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基督教伪(造)史考(十八)  

2014-05-16 16:23:52|  分类: 【基督教伪(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督教伪(造)史考(十八) 

            

我的文章都是大刀阔斧、大步进退、大而化之,一句话,「粗疏」,故不易「取信」于人。以下且先全文引录一篇网上文章,给大家一些关于游斯丁的「大路观点」,让大家看得「舒服」一些,然后再来看我那些既偏激又粗疏的论调。

殉道者游斯丁

当第二世纪初之教会因受教外人士的攻击,又为罗马政府所仇视,于是激动了教会中一般智识分子,起而为之辩护,在历史上这一班人称为护教士(Apologist)。由他们的遗著看来,当时基督教在智识阶级中颇有收获,而他们的言论也是专对智识阶级而发。


在这些护教士之中,最初一位要算夸达徒(Quadratus)。 他大概是雅典人。约当一二五年,他写了一篇为基督徒辩护的文章,上呈于皇帝哈德良,但这篇辩护文至今所存者不过一些断片。另有一位雅典的基督徒哲学家名雅里斯底德(Aristides) ,约当一四零年,也写了一篇同样的辩护文,上呈于安多尼努庇乌。


在这一类辩护文中,以游斯丁所写的一篇(按:即《第一护教辞》)最负盛名。他大约是一五三年在罗马写成。游斯丁弟子他提安(Tatian)也是当时护教士之一,那部著名的四福音合参(Diatessaron)就是他编的。

除了这些以外,我们还可指出撒狄的主教墨利托(Melito),他写作的时间约当一六九至一八零年之间。又有一位名雅典那哥拉者(Athenagoras),虽说他所写的辩护文流传至今,但关乎他个人的事迹却鲜有知者,他著作的年代约当一七七年。还有一篇称为达丢格乃妥书信(Epistleto Diognetus) 者,亦属此类作品,不过后人常把它列入使徒后期教父的著作中。 据我们所能考究的,这些护教士的作品极少影响教外人士,即他们所指望劝服的皇帝,亦少注意到他们的文章。不过他们的著作在教内人士看来很有价值,因为他们护道的热忱,很能坚固基督徒的信心。有几位护教士是哲学家一流人物,用他们哲学的头脑所加于基督教的解释,也很有助于神学思想的发展。其中关系最大的一位要算游斯丁(Justin, the Martyr),我们很可以拿他当作这全部运动的代表人物。

游斯丁虽生于撒玛利亚古城示剑,他的先世却是外邦人。因为他英勇为道作证,约当一六五年,在罗马市长汝斯堤古(Rusticus)手下为道捐躯,是以史家称他为殉道者(Martyr)。至少有一时期他是住在以弗所,也许就是在该处附近他悔改归正了,对于这桩事迹,他后来作了一番生动的描写。


他是一位精治哲学的学者,由斯多亚主义,而亚里斯多德主义,而毕达哥拉斯主义,而柏拉图主义,无不有所涉猎。当其研究柏拉图主义时,他注意到希伯来先知们,认为『这些人较之一切号称为哲学家者还要古老』,这些人解释了『万物之始,万物之终,以及那些哲学家所当知道的问题』;因为他们『满有圣灵的感动』,所以他们所解释的是最古的,也是最正确的,『他们将荣耀归与创造主,万有的父上帝,又传扬上帝的儿子基督』。


游斯丁研究古先知著作,对于他们所讲的真理得到了一种新的信念,他写着说:『立时有一团火焰,又有众先知的爱,以及那些与基督作朋友的人的爱,在我心灵中燃烧着……祇有这种哲学我认为是安全的,是有益的』。这寥寥数语,即可以表明游斯丁宗教经验的性质。


