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基督教伪(造)史考(六)  

2014-04-28 17:48:50|  分类: 【基督教伪(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督教伪(造)史考(六) 

              

所谓「正统」,字眼上、概念上、仪式上,以至「一般」宗教道德理性上的所谓「外在正统」,远远不如「关系情份」上的「内在正统」


读伊格拿丢及坡旅甲的书信(也可包括爱任纽提到他们的文字),给我们的,正正就是这种能够予以我们无比亲切感以至安全感的「内在正统」。因为他们断不只是对主耶稣基督及众使徒有泛泛的所谓「正确认识」,像许多造作正统的「牧师学者」那样,更是有跟他们的「真实认识」,像使徒约翰曾经见过基督、摸过基督,还侧身挨过在祂怀里,又像摩西「面对面」见过上帝那样。


我们需要的,是这样的「内在正统」

坡旅甲的「刚烈」

在《坡旅甲达腓立比人书》及《关于圣坡旅甲殉道的书信》中,我们都可以很深刻地感受到「主内一家」的亲切味道。这种「味道」,却不是靠华丽的宗教包装与堂皇的宗教仪文(像眼下的什么「教皇封圣」),也不是靠高超玄奥的神学哲理(这是希腊哲学家及希腊化的「教会」最爱搞的),也不是靠大锣大鼓的什么「运动」(这是好大喜功的清教徒的至爱),而是靠着从主耶稣基督开始,到众使徒再到伊格那丢以至坡旅甲等一系列的「殉道故事」建立与扣连起来的。


在给腓立比人的信中,坡旅甲首先就是这样写道:

我在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里,与你们万分的快乐,因为你们效法了真正爱心的榜样,并利用所得的机会,帮助了那些受捆锁的人,一路护送,这捆锁对圣徒真是合适之物,作为上帝和我们主所确实选择者之荣冠。我更快乐的事是你们根基稳固的信心,在过去岁月中为世人所称誉的,如今仍然旺盛生长,结成果子归给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祂为了我们的罪孽忍受苦难以至于死,于是上帝就解除了阴间的权势而使祂复活了(徒二24)。


坡旅甲大大称赞腓立比人,原因之一是他们「帮助了那些受捆锁的人(其中就包括了不起的伊格那丢),一路护送」。那可不是「一般的爱心表现」,而是表明了他们甘心乐意参与和有分于「圣徒的捆锁」──「这捆锁对圣徒真是合适之物,作为上帝和我们主所确实选择者之荣冠」,更要紧的是这「圣徒的捆锁」的规模与典范,不是出于「一般的宗教英雄主义」(后来有些人如此歪曲了,稍后会说到),而是奠基于那位「为了我们的罪孽忍受苦难以至于死」的主耶稣基督及祂的十字架的。

后来,坡旅甲言行一致,步先人脚踪,也轰轰烈烈地走向刑场为主殉道:


当坡旅甲被推至案前的时候,罗马总督问他,他是不是坡旅甲。坡旅甲承认了是的时候,总督打算劝他否认基督,按通例对他说,“爱惜你这么大的年龄吧”等等。也照样劝告说:“向该撒大帝真名赌咒,称悔,说句打倒这些无神论者吧”【笔者按:当时一般人见基督徒崇拜时没有「神像」,竟以他们为「无神论者」】。但坡旅甲以严肃的神容,四顾场内一切非法异端的群众,向他们摇手,而后仰望上天,说:“打倒那些无神论者吧。”但当总督催他,而说,“宣个誓吧,我会释放你,骂句基督吧。”坡旅甲却说:“我做了祂的仆人八十六年了,祂不曾待坏过我,我怎能亵渎那救援了我的君王呢?”


就是围绕着这一系列「殉道故事」,主耶稣、众使徒以至众教会,于是成为了一个共死同生的「殉道共同体」。早期教会,就是这样「合一」,这样互相认定以至彼此厮守的──多美啊!!!


