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信是默然等候主的拯救──耶利哥之役  

2014-05-16 15:28:32|  分类: 【生命见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信是默然等候主的拯救──耶利哥之役 

 

来 11:30-31 

 

11:30 以色列人因着信,围绕耶利哥城七日,城墙就倒塌了。 

11:31 妓女喇合因着信,曾和和平平地接待探子,就不与那些不顺从的人一同灭亡。  

 

引言、信的因果逻辑 

 

在希伯来书第十一章中,挂连到具体事迹,甚至有名有姓的「信心记载」,最后的就是这两节经文了,之后的就越发笼统和概括。我将这两节经文放在同一篇信息里说,原因有二: 

 

第一、它们都与同一件历史事件,即「以色列人攻陷耶利哥城」密切相关。 

 

第二、这两节里头的「信心主角」,即以色列人及喇合,本来应是相反的,一方进攻另一方被进攻(或说防守)──以色列人要攻打耶利哥城,而喇合却是耶利哥城里的居民;但他们展现信心的方式,却又有十分微妙的相同之处,就是「默然等候」。 

 

信心这两个二字,基督徒经常挂在嘴边,但究竟它是什么意思?不说别的,单就希伯来书出现了许多次的「因着信......(就)......」这种句式,我们就应当问一问它的「因果逻辑」是怎样的一回事?譬如来 11:30 说到:「以色列人因着信,围绕耶利哥城七日,城墙就倒塌了。」


但细意分析下去,以色列人「因着信」究竟「就」了一些甚么呢?──就「围绕耶利哥城七日」?还是「城墙(就因此而)倒塌了」?或是...... 

 

这不是咬文嚼字的「原文分析」(我也不爱这套),而是要对「信」作出精确定义和准确掌握。关于信,信的内容固然重要,但信的因果逻辑同样非常重要。今天,我会用这两节经文及它们提及的相关事迹,与大家细意分析信的因果逻辑究竟是怎样的。 

 

 

一、墙塌城陷,是谁「发力」? 

 

以色列出埃及,过红海,经旷野,然后就进入迦南应许之地。入迦南后,他们最先攻打的就是这座耶利哥城。故事,大家或者都很熟悉了,这里就只简单复述一下: 

 

书 6:1 耶利哥的城门因以色列人就关得严紧,无人出入。 

 

简单一节经文却道出了「战前」的肃杀气氛──耶利哥人一面严阵以待,但另一面又似乎很害怕以色列人的样子。这是因为以色列人出埃及时大败法老全军,以及沿路所向披靡的事迹传到了耶利哥人的耳中。书 6:2 透过一名妓女喇合【下文会详述】的口,将耶利哥城中居民的恐惧,很具体地描画给我们看: 

 

书 2:9-11我知道耶和华已经把这地赐给你们,并且因你们的缘故我们都惊慌了。这地的一切居民在你们面前心都消化了;因为我们听见你们出埃及的时候,耶和华怎样在你们前面使红海的水干了,并且你们怎样待约旦河东的两个亚摩利王西宏和噩,将他们尽行毁灭。我们一听见这些事,心就消化了。因你们的缘故,并无一人有胆气。耶和华──你们的神本是上天下地的神。 

 

回到约书亚记第六章的情景。眼前的已经是耶利哥城,上帝开首的讲法亦似是胜券在握,胸有成竹的。只见祂对摩西的继任人,当时的领军主将约书亚这样说: 

 

书 6:2看哪,我已经把耶利哥和耶利哥的王,并大能的勇士,都交在你手中。 

 

眼前的既然是怕得「心都消化了」的敌人,上帝更预言此役必胜无疑,那么,就乘胜追击马上攻城,把他们宰了再说吧!不过,上帝接下来的旨意却是非常「怪形怪相」,异乎常理:  

 

书 6:3-5你们的一切兵丁要围绕这城,一日围绕一次,六日都要这样行。七个祭司要拿七个羊角走在约柜前。到第七日,你们要绕城七次,祭司也要吹角。他们吹的角声拖长,你们听见角声,众百姓要大声呼喊,城墙就必塌陷,各人都要往前直上。 

