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基督教伪(造)史考(十六)  

2014-05-14 14:59:51|  分类: 【基督教伪(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督教伪(造)史考(十六)             

护谁的教?殉谁的道?(上)

要指出游斯丁的「神学」的谬误,比要指出《(伪)十二使徒遗训》(以下简称「伪训」)的谬误困难以至「曲折」许多许多,因为「伪训」虽然装出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正统相」,很是吓人的,但是,在关键之处,譬如在他们的圣餐论中回避不提基督宝血,鬼鬼祟祟,一下子就露出马脚显出原形。再者,这帮所谓「十二使徒」完全来历不明,没有任何内外证据可资证明这篇「伪训」真是出自使徒或他们的嫡传弟子的手笔。总之,从内容要义到出处来源,这篇「伪训」都十足可疑,不太能给人「安全感」,可是,游斯丁及他的大作就很不同了。


最根本的分别是,这位游斯丁先生在早期教会史里,不但有姓名籍贯,有大致清楚的履历行藏,而且「鼎鼎大名」,许多早期教父及教会史家都曾提到他及他的言论,而且大多显得相当信服,盖成定论。


且看《早期基督教文献选集》一书就如何十足「恭敬」地介绍这位游斯丁先生以及他的大作:

游斯丁第一护教辞引言

作者被通称为「殉道家游斯丁」(Justin Martyr)。他不是一个本地的犹太人,或撒马利亚人,却是生在圣经上称为示剑的那个村。其生年未能考定,约在主后第二世纪初叶。他深受教育,广游各地,富具见识而多能。他最初歆慕苏格拉底及柏拉图,然终皈依基督。他的这种改信,有其自状,不需后人赘言。【按:其所谓「皈依基督」的经过及理由见于他自己著述的《与推芬对话》一文。】我们所应知者是游斯丁以非犹太国的学人身分而成为使徒后期的第一位基督教神学作家,应验了主所说「你们要作世界的光」的话。游斯丁在基督教历史上的地位是西方的第一颗星,领导了西方的「博士」们都来朝拜伯利恒的襁褓。

游斯丁以一基督教教师的姿态,与罗马当时的一般异端思想家作战。他殉道于马可奥热流大帝统治时代,史家估计其死年为主后一六五年。

游斯丁的作品,多数已告散佚。今所遗存者得分为三类:(一)第一类包含两个护教辞和与推芬对话,皆出自作者真笔。后者的汉译,本卷编入第八部。 这里我们只选译第一护教辞。(二)第二类,如对希腊人的讲辞等七种,部分恐亦为游斯丁所作,但部分或只是托名。(三)第三类则已考证为绝非游斯丁的真品,其中甚至显为尼西亚会议后的著作。


对于这样的一位既有「基督教护教士」更有「基督教殉道者」的「美誉」的游斯丁先生,你还能对他本人以至他的「神学」说好说歹吗?即或他的观念略有偏差或受时代局限,也「瑕不掩瑜」且「功大于过」呀!

对于这位颇近乎「鞠躬尽瘁」地为基督教「护教」还最终「殉道」的「宗教烈士」式的人物,我的感觉也是十分矛盾的。我无法否认他的认真态度,也不想用太多「阴谋论」去联想他的「背景」和动机,再者,他的论述之中也的确不乏对基督是「神的儿子」及基督「十架受苦」的描述以至宣认,在信仰上说,至少看上去比「伪训」整全可靠──或说「接近真版」──得多。


如果大家实在无聊,除了我早前建议大家读的《与推芬对话》之外,最好也一读他的另一大作《第一护教辞》,好好自己「感受」一下,游斯丁的神学论述,看上去真是好像「面面俱圆毫无破绽」似的,顶多只是「哲学味」及「理论性」稍为重了一些,但应该是「无伤大雅」的,你甚至会以为因应那样的时代──要回应罗马当局与当时「上流社会」对基督教的猜疑以至逼迫,很有这样的「需要」哩!


但极深的信仰奥义与人间世故,就在这里。

我昨天说过,「真异端」或「最异端」是没有「异端相」的,「伪训」由于「过度标榜自己的正统性」,说「不依我们的说法的」都是假先知,不经意地就隐隐露出了自己的「异端相」。可是游斯丁就很不同,他「兼卑厚道」得多,虽然他的「神学」远较「伪训」全面和正规,却并不见那副吓人的「正统相」。


游斯丁的「神学」以至他的「为人」,看上去既「正规坚定」但又「温和雅致」,很有一副无比「平衡」的绅仕模样。


他在他的「皈依自述」中,强烈地表达了他对希腊文化中的「高等哲学」与「理性主义传统」的信任与爱慕:


哲学实际是最伟大的产业,而在上帝面前是最有荣誉的,惟有它才把我们引领到祂那里,并使我们与祂同在;因而那些注重哲学的人是真正圣洁的人。【与推芬对话(第二章)】


不过,他亦不忘指出希腊哲学的「不足」,甚至一一指出各个哲学流派的「缺点」,就是都只能触及表象或枝枝节节,各有各的「盲点」,都未能触及「道」──「最终真理」与「至高真神」云云:


可是,哲学究是什么,它为什被遣降至人间,却为多数人未曾察及,否则他们就不分为柏拉图派,斯多亚派,逍遥派,虚无主义者,因为这门学问究竟只是一个。我愿告诉你们,何以哲学成了多头。那些最初处理哲学,随而受敬重为闻达的人,曾为后起之徒蹈袭故辙,不更探究真理,只是赞谀前人的坚忍和自我励练,以及学说的新奇;各人皆以为自己所学自他老师的,必是真实的。加以,那群后起者又将这类东西递传给他们的承继人;而这个系统就被称为那拥有教义之父的名号。