在《关于圣坡旅甲殉道的书信》中,末了的两段就这样写道,说明士每拿教会如此着意保存和传述坡旅甲的「殉道记录」的原因:


当百夫长见到犹太人所掀起的喧争,他就照往例把尸体放在火中,烧它。这样,我们最后就拾取了他的遗骨,这比之宝石还更宝贝,比之黄金还更贵重,我们就把它们安置于适宜之所。在那处,主会准许我们按照我们力所能及,来在一起快快乐乐,年年庆贺他的殉道日,一方面纪念那些已经竞赛得胜的人,另一方面为那些将要遇见同样竞赛的人作训练和实习。

这就是有福的坡旅甲所遇到的,虽则他,连同那些来自非拉铁非(参启一11)的合算,是士每拿第十二位殉道家,他特别给全众留下纪念,所以他在所有各地都被称道,甚至在外教人当中。他不但是一个著名的教师,并且是一位特出的殉道家,他的殉道是为一切人所愿模仿的,因为它是依照了基督的福音。他藉了他的坚忍,克服了不义的统治者,赢得了不朽作为他的华冠,他荣耀着上帝和全能的父,与众使徒及一切义人一同喜悦,他也称颂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我们灵魂的救主,我们身体的统宰,全世界公教会的牧人。


原来,士每拿教会并不是为了「标榜个人」,留下坡旅甲的遗骨更不是拿来做「圣物崇拜」,像天主教到现在还在作的那样--看到令我作呕:

梵蒂冈为两位前教宗举行封圣弥撒

两位前教宗的 圣 物 获教宗亲吻。圣 物 分别是若望保禄二世在2011年宣福礼,展示过的血液,以及若望廿三世2000年宣福礼,展示过的一小片皮肤。圣物在今次同样公开展出,供信众崇敬。


士每拿教会却是要将这样的殉道见证与殉道精神传与后辈子孙,「为那些将要遇见同样竞赛的人作训练和实习」

如此之「训练和实习」结果颇有「成效」,坡旅甲殉道(主后 155 年)后的 20 余年后,在北非迦太基(加大果)就有六位斯吉利教会的信徒(估计也是教会领袖),效法使徒保罗以至上述「士每拿十二烈士」等的殉道见证,前仆后继,也忠心到底,为主殉道。

《斯吉利殉道者行传》

当拍热森(第二次)和革老底努任罗马执政的时候,七月十七日那一天,在加大果,审判厅里安排了斯泊拉都,纳查路,吉抵努,多纳达,瑟孔达,和维斯底亚等六个犯人。

撒土尼努总督说道:你们如果改过回心转意,便能赢得我们的主子皇帝的恩赦。

斯泊拉都答说:我们从不曾作恶,我们没有随意作过坏事,我们也没有过口出恶言,而即使受了冤屈,我们还是存心感谢;因为我们听从我们的皇帝。

撒土尼努总督说道:我们也信教,而我们的宗教很单纯,我们当着我们的主子皇帝之护卫神面前而矢誓,为他的福祉而祈求,像你们也都应当做的一样。

斯泊拉都说:你如愿意平心静气听我所讲,我便能把真正单纯之奥妙说给你听。

撒土尼努说:你如一旦胡乱评及我们的神圣祭拜,我就决不欲听;我愿你指我们皇帝的护卫神而发誓。

斯泊拉都说:我不知道在这世界上的帝国,我无宁服事那位无人看见过,也不能用这些肉眼(参提前六16)看得见的上帝。我不曾犯窃盗,如买东西,必付税款;因为我认识我主,万王之王,万国的皇帝。

撒土尼努总督对其余的插嘴说:停口这种辩说吧。

斯泊拉都说:作谋杀的事和说假见证,才是坏的狡辩。

撒土尼努总督说:不要跟这种傻子为伍。

吉抵努说:我们不怕任何别个,只畏惧我们在天的上帝。

多纳达说:对该撒就尊敬之为该撒;对上帝就要畏惧。(参罗十二7)

维斯底亚说:我是一个基督徒。

瑟孔达说:我是什么,我就愿是什么。

撒土尼努对斯泊拉都说:你是否坚持为一基督徒?

斯泊拉都说:我是基督徒。他们也一律是的。

撒土尼努总督说:你们有再考虑的余地吗?

斯泊拉都说:对这样正直的事,毫无再加考虑之余地。

撒土尼努总督说:在你箱子里的是些什么物件?

