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两条死路(下篇)  

2014-05-10 14:16:46|  分类: 【圣经研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条死路(下篇) 

 

一、悬疑难决的卖主日(周三) 

 

在主耶稣的受难周里面,卖主日(周三)这一天的「行程」最难确定,甚至「时序」上也有明显的冲突。关键是马利亚献香膏的事件似乎是发生在这一天,但又似乎是发生在好几天之前(可能是上一个周五)。马太福音 26:1-7 说到: 

 

耶稣说完了这一切的话,就对门徒说:「你们知道,过两天是逾越节,人子将要被交给人,钉在十字架上。」那时,祭司长和民间的长老,聚集在大祭司称为该亚法的院里。大家商议要用诡计拿住耶稣杀他;只是说:「当节的日子不可,恐怕民间

生乱。」 耶稣在伯大尼长大痲疯的西门家里,有一个女人拿着一玉瓶极贵的香膏来,趁耶稣坐席的时候,浇在他的头上。...... 

 

第一节「耶稣说完了这一切的话」,参照上文廿四至廿五章,指的是主周二于橄榄山上的大段末世讲论。经文跟着说「过两天是逾越节」,然后再提到献香膏事件(有一个女人拿着一玉瓶极贵的香膏来......)。逾越节晚餐是发生在周四晚上,这样,顺理成章,「献香膏事件」就应该发生在周二的末世讲论与周四的逾越节晚餐之间,即周三的晚上。马可福音14:1-3 的记载亦似乎同意这个时间顺序: 

 

过两天是逾越节,又是除酵节,祭司长和文士想法子怎么用诡计捉拿耶稣,杀他。只是说:「当节的日子不可,恐怕百姓生乱。」耶稣在伯大尼长大痲疯的西门家里坐席的时候,有一个女人拿着一玉瓶至贵的真哪哒香膏来,打破玉瓶,把膏浇在耶

稣的头上。...... 

 

不过,在 A两件顺序事件之间记载了 事件,却并不一定意味 AB三件事件是完全顺序的。事实上,约翰福音 12:1-3 就非常「扫兴」地指出另一个时间顺序: 

 

逾越节前六日,耶稣来到伯大尼,就是他叫拉撒路从死里复活之处。有人在那里给耶稣预备筵席,马大伺候,拉撒路也在那同耶稣坐席的人中。马利亚就拿着一斤极贵的真哪哒香膏抹耶稣的脚,又用自己头发去擦,屋里就满了膏的香气。...... 

 

约翰福音这一句「逾越节前六日」,一下子就将「献香膏事件」提前了足足五天,由逾越节前一天变成前六天,搞乱了原本相当「工整」的受难周的时序。 

 

由于「逾越节前六日」一句毫无含糊之处,于是多数释经者就不得不将「献香膏事件」推前五日,放在耶稣骑驴入城之前的周五。至于受难周里面的周三呢,就只能留下一片「空白」了,或者成为一个莫名其妙的「安静日」。 当然,我最近不停提到「宏观释经」,叫大家学习「大而化之」,不要执着纠缠于那些枝枝节节上面。「献香膏事件」的准确时间或顺序,应该不是甚么大不了的事,必须这么介意甚至大费唇舌来解释一番。 

 

对,我也绝对不是执着那三天两夕的些微分别。不过,明明发生在好几天前的事,马太与马可为甚么要留在这里记载?大家要留意,自主耶稣骑驴入城那天开始,到主耶稣复活的那一日,每一天都是顺序记载的,为甚么这里忽然来个「大跃退」,倒叙回去几天前发生的一个「插曲」呢? 

 

老实说,我毫无兴趣做「时间考证」,更不会无聊到因此而怀疑圣经。倒是因我确信圣经是上帝「用心细意」写成的启示,不是机械的流水账或随机取样的行事记录,故此很可能含有「微言大义」。我不愿意错过天父给我们的每一个重要信息。简单言之,我十分想知道,这件明明不是发生在这天的事件,圣经为甚么要插在这个「位置」上?(见下图)这个「忽然倒叙」会不会别有深意,要给我们非常有用的提醒与启发? 