他的经验不像保罗,不是一种与复活主所发生的神祕交往,不是罪得赦免的感觉;他所有的乃是一种信念,确实知道基督教乃是一切哲学当中最古、最正确、最属神的。即在归正之后,游斯丁仍以哲学家自居。以后他迁居于罗马,约当一五三年,他在那里写了他的名著辩护文(Apology),这篇论文是对罗马皇帝安多尼努庇乌及其诸嗣子而写,说明基督教不当遭受政府反对及教外人士之批评。不久,大约在他访问以弗所的时候,他又写了一篇对话文,题为与特立弗对话(Dialogue With Trypho,按:即《与推芬对话》)。此文亦抱为基督教辩护的立场,对付由犹太人而来的攻击。待至二次迁居于罗马时,即于该处为道殉难。


游斯丁的辩护文(常称辩护文二篇,惟第二篇仅是附录)写得刚毅庄严,使人感动,内容大致谓:假如基督徒有罪,当公开审讯,确实证明之后方可定案,不可祇因他们是基督徒,而不加究诘犯罪之真情实据。人说基督徒是无神派,祇因为他们以普通的神道为不足崇拜,不是因他们不拜真神上帝。基督徒追求天国,而那些不识天国为何物的人,便以为他们是无政府主义者。游斯丁特别拿旧约先知预言之应验来辩明基督教的真理,又将基督教圣礼和崇拜略加解明。


基督教乃一切哲学中最正确的一种,这是游斯丁的中心信念。为什么呢﹖因为传讲基督教的不但是旧约的先知,也是上帝的洛各思。这洛各思是『我们的师尊,是父上帝的儿子,又是他的使徒』。他用斯多亚哲学眼光,把这些上帝的道看为是随时随地在工作着的。上帝的道教导希腊人,他引苏格拉底和赫拉颉利图来证明。上帝的道也教导『化外人』,像亚伯拉罕即为一例。在他看来,无论何方何国一切时代的人,祇要他们行事顺服上帝的道,便可算为基督徒。


这种思想与斯多亚主义大致相同,其不同之处,即游氏认为这普照人类的道,确已在基督里成为人身,所以上帝的道在别处不如在基督里面显示得光耀辉煌,因基督是上帝的完全启示。


对于基督教义的内容,游斯丁采用当时哲学思想的精华,对上帝的知识,道德问题,永生的盼望,以及来世的赏罚加以阐释。正如一般不明保罗所讲基督教的人一样,游斯丁将基督的福音看为一种新的律法,以一种禁欲的道德生活教导人。他思想中主要之点就是属神的道(洛各思),这道在父上帝之下,却是祂的儿子,祂的代表,有些同体同权之意。因为他这样注重这一点,所以他把那历史的耶稣忽略了。


虽说他也讲上帝的道与在世为人的耶稣是二而一的不可分开,可是他对于耶稣在世的人生,不大感觉兴趣。因为在他看来,耶稣不过是道成肉身一个最大的事例,借以将上帝的思想最圆满地显露出来。他也讲及基督「用他的血洗净相信祂的人」:但这样的思想在他不算重要。


所以游斯丁虽说是一位忠烈的殉道者,可是他的神学思想却偏重理性,很少像保罗的思想和约翰的著作那样富于深邃的宗教性,连伊格那丢的灵性造诣,也要比他高深。虽然如此,他的著述却将基督教的思想与外邦哲学连成了一气,由此造成了「科学的神学」开端。还有,游斯丁及其他护教士的目的是为基督教答辩,要求能和其他宗教的哲学同受宽容,故他们致力说明基督教与外邦思想的精华有类似之处,我们不必推想这些护教著作代表他们的全部信仰。


平心而论,这篇介绍文章写得很不错(不是「反话」),清晰而不繁琐,持平又有立场,作为一个参考,颇有价值。可惜的是,鄙人始终脾气不好,看事太过分明,有时更近于刻薄,像这篇文章那样既指出游斯丁的神学或护教方式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却又对他所谓「护教热诚」大加肯定,更对他的所谓「殉道忠贞」表示赞扬,这种「平衡」,是我一辈子都办不到的。