斯泊拉都说:圣书和保罗的书信,他是一个义人。

撒土尼努总督说:缓判三十天,等你们再想一想。

斯泊拉都重再说:我是一基督徒。

他们也一律这样说。

撒土尼努总督于是从文牒上宣读判决词:斯泊拉都,纳查路,吉抵努,多纳达,维斯底亚,瑟孔达,以及凡自承为信奉基督教等一干人众,虽被给予机会回心遵奉罗马习俗,但皆顽强不听,应予判决,概处斩首之刑。

斯泊拉都说:我们感谢上帝。

纳查路说:今天我们是在天的殉道者。感谢归于上帝。

撒土尼努总督命传令官宣布:

本总督命令斩决斯泊拉都,纳查路,吉抵努,维徒流,腓力斯,亚居里努,来旦丢,雅努雅流,革尼柔撒,维斯底亚,多纳达,和瑟孔达。

他们那群人都一致说:多谢上帝。

于此他们一律戴上了殉道的荣冠,而与父子圣灵一同统治世界,直到永远。阿们。


我这里必要非常强调,这些人不是「喜欢做烈士」所以殉道,就如坡旅甲最初也试过「逃跑」,而是因为爱主、忠于主,或是因为要保护或坚固其他信徒而殉道的。将「殉道」变成「英雄主义」,变成「功德」,完全是异端想法,绝不符合我们的信仰的真正「传统」(正统),稍后详说。


坡旅甲的「柔情」

关于坡旅甲的事迹并不仅仅是他那段「轰轰烈烈」的殉道故事,就如他的书信上也有好一些好像比较「一般」、「平淡」甚至「老套」的教训,例如:

抑制一切的不义:诸如贪婪,爱财,说凶恶的话,造假见证等;不以恶报恶,以辱骂还辱骂(彼前三9),以打击还打击,以咒诅还咒诅……

做长老的当仁慈和蔼,怜恤众人,指示迷路彷徨之辈回至正途,照料一切弱者,不可怠忽寡妇孤儿或穷人,凡在上帝和世人眼前认为善的,都要准备去作(箴三4;林后八21;罗十二17),又当克制一切忿怒,不偏待人,除去偏见,戒免武断,禁绝贪财……。


不过,这些说话仍然是坚实地奠基于主耶稣基督的受难、复活、再来与审判的真理规模之上,绝不是泛泛的「宗教规章」或「道德要求」。

坡旅甲一方面不像许多「牧师」那样,只会按照着宗教常识甚至「宗教包装的人本主义」,讲些「好人好事」等类的「一般道理」;另一方面,他却又不像许多「学者」那样,专爱「创作」或「推论」出些无中生有的「玄思哲理」,所以就有人批评坡旅甲「无甚创见」。


对,坡旅甲的确没有什么「创见」,他所说的,在某意义上说也是「一般道理」,之不过,那「一般」却是「使徒的一般」,而不是「常识宗教的一般」。

凡不承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反基督的(约壹四3;约贰7),凡不认十字架为证据的,就是属于魔鬼的;凡歪曲主的训言,而肆他自己的私欲,并且说没有复活和审判的,那种人即是撒但的长子。所以我们当弃绝那无知群众的愚昧和他们的邪说,我们要归依那从起初便传给我们的真道……。

当知道,「道成肉身」,是使徒约翰的「一般道理」,「十架赎罪」,是使徒保罗的「一般道理」,坡旅甲毫不介意人们说他没有「创见」,甘心乐意死死持守这些「从起初便传给我们的真道」。


这便是使徒们交下的「福音第二棒」,坡旅甲接得牢牢稳固。

 

却是,「有血有肉的真正统」与「机械堆砌的假正统」又有所不同。假正统往往很容易就沦为一成不变不近人情的「教条主义」与「律法主义」,对具体个别的处境,只一味「讲原则」,无真切的关怀、同情和谅解。坡旅甲等真牧者是不会如此的。譬如他对腓立比教会的「教训」虽然大都十分「一般」,却也不是「一般」到只不过是一堆放诸四海皆准的「正统神学」及「标准道德」,而没有任何具体到肉的「细节」与情味。