2014年05月10日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在主耶稣受难周的这一个「位置」上,唯一没有记载「献香膏事件」的是路加福音。那么在这个「留白」的一天里,路加又可有记载一些甚么重要的事件呢?我们看路 22:1-6: 

 

除酵节,又名逾越节,近了。祭司长和文士想法子怎么才能杀害耶稣,是因他们惧怕百姓。这时,撒但入了那称为加略人犹大的心,他本是十二门徒里的一个。他去和祭司长并守殿官商量,怎么可以把耶稣交给他们。他们欢喜,就约定给他银子。

他应允了,就找机会,要趁众人不在跟前的时候把耶稣交给他们。 

 

我们看到路加没有记述「献香膏事件」,却与其他两卷福音书相似,记述了犹大与祭司长之间的「秘密会面」和「勾结」,并最终达成了某种「卖主协议」。马太与马可同样于「献香膏事件」后马上写道: 

 

马太 26:14-16 当下(就是指献香膏事件后),十二门徒里有一个称为加略人犹大的,去见祭司长,说:「我把他交给你们,你们愿意给我多少钱?」他们就给了他三十块钱。从那时候,他就找机会要把耶稣交给他们。 

 

马可 14:10-11十二门徒之中,有一个加略人犹大去见祭司长,要把耶稣交给他们。他们听见就欢喜,又应许给他银子。他就寻思如何得便,把耶稣交给他们。 毫无疑问,在周三这一天里,犹大与祭司长之间一定已经达成「卖主协议」,相约相机行

事,要找一个没有群众在场的时机捉拿耶稣,再设法处死祂。至于发生在好几天前的「献香膏事件」,马太和马可都放在这一天的「位置」上写,非常明显的,就是「献香膏事件」与「卖主事件」两事,必定有非常紧密非比寻常的关系。事实亦正是如此!(见下文)  

 

总而言之,受难周里的「卖主日」(周三)并不是狭义的一「日」,而是犹大与祭司长之间的「勾结」过程的全纪录,始于好几天前在伯大尼的「献香膏事件」当晚,到逾越节晚餐的前夜,双方几经「交涉」而终于「成交」。所以,马太与马可,都将这个「协商卖主」的过程「压缩」记载在这一天里。 

 

我要郑重告诉大家,这个正正就是「宏观释经」的精神──不纠缠于无聊枝节,却执着于微言大义。所以,宏观视之,说「献香膏事件」发生于受难周的「周三」,并没有违反真正的「事实」。懂得这样宏观释经,就会发现圣经中许多所谓「不准确」的记载,其实匠心独运、意味深长、更加精确无误。 

 

现在,让我们回头细看这两件事件的非常关系。 

 

 

二、香膏之夜:基督誓死、犹大求生 

 

耶稣基督与加略人犹大的「两条死路」,正正就是在马利亚献香膏的这一晚正式决裂,分道扬镳。当晚,究竟发生了甚么事呢? 

 

太 26:6-13耶稣在伯大尼长大痲疯的西门家里,有一个女人拿着一玉瓶极贵的香膏来,趁耶稣坐席的时候,浇在他的头上。门徒看见就很不喜悦,说:「何用这样的枉费呢!这香膏可以卖许多钱,賙济穷人。」耶稣看出他们的意思,就说:「为甚

么难为这女人呢?她在我身上做的是一件美事。因为常有穷人和你们同在;只是你们不常有我。她将这香膏浇在我身上是为我安葬做的。我实在告诉你们,普天之下,无论在甚么地方传这福音,也要述说这女人所行的,作个纪念。」 

 

可 14:8 她所做的,是尽她所能的;她是为我安葬的事把香膏预先浇在我身上。 

 

约 12:7 耶稣说:「由她吧!她是为我安葬之日存留的。」 

 

我们清楚看到,主耶稣欣然接受马利亚献香膏,是决心预备「上京受死」的明确表示,开口闭口都是些「不吉利」的说话。当在场的其他人还是胡里胡涂的时候,「触角」特别敏锐的犹大,却终于意识到「大事不妙」...... 