我早先亦曾欲结纳这些学派中之一人,委身于某一斯多亚主义者;跟他花了相当的时间,其时我既不曾习得关于上帝的任何知识(因他自己也不知道,并说这样的教育并无必要),就舍了他而置身于另一人之前,他称为逍遥派之徒,他自以为聪明伶俐。这位先生接待了我几天之后,便要我讲定学费,好叫我们的交谊不致无利可图。为此之故,我也把他放弃了,深知他决非为哲学家。但当我心灵热切愿听特殊而值得选择的哲学时,我又来到一位很有名的皮他哥拉主义者,他自我陶醉于其智慧。我跟他见过一面之后,愿受业于他之门。他说:「那就怎样呢?你是否熟习音乐,天文,几何呢?你怎能期望认知任何足以导至幸福生活的方术呢,要是你尚不曾知那些科学呢?只是它们才能使灵魂离弃可感的物体,而就心智的对象,以致它能沉思那在本质上至美与至善的事哩。」他说这些学问的部门,告诉我它们都是必需的,而当我坦白承认对此毫无所知时,他就拒绝我作他弟子了。我当然不满意于那样大失所望的,因为我估计那人必有某种知识。但当我想到我不得不长期稽留在那些学科的研习上,我又觉舍不得在这样无可奈何的情形之下,我忽动念去会见柏拉图派,因他们的名声很大。于是我尽可能花了时间在一个最近定居在本城的人的身上。他是一位圣哲之士,在柏拉图学派中拥有高级位置。我学业有进,日作最大努力的自新。我一旦认知那无形的事物,便内心翱翔于理念之沉思,因而得于短期间内,自以为已成了智慧者。实则 我的愚痴到了这样情形,我满以为可以仰瞻上帝了,因为这是柏拉图哲学的目的。【与推芬对话(第二章)】


更为要紧的是,游斯丁之为「护教士」,在于他更加要指出(下文是通过一位身分不明的「老者」的口吻表达的)这些哲学流派统统都远远不如基督教之「古老」、「合理」且有「启示性」的真相,以此确立「基督教」的「过人之处」与「可信理由」:


远在今时以前,曾有一些比所尊为哲学家辈更古老的人存在,他们藉着圣灵讲话,预言将要发生而今果皆应验的事情。他们称为先知。惟有他们才明白真理,而宣告之于众人,他们对任何人也不敬畏,不受虚荣心的影响,单讲说那些他们在受圣灵感动时所见过和听闻过的事。他们的作品今尚留存,凡以信心阅读过它们的人,在事物终始 的知识上,与在哲学家应当知道的那些事情上,得到很多助益。众先知在其论说上不需使用证明,因为他们所见证的真理超乎一切证明之上,足值相信;但是那些已经发生了和正在发生的事,使你不得不拜服他们所说了的话;的确,由于他们所行使的奇迹,他们该受崇信,他们既荣耀了造物主,上帝和万有之父,也宣布了祂所派遣来的祂儿子基督。这些事,那充塞虚诳不洁之灵的假先知们,既不曾做,亦不能做,只是敢于演出一些怪诞的行谊,以达惊人骇世的目的,而荣谬误之魔鬼。但愿,最重要的是:光明之门向你敞开;因为这些事情没有人认识而理解的,除非上帝和祂的基督把智慧的心肠给他。 【与推芬对话(第七章)】


更夸张而近于离奇的是,为了标榜「基督教」如何高过「希腊哲学」,游斯丁甚至认为柏拉图的好些哲学观念是「抄袭」摩西的:

你们可懂得柏拉图关于上帝创世的陈述,乃是藉自我们的教师,即由众先知所说的预言。柏拉图说上帝把那无形状的物质变作世界,这些话正如我们上面表出便是那位第一先知摩西所说过的,他比希腊诸作家遥为古昔,先知的灵藉了他,指示了上帝最初怎样地与从什么原料形成了世界,而预言:「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因而,柏拉图及其附和的人,连同我们在内,都懂得了,而你们也能信服,整个世界是由上帝的道所自物体创造,如摩西所说了的。 而我们又知道诗人们称说「暗神」,也即是摩西所曾说过的。【第一护教辞(五十九章)】


柏拉图在他提缪士里,讨论到上帝儿子的性能,曾说:「神将其子用X形刻印在宇宙中」,他是同样地袭自摩西的著作的。摩西是记着如何如何在那时以色列自埃及逃出来,在旷野里受毒兽的包围,有蝮蛇、蟒,及各种毒蛇,都是咬死人的;摩西受了上帝的感动与影响力,拿了铜牌,作成十字架形,置之于圣洁的帐幕上,而对百姓们说:「你们如一望这个形状而相信,就必得救。」(民廿一 8)这样一来之后,书中记着,毒蛇都死了,传说以色列百姓就逃免了死亡。柏拉图读到了这些记录,不曾正确理解及明了它即是十字架的象征,却认它为一种X形,所以说有那仅次于上帝的权能,被安置于宇宙中,作X式。【第一护教辞(六十章)】


好了,大家看得出这样的「护教」,到头来是「护教」还是「害教」吗?说得更「残忍」一些,就是像游斯丁这样的「宗教烈士」的「殉道」,究竟是殉他「自己发明附会的道」,还是殉「基督的道」?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