譬如,今天我就更要指出,游斯丁不但为之「护教」的那个「教」以及为之「殉道」的那个「道」大有问题,甚至连他的「护教举动」与「殉道行为」本身,也极有问题,大大乖离基督信仰的本质与真情大义。


最根本的是,游斯丁本身的思想与性格很「希腊化」,有很「强势」的人观(人本主义),说白一些,就是挥之不去的「信仰英雄主义」或「宗教烈士主义」,故而他的所谓「护教」以至「殉道」,都太有「舍我其谁」的所谓「使命感」,看上去轰轰烈烈,很让人感动似的。可十分抱歉,这种「英雄气概」,我就是在以利亚、耶利米、但以理、施洗约翰,以至主耶稣、彼得、保罗甚至伊格那丢与坡旅甲的身上,都找不着都看不见,故而总觉得这种「护教与殉道」十分「形迹可疑」。--当心,我可不是怀疑游斯丁的动机或疑心他背后有什么「阴谋集团」,而是疑心这样的「护教与殉道」,即或挂上好一些基督教字眼,所「护」所「殉」的,恐怕都是「常识」而已。


你只要稍稍心清眼利,就会发现,游斯丁所「护」所「殉」的,并不是基督信仰,而是一种「大路常识」而已。


他一脑子崇拜的,都是「理性主义」与「道德主义」,他之所以为基督教「辩护」,不过是由于在他看来,基督教是「最合理」与「最道德」的,最能够将人从「无知」与「犯罪」中「拯救」出来,故而不该受到怀疑和迫逼。他的所谓「护教辞」,实质都是在论证基督教的教训和基督徒的行为如何「最合理」与「最道德」云云。


看清楚,游斯丁「维护」甚至「信仰」的,其实并不是基督信仰,而是在他心灵深处的对「理性」与「道德」的信仰。虽然扣上了「上帝」或「基督」等含含混混的名字,实质只是「宗教包装」的人本主义,跟后世加尔文与清教徒的想法,完全一个饼印。


大家回到圣经看看,就会知道,圣经里从来没有这种「护教士」。

至为关键的,是众先知、使徒以至主耶稣基督所要极力维护的,绝对不是基督信仰「合于一般」或「超越一般」的所谓「合理性」与「道德性」,他们若非从来没有,也是绝少会为了所谓「护教」,而与任何当世的「通行价值」拉扯比附,说基督教是怎样的「合于一般道理」却又「超过一般道理」云云。


保罗初到雅典城时,曾经针对雅典人作过一次类似的尝试,就是希望利用希腊宗教里那个「未识之神」的观念,引导雅典人认识上帝归向基督,但很明显,这次「宗教交流」非常「失败」,双方全不对嘴形,结果保罗拂袖而去。从此,你看不见保罗再作出任何类似的「宗教交流」。反之,他从此几乎彻底无视希腊人的「通行价值」(理性主义)以及犹太人的「通行价值」(律法主义),不管「十字架的道理」如何「异于一般」以至「在希腊人为愚拙」和「在犹太人为绊脚石」,他还是单单高举「耶稣基督并祂的钉十字架」,不作分毫妥协。


林前 1:21 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不认识上帝,上帝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这就是上帝的智慧了。22犹太人是要神迹,希腊人是求智慧,23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

看到了没有?

游斯丁的所谓「护教」,是有意无意地将基督教矮化、泛化为与希腊哲学无本质分别的「一般道理」与「通行价值」,保罗的「护教」,要「护」的却是基督教之为基督教的「核心价值」,而这「核心价值」,倒正正与人间的「通行价值」--甚至包括希腊人高贵体面的理性主义与犹太人自命神圣的律法主义,大唱反调背道而驰。