1、耶稣原来并非「神棍」而是「疯子」 

 

犹大以他小人之心──他自己是「神棍」,想借助宗教为「幌子」招摇撞骗,替自己谋取上位取利的本钱──就以为主耶稣都是「神棍」,彼此彼此。所以,耶稣再伟大的信仰宣告,甚么舍身代死、天国降临、复活再来等等,犹大都视为呃神骗鬼的谎话,不过是用来哄骗无知群众,树立个人声望的手段而已。最终,不过想利用宗教号召力来建立自己的成就和功业。但在献香膏的席上,主耶稣清楚宣告,祂是心口如一地预了「上京受死」的。 

 

这刻,犹太才终于发现,眼前的这个耶稣基督原来是「讲真」的,祂真的以为自己是「救世主」,是「上帝的儿子」。意思是,耶稣原来并不是「神棍」,而是「疯子」。「跟着个『疯子』没头没脑去死,太傻了吧!──你一个人疯好了!」犹大心想,于是终于立心走上与基督决裂之路,结束三年以来的「假意同行」。 

 

2、伯大尼不是「叛乱基地」却是「葬身之所」 

 

在犹大终于发现耶稣是「发疯」的当下,「政治触角」超乎常人地灵敏的他,也嗅到敌人同样疯狂的「杀机」: 

 

约 12:9-11 有许多犹太人知道耶稣在那里,就来了,不但是为耶稣的缘故,也是要看他从死里所复活的拉撒路。但祭司长商议连拉撒路也要杀了;因有好些犹太人为拉撒路的缘故,回去信了耶稣。 

 

在伯大尼叫拉撒路复活,耶稣一人风光,却诛连十族,后果堪虞。犹大一直意想,与耶路撒冷只有两里之隔的伯大尼,是耶稣「聚众叛乱起事」的最佳「基地」,他甚至想象耶稣会在伯大尼的西门家里,开秘密会议策动谋反起事。只要耶稣「掌握先机」,那么拉撒路事件的影响就可以由「负」归「正」。可惜的是,这个耶稣却是大事不提,反与马利亚这个「小女子」婆婆妈妈,说生道死,没有叛乱意图、没有反抗准备,甚至在大敌当前杀机四起的当下,连逃跑的意识都没有。犹大发现,伯大尼这个「叛乱基地」,最终极可能成为他们十三师徒的「葬身之所」 。他想到一定要设法脱身,而卖主划清界线就是最妙一着。 

 

当晚,犹大卖主之心已「起」,甚至初步秘密接触祭司长「谈判」(大意是想转做「污点证人」顶证「上司」以求脱罪)。不过,他卖主的心却仍然未「决」,因为惯于投机观望的他,还想「留有一手」,还要「观察」一下接下来耶稣的「最后表现」。结果呢?当然令犹大彻底失望──耶稣不但没有好好利用群众对衪的支持「起事」,反而跑进神圣不可侵犯的圣殿里去「搞事」,终于「得罪全世界」,落得众叛亲离。最后为求自保,别无选择,于是犹大再去密会祭司长,双方正式达成「卖主协议」。 

 

总而言之,同一件事──「献香膏事件」揭示了主耶稣「必死」的决心,同时,亦启动了犹大要竭力「求生」自保之心。原来,三年多以来,犹大与主耶稣只是「貌合神离」地并肩同行,到了这一夜,终于生死殊途,各行各路。 


三、尚余四天──将计就计、水到渠成 

 

随后四天发生的事,大家都比较熟悉,有些更是我在其他场合解说过的,所以我只会简单说一些要点。(详细日程及路线可参看十一月十九日《网志》附上的两个附件) 

 

1、预备日(周四):预备了千年万载 

 