 

长话短说,上帝吩咐以色列人围着耶利哥城绕圈子,每天绕一圈,绕它六天,第七天再来个七圈,简单说,就是「围城七日十三圈」。有话实说,这算是甚么「战术」呢?乘胜进击马上攻城,岂不省事么?再不是,就重施故技,又来一趟所多玛天火焚城,不是一样成事么?若嫌老套要搞搞新意思,也可以来一个「局部地区性地震」,震得它全城尽毁不攻自破,不是既壮观又新奇又省事吗?现在,上帝竟然吩咐他们「围城七日十三圈」,听上去,倒很像是「打牌七日一百三十圈」,简直是不务正业、无所事事,浪费时间。 

 

当然啦,下文一定是说约书亚非常听命,连以色列人也少有的非常听话,傻兮兮地真的「围城七日十三圈」: 

 

书 6:12-14 约书亚清早起来,祭司又抬起耶和华的约柜。七个祭司拿七个羊角在耶和华的约柜前,时常行走吹角;带兵器的在他们前面走,后队随着耶和华的约柜行。祭司一面走一面吹。第二日,众人把城绕了一次,就回营里去。六日都是这样行。 

 

就是这样「巡游」了六日,大家想想,所为何事?而且,当时的城大极有限,绕它一圈,恐怕用不着几个几小时,余下大半天,又是无所事事了。终于,捱到了第七日: 

 

书 6:15-21 第七日清早,黎明的时候,他们起来,照样绕城七次;惟独这日把城绕了七次。到了第七次,祭司吹角的时候,约书亚吩咐百姓说:「呼喊吧,因为耶和华已经把城交给你们了!这城和其中所有的都要在耶和华面前毁灭;只有妓女喇合与她家中所有的可以存活,因为她隐藏了我们所打发的使者。【关于妓女喇合的事迹,下文会加以详述】至于你们,务要谨慎,不可取那当灭的物,恐怕你们取了那当灭的物就连累以色列的全营,使全营受咒诅。惟有金子、银子,和铜铁的器皿都要归耶和华为圣,必入耶和华的库中。」 

 

于是百姓呼喊,祭司也吹角。百姓听见角声,便大声呼喊,城墙就塌陷,百姓便上去进城,各人往前直上,将城夺取;又将城中所有的,不拘男女老少,牛羊和驴,都用刀杀尽。 

 

结果,不用多说,这一仗当然是奇迹地大获全胜。既然胜了,人们就自会陶醉于「庆祝」之中,却不知大家会否认真想想:上帝要使耶利哥「城墙塌陷」,其实第一天就可以啦,这与以色列人的「信心」与他们「围城七日十三圈」的行动有甚么相干呢?换个问法,是令城墙应声倒下,以及以色列人如此勇不可当地攻陷耶利哥城的,究竟是谁在「发力」呢? 

 

──是像新纪元分子的理论一般,以色列人运用「念力」,绕城蓄力七天,最后集体发功,大声呼喝将城震倒吗? 

 

──是玩兵法中的惊吓手段,用疑兵之计,神秘莫测地绕城七日,要令城中居民更加恐慌不安,终而不战自溃吗? 

 

这就是所谓「信心的力量」吗?肯定不是!这些统统是异端邪术或民间信仰的想法。要明白基督信仰里面信心的真正意义,我们就一定要小心搞通「城墙塌陷」、「信心」和「围城七日十三圈」三者的「逻辑关系」。 

 

 

二、围城七日,所「做」何事? 

 

首先,围城七日,以色列人其实「做」了什么呢? 

