被侵犯、能力被否定、自由被架空等等,以至因为反对他想象中的这种「预定论」,而反启示录、反圣经、反基督教、反上帝。还有一种最猥琐的牧师学者,他们未必会公然反启示录、反圣经、反基督教、反上帝,却会把圣经的预言淡化歪曲成为一些「提醒」或某种「可能」,总之是「不一定死」。

俄网说第九万遍:请永远不要忘记「层次」!!!

启示录以至全部圣经,包括这个世界的结局,都是「封卷」之作,不容任合人增删一字,绝对是!不过,请你翻到启示录的第二十章,看清楚,那里提到,除了内容包括了启示录和全部圣经以至这个世界的结局的那卷「用七印封严」的书卷之外,尚有两本未写完、未封卷的书卷:

启 20: 11 我又看见一个白色的大宝座与坐在上面的;从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再无可见之处了。12我又看见死了的人,无论大小,都站在宝座前。案卷展开了,并且另有一卷展开,就是生命册死了的人都凭着这些案卷所记载的,照他们所行的受审判。13 于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阴间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们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审判。14 死亡和阴间也被扔在火湖里;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15若有人名字没记在生命册上,他就被扔在火湖里

请你搞清楚,经文里提到的「生命册」不是阎罗王手中的「生死簿」,不是一早就注定了生死时辰以至死法的生死名单。按照圣经,这本「生命册」上最终有没有你的名字,却是按另一个「案卷」(档案)而决定的,意思就是「凭着这些案卷所记载的,照他们所行的受审判」。即是说,你是根据你自己的「案卷」(一卷不但未写完,也没有人能代替你写的「未封卷的书卷」)而决定你最终能否名列在「生命册」上,即是,连「生命册」都是未写完未封卷的。

我说过启示录「本身」是写完封卷的,但没说过启示录提到其他书卷,不可以是未写完未封卷的!请大家「动态」一点,有创意、有层次一点,得罪说,不要像那些「大脑闭塞」的牧师和学者那样!圣经写得清清楚楚,第二十章提到的「案卷」(你一生的行为事件簿)和「生命册」,都是未写完和未封卷的,即是,世界的结局「写死」了,但你自己的结局,圣经绝对没有写死,还清楚交代,你的结局如何,其实是你自己「写」的,就是你用自己一生的行为所「写」的「案卷」决定你自己的结局,甚至改写「生命册」的名单内容。

不过,「动态」不是乱来了无章法。已经写完封卷的「圣经大故事」与尚未写完封卷的你自己的「案卷」和「生命册」,却是有一个密不可分的互动关系的。我请大家再读一次启示录的封卷警告,看清楚这三卷书的互动关系:

启 22:18 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甚么,上帝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19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甚么,上帝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分。

启示录最关键的「奥秘」,其实就是在这两节之中--启示录的末世预言是写死封卷的,你的结局是写死封卷的,生命册的名单也是写死封卷的,三者的关系是你相信顺服启示录的末世预言是写死封卷的,谨守遵行,不妄图增删一字,你因这样的「行为」就必得救,名字会记在「生命册」上;但是,你若不相信不顺服启示录的末世预言是写死封卷的,不肯谨守遵行,却妄图增删它的内容,你因这样的「行为」就必灭亡,名字会在「生命册」上被永远删除。

请大家一万个留心,圣经强调的「行为」,不是一般泛泛的道德行为,而是你是否顺从和信任上帝的信心行为,其最精确的「试金石」,正正就是你如何对待这卷写完封卷的启示录的「行为」──你是相信并遵行它,还是妄图去改动它,结果是,遵行者得救,改动者灭亡。

我想,必定有人觉得圣经把「行为」二字写成这种封建的「信心行为」,即是不信的都要死,是太过专横了。我却请大家不要说上帝专横。想一想,你如果不相信祂,连祂的说话都不服,都要增删修改,那么,你一定很讨厌祂,很不想见到祂,那么,求仁得仁,如你所愿,祂就把你送到一个你永远看不见祂的地方,那有甚么专横呢?退一步说,你要改写祂的话,即是,你认为你比祂更本事,那你就是「神」了,那你何必管祂呢?你就试试看,看自己可否拯救自己兼且「打救世界」吧!总之,上帝再专横,都专横不过你的不信不服!

知否?知否?令你灭亡的不是上帝预定了这个叛逆世界的灭亡,而是你自己因为不信不服,才与这个世界一同有罪,一同灭亡。即是,是你自己的专横(死不服气)「写死」了你自己的结局,不是上帝的「专横」,不是启示录的预定,不是封严了那书卷的七印!

弟兄姊妹,这样的教训,不是似曾相识么?如果有人说他读不懂启示录,那是因为他连上帝对始祖说的第一句说话,到如今还是理解不了!

启 2: 16 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17 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上帝说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必定会死」,这是不可以改动的,但是,谁叫你一定要吃呢?明白啊!令你「一定要死」的绝对不是这个禁令,而是你那不信不服「一定要吃」的反叛恶心!

全本圣经的大故事,可以「压缩」在三章多一点的经文里,不只于此,全本圣经的真理教训,其实也可以「压缩」在上帝吩咐始祖的这两节经文里。启示录最后的「只可遵从不可改动」的封卷警告,大家看清楚,不是与上帝在伊甸园中给始祖「只可遵从不可改动」的训示,形神俱似吗?我说我们今天仍然在创世的「第六日」之中,你以为我是「夸张」的吗?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