此中生死之别,是保罗维护的是真实的救主基督十字架是其动不得的核心价值;游斯丁维护的,却是一个虚构的导师基督知识与道德才是他的根本关怀所在。说得更白一些,保罗之「皈依基督」,必先要实实在在地「反对自己」,因为他本来是个极端的律法主义者,但是游斯丁之所谓「皈依基督」,却不过是「皈依自己」--皈依他按自己的想法虚构出来的那个「导师基督」。这其实是变相的「拜偶像」。


说来十分凄凉,二千年来,经游斯丁这类「护教士」「护」了多遍之后,基督教早已几乎什么「特色」都没有,沦为可怜兮兮的「一般宗教」。

……

还有,我们从圣经的信心先贤的「护教」(姑且用这个字眼)行动中,完全看不见游斯丁这路「护教士」或「殉道士」那种「挺身而出」的英雄主义,因为他们都十分知道,耶和华信仰(基督信仰)之「异于一般」是命中注定的,故而它之不受大众欢迎也是命中注定,以至持守这样的「异常信仰」的他们要受世人排斥以至逼害,也是命中注定的。


圣经成书最晚的《约翰福音》,与前三卷「福音书」相比,我们发现它有更为强烈的「基督徒受苦乃天命」这样的说法。


约 16: 1「我已将这些事告诉你们,使你们不至于跌倒。2人要把你们赶出会堂,并且时候将到,凡杀你们的就以为是事奉上帝。3他们这样行,是因未曾认识父,也未曾认识我。4我将这事告诉你们,是叫你们到了时候可以想起我对你们说过了。」……

33 我将这些事告诉你们,是要叫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


约略同期的《启示录》,充满的都是吩咐我们「忍耐等候」的「消极信息」。在第一世纪末年,教会正大受逼迫,但使徒约翰没有挺身而出去「护教」,更没有教信徒作出任何「反抗」或「自救」行动。他只是十分消极地透过《约翰福音》与《启示录》,告诉我们「基督徒受苦乃天命」,然后劝导我们「忍耐等候」,说白些,就是「等死待救」。

因为按真基督信仰的本质,信徒要受世人排斥迫害,是必然的,我们不必故意向「虎山」行,也会遇上「老虎」。

 我们不是「强势」地「迎向殉道」,

 而是「弱势」地「接受殉道」而已。

游斯丁根本不知道基督信仰为何物,不知道真正的基督信仰是「无可辩护」的,因为若不「得罪人」甚至因而招致横祸的,就不是真基督信仰。

游斯丁以为一味力证「基督教」怎样的合理和道德,世人就会不迫害甚至接受「基督教」,却请问:人们在主耶稣基督、众先知及使徒的言行举止身上,又查出什么「罪证」来,而竟把他们一一杀死?


人们毫无证据,还是要逼迫杀害他们,那理由只得一个,就是基督信仰本身就够「人憎」了!


何以「人憎」?


岂不就是「十字架的道理」,极其针对性地否定了人类对自己的理性能力和道德本事的自信自义,大大地冒犯了世人么?


基督信仰这种「冒犯性」--对人的理性能力和道德本事的彻底否定,正正就是基督教之为基督教之本质,我们毋须为此而「辩护」,甚至根本不能「解释」,更不需「道歉」(西方「护教学」一辞的原意正有「道歉」之意)。反之,任何类似的所谓「辩护」(护教)举动,即意图削减基督信仰必不可少的「冒犯性」的行为,都决不是「护教」,而是--「卖 教」!


说来有点残忍,甚至人憎」,但我也得说个明白:游斯丁「护」的是他自己的「教」,「殉」的是他自己的「道」。说得更残忍也更「人憎」,就是他所作的并不是「护教」与「殉道」,而是「护教秀」「殉道秀」。因为真正的「护教士」,都是十分沉静低调的,从不如此大模大样,好像是他去打救世界而不是劝人耐心等待上帝打救似的。


谁才是「真护教士」?怎样才谓之「沉静低调」?一言难尽,拙作《狮口余生》描写的但以理及他的「护教方式」,或可以给大家一点启发。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