 

大家不要想当然,以为他们「绕城」就好像今天我们过时过节、兴高采烈、万人空巷、打锣打鼓的「会景巡游」。绝对不是,请看看圣经怎样记载: 

 

书 6:6-10 嫩的儿子约书亚召了祭司来,吩咐他们说:「你们抬起约柜来,要有七个祭司拿七个羊角走在耶和华的约柜前」;又对百姓说:「你们前去绕城,带兵器的要走在耶和华的约柜前。」约书亚对百姓说完了话,七个祭司拿七个羊角走在耶和华面前吹角;耶和华的约柜在他们后面跟随。带兵器的走在吹角的祭司前面,后队随着约柜行。祭司一面走一面吹。【最要命的是以下几句:】约书亚吩咐百姓说:「你们不可呼喊,不可出声,连一句话也不可出你们的口,等到我吩咐你们呼喊的日子,那时才可以呼喊。」看到吗?这样的情景,哪里似今天的「会景巡游」呢?像甚么呢?我想到最接近的比喻,就是「幼儿园学生列队前进」──慢吞吞地走着,老师还不断在旁边唠唠叨叨: 

 

给我一个跟一个,不要打尖(超前),不要谈话...... 

 

就是这样,以色列人绕着耶利哥城,远远看去,是「死气沉沉」、「垂头丧气」、「不明所以」地走了「七天十三圈」。在这七天里面,没有军事操练、没有攻城演习、更加没有召开参谋联席会议,有的只是绕城然后休息睡觉,休息睡觉然后再绕城,此外就再没做任何「有意义」的,即是与「攻城」多少有点相干的事情。 

 

要问还是这句:「做」这一切,与「墙倒城陷」和「信心」有什么相干呢? 

 

 

三、围城七日,所「为」何事? 

 

原来,以色列人「围城七日十三圈」,明眼人应可看出,这与耶利哥之「墙倒城陷」一方面是毫无关系的,但另一方面,却又是大有关系的。这话怎解? 

 

说「毫无关系」是清楚不过的,因为要使「墙倒城陷」,对于能够创造天地、分开红海、降火焚城的上帝实在毫无难度,完全不需要以色列人用「绕圈子」来帮助祂。甚至「大喊」以至拿刀攻城都可以不需要,因为上帝亲自出手或派天使代劳都可以,而且肯定干得更好。 

 

上帝要以色列人「围城七日十三圈」,做这些与「攻城」既不相干更没有实用的事情,只得一个理由,就是要锻练和考验他们的顺服,要他们学习听命──记得,顺服听命就是信。以色列人在约书亚的教导下,虽知道「围城七日十三圈」与「攻城」既不相干也没有实用,但仍然甘心低头做足这些吩咐,这就是信──顺服听命。因着他们的信,上帝就悦纳他们,施恩与他们,用祂的大能帮助他们使城墙自毁,再大败耶利哥人。所以,这件事情中,「因着信............」的信心逻辑应该是这样的: 

 

以色列人因着信 

──>就顺服听命 

──>就「围城七日十三圈」 

──>就得上帝悦纳施恩 

──>上帝就使耶利哥「墙倒城陷」(以色列人就得胜)  

 

其实上帝终极关怀的不是打败耶利哥人,而是 「打败」 以色列人──叫他们「服气」,甘心顺服上帝,就算多么「无理」的吩咐也肯谨守遵行,好晓得耶和华是神,世世代代崇敬祂。

 

四、喇合的「信心」与「得救」的前因后果 

 

好了,现在回头说说耶利哥「墙倒城陷」事件中城里的唯一幸存者──喇合(当然,幸存的还有喇合的一家,不过重心仍在喇合本人。)原来,在以色列人攻陷耶利哥城前后,有一段这样的插曲。首先,是以色列人的领袖约书亚打发两个探子入城去刺探军情── 

 

书 2:1 当下,嫩的儿子约书亚从什亭暗暗打发两个人作探子,吩咐说:「你们去窥探那地和耶利哥。」...... 

 

大家奇怪吗?约书亚以大有信心闻名,加以出埃及以来,一路上都有上帝的保守帮助,所以何用派什么探子刺探军情呢?爽性挥军攻城,或请上帝派一队天兵,再不是就来个「天火焚城」就可以了么?派探子刺探军情,不是多此一举,甚至有点「没有信心」的嫌疑么? 