请动心细看以下这一段:

瓦伦斯曾在你们当中做过长老,他竟不明白他所受的职位,我很为之忧伤。所以我劝你们务要戒除贪婪,保持清洁诚实。你们要远离各样的邪恶。倘若有人在这些事上不能克制自己,怎能禁止别人不犯呢?任何人若不能克制贪婪,他就会沾染拜偶像的污秽(弗五5;西三5),而和那些“不晓得上帝的裁判”(耶五4)之外邦人一样,同受审判。我们岂不知保罗所说“众圣徒要审判世界”的话吗(林前六2)?然而我既没有看见,也没有听闻过在你们当中有这样的事,有福的保罗曾在你们当中作过工夫,也在他书信里称你们为他的荐信(林后三2)。他在一切认识主的教会中把你们夸口,那时我们尚未认识主。所以,众弟兄哪,我着实为瓦伦斯和他的妻难过,但愿主赐给他们有诚实的悔改(提后二25)。你们对于这件事也要平和,“不要以他们为仇人”(帖后三15),当视他们为因过失而迷途的会友,唤他们回来,这样,你们可使你们全体得救。你们这样做,就把你们自己建立起来。


原来,腓立比教会虽然一向「声誉甚佳」,就连保罗也曾经在信上大大称赞他们。但是,现实之中是不会有「完美教会」的。就在那个时候,他们当中就有一位同工(长老),叫做瓦伦斯,「竟不明白他所受的职位」──我估计是犯了「亏空公款」甚至「挟带私逃」之类的罪行。坡旅甲「为之忧伤」,然后一方面严严训诫腓立比人「戒除贪婪,保持清洁诚实,……要远离各样的邪恶」,另一方面,又细意叮嘱他们「对于这件事也要平和,“不要以他们为仇人”,当视他们为因过失而迷途的会友,唤他们回来」。


在在可见,坡旅甲既有「保罗的刚正」,又有「约翰的柔情」,甚得使徒「真传」。这种「情怀上的正统」,才是更难能可贵的「正统」。


到信件的末了,坡旅甲再次提到众教会之间互相问候以至彼此探望及书信往来等等安排,「亲切」得无以用笔墨来形容。

你们和伊格那丢都曾写信给我,说如有人到叙利亚去,可以带着你们的信去。我若有机会就会这样做,或者亲自去一趟,或者派人代表你们和我去。我依照你们的请求,将伊格那丢写给我们的信,和我们这里所存的别些书信都送给你们。这些信和我这封信,一起送出,你们将能从它们大大得益。因为它们包含信心,忍耐,以及一切关于我们主所成就的道。若是你们听到了伊格那丢和他同伴的消息,请再告诉我们。【笔者按:此时伊格那丢已经押往罗马或仍在押送罗马途中,生死未知。】


我们看到,坡旅甲一面极其「刚烈」,敢以身殉道,一面又无比「温柔」,对群羊苛护备至,不仅在信仰教义上,更在信仰人格上继承了从主耶稣到众使徒到伊格那丢一直以来的真正「道统」,这就是「内在正统」


总而言之,教会之间有如此之温情细致的彼此关照,又有如此之轰轰烈烈的共死同生,才堪称为真真正正的「教会正统」,众教会本此「正统」结合起来,在基督的生死爱憎里合而为一,才配称为「大公教会」啊!


极力推荐大家读完伊格那丢和坡旅甲的全部书信及坡旅甲的殉道录,正面说,是好让我们知道我们第二世纪的信仰祖宗,是这样「正统」法的。他们是这样牢牢地接稳使徒传与他们的「福音第二棒」的。我们今天要执着与回归的,也应该是这个「正统」。反面说,是好让我们心中有底,就可以一眼看得出哪些是「次正统」、「非正统」和「伪正统」。


事实是,早在第二世纪,即与伊格那丢与坡旅甲同期,已经通街都是「次正统」、「非正统」甚至「伪正统」了。就是在我一直引用的这本《基督教早期文献选集》中,恐怖得很,已经有约多达四分之三是「有问题」甚至「极可疑」的了。稍后告诉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