A、上帝羔羊--主必预备(正解「耶和华以勒」) 

 

圣餐席上没有「主菜羔羊」,因为主自己就是上帝预备了千年万载,为我们献上赎罪的逾越节的羔羊。 

 

记往,坊间有些人乱解乱用「耶和华以勒」(主必预备)这词,说上帝怎样供应你身心灵百般需要,完全乱解一通。「耶和华以勒」典出亚伯拉罕献以撒事件: 

 

创 22:12-14 天使说:「你不可在这童子身上下手。一点不可害他!现在我知道你是敬畏神的了;因为你没有将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留下不给我。」亚伯拉罕举目观看,不料,有一只公羊,两角扣在稠密的小树中,亚伯拉罕就取了那只公羊来,献为燔祭,代替他的儿子。亚伯拉罕给那地方起名叫「耶和华以勒」〔就是耶和华必预备的意思〕,直到今日人还说:「在耶和华的山上必有预备。」 

 

这「主必预备」的「羔羊」指向的只可以是基督自己,不是甚么「身心灵需要」!上帝预备的是代以撒死的救赎羔羊,不是供他两父子烧烤顶肚的「BBQ 羔羊」!!! 

 

B、犹大--坏死不能运作的心灵 

 

主餐席上,主明示暗示,要最后挽回犹大,可惜犹大的一伙心,先是贪生,后是怕死,除此之外,就甚么都听不到,仍是决意卖主。(详细请看主题页「股神之死」) 

 

C、细意叮咛--不一样的末了的话 

 

在福音书的末端,主耶稣说了好几大段「末了的话」──对世界,是关乎世界终局的末世预言(太 24);对文士和法利赛人,是前所未有的大指控大咒诅(太 23);但对祂的爱徒们,却是一席深情无限、苦口婆心的细意叮咛(约 14-17)。至于主会对你说甚么「末了的话」,端在乎你是祂的甚么人!而你是祂的甚么人,则在于你把祂当做甚么人。 

 

D、主死谁手?--犹太教的终极败坏 

 

最后,犹大「出去」,与祭司长等犹太教领袖联手密谋杀害主耶稣。上帝透过摩西设立的犹太教,现在,竟成为逼死上帝儿子的主谋──犹太教的堕落,去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匪夷所思吗?难以想象吗?但这是事实!末世将会「历史重演」,耶稣基督创立的教会,亦将会变成「反基督」的大本营。更加匪夷所思,更加难以想象!但是,这个亦必会成为事实!──听得入耳的,请听! 

 

2、受难日(周五):这日赦罪,这日定罪! 

 

A、三司会审两头和合政教合一--全世界大联盟 

 

之前说过,法利赛人、撒都该人、希律党人,原本三个不咬弦的犹太教派,为对付共同的敌人──耶稣基督,结成了「宗教大联盟」。现在,代表罗马宗主国的彼拉多、代表犹大地方势力的希律王、代表民间宗教力量的祭司长,对耶稣进行「三司会审」,并达成「共识」,名目理由虽各有不同,但「一致裁定」的是「耶稣该死」。原本为仇的彼拉多与希律两巨头甚至「成为朋友」。如此,就不只「三教合流」,更是「政教合一」了。末世敌基督与假先知结成「政教大联盟」,合力敌抵主耶稣基督及祂的再来,情况大同小异,大家自己去「会意」一下。 

 

B、一步之差千古遗恨--犹大吊死先行一步 

 

在耶稣基督被卖、被捕、被判罪却未死以先,比祂「先行一步」,先死的却是一直「不想死」的犹大。人算不如天算,这就是最经典的例子,结语里我会再补充说明一些。 

 

C、耶稣殉难--空前绝后的集体谋杀 

 

最后,主耶稣难殉,被钉十字架,但那不是「温情主义者」想象出来的「伟大犠牲」,令万人「感动落泪」的动人场面。这,完完全全是一场真真正正罪大恶极无可饶恕的「集体谋杀」,是最邪恶的集体罪行。我们必须明白,基督受死带来「赦罪」,是!但基督受死同时亦带来「定罪」──人类犯下史无前例、无以复加的大罪,若不悔改,天父终有一天会来,为祂无辜被杀的儿子追讨血债,向全人类──杀害祂儿子的凶手──讨回公道!这就是末日大审判「为一切义人(当然包括最无辜的主耶稣)伸冤昭雪」的关键意义! 