 

我已经讲了不知多少次了,看事情,我们必要有立体感和层次感。成事的是耶和华,绝对不错,人做的一切都算不得什么。但即使是算不得什么,仍然要忠心尽力。因为上帝要的不是我们的帮助或功劳,而是我们的忠心与顺服──即是信。上帝在祂绝对可以「独力完成」的工作里,不时邀请我们有所参与,目的,一方面是考验我们的信心,一方面是据此「巧立名目」赐福与我们,就像上文说到的「围城七日十三圈」。 

 

约书亚作为上帝忠心的仆人,在上帝已经有清晰指示的地方,例如吩咐百姓「围城七日十三圈」,他就一字一句忠实遵行,毫不苟且、毫不疑惑;但在上帝没有或暂时未有清晰指示的地方,例如耶利哥城内的情报和接下来的作战方针,他就按情理派人刺探,希望作出最好的部署。这两者完全没有冲突,倒是更全面地表现出约书亚是如何地忠心尽力。 

 

好了,不说约书亚了。再说喇合和那两个探子的下落── 

 

书 2:1 ......于是二人去了,来到一个妓女名叫喇合的家里,就在那里躺卧。 

 

甚么「躺卧」呀?表面即是「借宿」,其实即是「躲起来」的意思。我们再看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书 2:2-7 有人告诉耶利哥王说:「今夜有以色列人来到这里窥探此地。」耶利哥王打发人去见喇合说: 「那来到你这里、进了你家的人要交出来 ,因为他们来窥探全地。」女人将二人隐藏,就回答说:「那人果然到我这里来;他们是哪里来的我却不知道。天黑、要关城门的时候,他们出去了,往哪里去我却不知道。你们快快地去追赶,就必追上。」(先是女人领二人上了房顶,将他们藏在那里所摆的麻秸中。)那些人就往约旦河的渡口追赶他们去了。追赶他们的人一出去,城门就关了。 

 

原来,这两个探子进城打探军情,可能中途已经发觉被人认出或跟踪,而风声泄漏,城门已经戒备深严,无法通行,唯有先在城中过夜,待明天再作打算。但陌生人在城中过夜,一定会被认出来的,结果,上帝安排,因缘巧合,他们就「来到一个妓女名叫喇合的家里,就在那里躺卧(过夜)」。为什么会是「妓女」家中呢?大家是「成人」,不怕有话直说了:想想,除了妓女的家,谁的家会打开大门容许陌生人轻易进入的呢?「良家妇女」见家中跑进陌生人,不报警才怪哩!但世事就这样微妙,一个妓女,却正因她是妓女而不是所谓「良家妇女」,倒有幸成为耶利哥被攻灭后的唯一幸存在。 

 

不过,还是事机不密,两个探子的行踪还是被发现,就有人去通风报信。结果当然就是「公

安」搜查啦!细节不说了。奇怪的事,这妓女喇合竟然冒死「将二人隐藏」 ,还撒谎向来

搜查的「公安」说:「那人果然到我这里来;他们是哪里来的我却不知道。天黑、要关城门

的时候,他们出去了,往哪里去我却不知道。你们快快地去追赶,就必追上。」 

 

把「公安」骗走以后,接下来,这妓女喇合还对这两个探子说了这样的话: 

 

书 2:9-11我知道耶和华已经把这地赐给你们,并且因你们的缘故我们都惊慌了。这地的一切居民在你们面前心都消化了;因为我们听见你们出埃及的时候,耶和华怎样在你们前面使红海的水干了,并且你们怎样待约旦河东的两个亚摩利王西宏和噩,将他们尽行毁灭。我们一听见这些事,心就消化了。因你们的缘故,并无一人有胆气。耶和华──你们的神本是上天下地的神。 

 

接着,她还向两个探子提出一个「免他们一死」的请求── 

 

书 2:12-13 现在我既是恩待你们,求你们指着耶和华向我起誓,也要恩待我父家,并给我一个实在的证据,要救活我的父母、弟兄、姊妹,和一切属他们的,拯救我们性命不死。 

 

接着,这两个探子亦应承了── 

 

书 2:14你若不泄漏我们这件事,我们情愿替你们死。耶和华将这地赐给我们的时候,

我们必以慈爱诚实待你。 

 

再接着,他们就约定了一个「免死暗号」── 

 

书 2:17-22 二人对她说:「你要这样行。不然,你叫我们所起的誓就与我们无干了。我们来到这地的时候,你要把这条朱红线绳系在缒我们下去的窗户上,并要使你的父母、弟兄,和你父的全家都聚集在你家中。凡出了你家门往街上去的,他的罪必归到自己的头上,与我们无干了。凡在你家里的,若有人下手害他,流他血的罪就归到我们的头上。你若泄漏我们这件事,你叫我们所起的誓就与我们无干了。」 

 

女人说:「照你们的话行吧!」于是打发他们去了,又把朱红线绳系在窗户上。 

 

下文,当然是喇合一家「依约而行」,并终于格外蒙恩── 书 6:24-25 (攻进了耶利哥城之后)众人就用火将城和其中所有的焚烧了;惟有金子、银子,和铜铁的器皿都放在耶和华殿的库中。约书亚却把妓女喇合与她父家,并她所有的,都救活了;因为她隐藏了约书亚所打发窥探耶利哥的使者,她就住在以色列中,直到今日。 

 

稍稍熟悉新约的人也应该知道,这位妓女喇合,后来更加成为了大的曾祖母,也就是主耶稣基督的祖先── 

 

太 1:5-6 撒门从喇合氏生波阿斯;波阿斯从路得氏生俄备得;俄备得生耶西;耶西

生大卫王。大卫从乌利亚的妻子生所罗门; 

 

这段前因后果,曲折离奇,但不想太偏离今天主题,稍后有机会再向大家详加解说。 

 

 

五、喇合的「信心之迷」 

 

不过,这个喇合的信心和获救的片段,在许多「正统主义者」的心中,却肯定会留下许多叫他们不适服的「疙瘩」: 

 

第一、这喇合是个妓女嘛,不干不净,全城没有一个更值得救的人吗? 

 

第二、这喇合还撒谎骗人,榜样不好,会教坏(小孩)的呀! 

 

第三、这喇合为求自保,出卖同胞,不是太自私和反叛吗?不符合忠信的标准呀! 

 

当然,圣经明载她确是获救了,还做了大卫和主耶稣的祖宗,希伯来书还把她列为信心榜样之一,于是大家又不太敢说好说歹,就唯有曲为之说,或者含糊了事了。 

 

 

六、喇合信心的精义──合理的「不反抗精神」 

 

我说很多次了,就是请大家不要忘记「立体」──真真正正的信心,必须有处境、有血肉,不会像躲在办公室或图书馆里「研究」那样有板有眼清楚分明的。 

 

喇女是妓女、又撒谎、还卖国,都不足以否定她的「信心」。因为她之为妓女、撒谎、甚至卖国,都有当时的特定处境,意思是一方面不能概括说这类行为没有问题,但另一方面也不能因为绝大多数这类行为都有问题就否定它们,又或截然割断它们与喇合的信心的关系。 

 

喇合当妓女的具体原因我们不知道,但总不可能说她当妓女是因为她有信心。但作为妓女与喇合的信心却仍是大有关系的。想想,当时的妓女,就是城中地位最低贱的人。换言之,她们就是城中最没有「既得利益」需要维护的人。意思是,面对正要攻城的强敌以色列人,本来所有耶利哥人都十分恐惧,都知道「胜算甚低」,但是他们没有「投降」的打算,不是因为他们勇敢,而是因为他们都有很多需要维护的「既得利益」,所以要「誓死反抗」。但是妓女喇合却不同,她除了家人之外,便什么都没有,连起码的名誉甚至社会身份都没有。所以,她对耶利哥人的「必败」,可以看格外的透切和分明。这样,就因祸得福,大大有助她建立对耶和华的信心。记得,在主耶稣身边,不是也有不少妓女么?理由也是一样。 