 

D、封冢守墓--从此世界是「我们」的? 

 

无知自义的恶人们却是「不识死」,以为「封冢守墓」──封住、守住耶稣的墓地,主就不会复活,他们都可以安枕无忧,永远霸占着手上的既得利益。他们发梦也想不到,故事原来未完...... 

 

3、坟墓日(周六):等待是最深的功课 

 

这一天,似乎很「平静」,甚么也没有发生。但「平静」,对于一直相信、追随基督的人来说,就代表上帝的「退隐」、「淡出、「沉默」,而这种「平静」,却是每一个曾真实向基督动心动情的人,最难以忍受的! 末日真正难捱的,不是泛泛的灾变、苦难、逼迫,而是这一切所给我们的「感觉」和所暗示的信息──上帝已经退出世界了,祂已经撒手不管了,任由我们自生自灭了!须知难忍的不是那些灾变、苦难、逼迫,而是过去的忠诚与追随,原来尽是「枉作多情」的无情嘲讽。世界仍是恶人当道,或者只是如机械般运转。上帝跟本没有向你说过话,是你自作多情胡思乱想;或者事过境迁,说过的都不算数了。这个时候,必有许多人不断对你说: 「你的神在哪里呢?算了吧!放弃吧!」 

 

末日的真正可怕之处,是上帝表面上的沉默。坟墓日,四野无声,门徒抚今追昔,思潮起伏,过去追随主的日子疑幻疑真;末日,对我们来说,都必如此。要坚持,要在上帝的沉默中,相信,相信祂曾经说话,亦终必会再开口说话。祂决然不是「哑巴偶像」! 

 

4、复活日(周日):七日功成──天父从未失手 

 

忍耐到底,必然得救。──上帝用七天创天造地;约书亚用七天攻陷耶利哥;启示录亦以三个七的循环(七印、七号、七碗)终结一切末世流程。由主耶稣骑驴入城,到祂荣耀复活,也是「七天」──用七天完成了祂舍身救人的伟大工程,可说是另一个「创世记」。 

 

七日功成,上帝从未失过手!──我们要对天父有信心呀! 

 

 2014年05月10日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结语、最后「两度打叉」的生途死路 

 

两条死路──自主耶稣从加利利出发往约旦河外去,一直,都多番宣示祂要「上京赴死」,要踏上死路。犹大也一路「跟从」,但他一直以为主耶稣是说说而己,没有意想这条实实在在是一条「死路」。到马利亚献上香膏的席上,犹大终于认识清楚,追随耶稣基督原来真是一条如假包换的死路!于是,最后关头,他「打叉」了,偏离基督的「主干道」,要自己走自己的「生路」。到临门一步,犹大的路与基督的路终于「分叉」,各行各路。犹大意想,耶稣要走祂的「死路」,他却要走自己的「生路」:(如下图)


 

但犹大万万想不到,这条「分叉」的路,最后竟再「打叉」成为截然相反:(如下图) 

 

犹大不想死,最终却畏罪自杀而死;主耶稣舍生赴死,最终却复活得生。 

 2014年05月10日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基督的路,求死而得生;犹大的路,求生而送死。 

 

生死之间的奥秘,原来,必要用心灵的眼才能参透。末世的日子亦必如此。昔日,主耶稣与犹大的两路死路,一条「假死」,一条「真死」,都已活现在大家面前。现在,临近末世,在我们眼前的,又是两路死路,同样是一条「假死」,一条「真死」。 

 

弟兄姊妹,你要如何抉择呢?希望这篇信息能给你一点提示。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