 

至于喇合的撒谎,大家看到的不应该是她在「撒谎」,而是她在「冒险」。喇合不是为了逃避实时和可见的危险而撒谎(这是我们撒谎的惯常原因),而是为了逃将来和未见的危险而撒谎。我们惯常撒谎,与喇合在此的撒谎,表面相似,但实质精神却是完全相反的。希伯来书一直告诉我们,怀着对仍未发生或仍未可见的上帝作为的信仰、期待和敬畏,这个就是信心。喇合的撒谎,按这标准,绝对是合规格的信心行为。 

 

再说喇合的「卖国」。大家一定要搞清楚什么才是「卖国行为」。所谓「卖国行为」指的是做出一些妄顾国家和人民的长远利益的行为。耶利哥城是必败无疑的,耶利哥人其实自己都心中有数,所以真正的「爱国」,倒是开城投降,希望尽量减低伤亡或为国家「余种」。记得后来巴比伦大军压境,伟大的爱国先知──耶利米,就是最坚决主张 「投降」 的人。相反,那些不顾事实,妄想反抗巴比伦甚或投靠埃及的政客,才是真正的「卖国贼」。可惜喇合只是一名妓女,人微言轻,她的「投降论」哪里会有人理她?忠国无能,也要孝亲吧!不能救国,也希望救父母家人。这样,喇合请求探子免他们一家一死,我们岂能说喇合卖国呢?她只是爱国无从,退而爱家而已。 

 

在喇合的信心的具体表现中,我们实在不应纠缠于什么「妓女」、「撒谎」和「卖国」的上面去,因为圣经真正在乎的,是她的信心──她冒死撒谎保护探子,是信心;她与探子相约求免她与家人一死,也是信心;她如约在窗上系上红线和聚集家人,也是信心。喇合是因为看得更深、更真、更远,所以就不作「无谓的反抗」,就「和和平平地接待探子」。归根究柢,是喇合有信,知道并且承认── 

 

耶和华──你们的神本是上天下地的神! 

 

 

结语、信是等候主的拯救:从以色列人的围城七日到喇合的誓不反抗 

 

在耶利哥之役中,城外城内,以色列人与喇合的信心其实是同一的,都是一味的等候,就是不作任何自以为是、自作聪明的举动。 

 

城外,以色列人,在攻城之前,没有进行军事操练、没有进行攻城演习、也没有召开参谋联席议会,只是默默地「围城七日十三圈」,实质只是在等候上帝的时间到;城内,喇合「决心投降誓不反抗」,不像城里的其他人作无谓的反抗准备,只是依约在窗外系上红线,并且召集家人,也同样是在默默地等候上帝的时间到来。 

 

默默做着上帝吩咐看似无用的事,也就是默默等待上帝的时间到,而不作貌似积极相关而实质无用的努力(正面讲)或反抗(负面讲),这就是信。以色列人的「围城七日十三圈」与攻城毫不相干,喇合的「窗系红线召集家人」也与守城毫不相干,但如此不相干的事情,他们都甘心忠实遵行,这个就是信──相信成事败事的,都在耶和华,而不是人自以为「合理」和「相干」的努力。 

 

信心的逻辑,其实就是人明白神的真相,也明白人的真相,于是乎不信自己,只信上帝,终而蒙受极大的祝福。以色列人有信,不刻意做「攻城预备」,就蒙神帮助,成功地攻破了敌城;喇合有信,不刻意做「防守预备」,也蒙神恩待,成功地守护了自己和自己的一家。 

 

信就是默然等候主的拯救,不妄自「挣扎图强」,在这一点上,以色列人的信、喇合的信,亚伯拉罕的信、摩西的信和约书亚之信,各人的故事不同,但内里的精神却是一脉相承,浑然一体。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