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祖宗不可乱认(二)  

2014-04-22 10:18:50|  分类: 【信仰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祖宗不可乱认(二)                  

我相当同意所谓「文艺复兴运动」本质上是一场「现代西方人正式承认古希腊人做祖宗的运动」,不过,对于荷马史诗或「古希腊文明」在多大程度上是「伪造」的、现代白种人与古希腊和古罗马人究竟是否同根同种、西方文明是起源于欧洲本土的希腊半岛甚至雅典,还是来自小亚细亚、北非、中东甚至更远的中亚,以至于文艺复兴是不是由当代意大利犹太共济豪族一手策动的「文化阴谋」等等,我都不认为是重要到要像何新那样写出一本「伪史考」来的事。


没兴趣讲「阴谋」,我只讲「阳谋」。


我常以为讲「阴谋论」的人是很笨的。因为他要是拿不出「证据」,譬如什么「机密文献内部文件」之类,人家就必说他「没有证据」就随口乱说;要是他拿得出所谓的「证据」来,人家仍然会要他进一步的「拿出证据」来证明这些所谓「证据」的可信性。但都说是「机密文献内部文件」,又哪会那么容易就找到外在证据来证明它的可信性呢?若是这么容易就找到,还成其为「机密」或「内部」么?……如此狗咬尾巴团团转,你可以无休止地拿出「证据」来证明另一个「证据」吗?──算了吧!

甚深的世故是,人家要是想「信」,是不用「证据」的;要是不想「信」,你给他多多「证据」都没有用。


文艺复兴如何具体地成其为「阴谋」,我不知道也不打算深究,可是文艺复兴启动了「现代西方人正式承认古希腊人做祖宗」的「人本主义运动」,却是人所共知无需更多「证据」的历史事实。并且它以反教权反皇权谋人权为口号招牌,骨子里真正反的其实是基督信仰,又以所谓的「民主思想」与「资本主义」调教出狂妄贪婪的「现代心灵」,更终于建构出一个由「跨国财团」统治的世界格局,这也是分明可见的政治现实,毋需「阴谋论」也可以一目了然。我们天天都生活在「银行霸权」、「石油霸权」、「地产霸权」甚至「超市霸权」的阴影之下,就是明显不过的「证据」。


我之所以不像何新那样强调「文艺复兴阴谋论」的另一原因,是文艺复兴的真正重要性不过在于「正式」二字而已。


西方人甚至所谓「西方教会」,其实在很早的时候已经「认古希腊人做祖宗」了,只是未够「正式」或说仍然造作「含蓄」。西方「基督教」老早已经相当「希腊化」,从亚历山大学派的「柏拉图化」到中世纪经院神学的「亚里士多德化」,都是如此,绝对用不着等到十四世纪文艺复兴「伪造」一个希腊古文明之后。西方人老早就想造基督教的上帝的反,重投他们无法忘怀的古希腊、古罗马甚至古埃及的「老祖宗」的怀抱,文艺复兴不过是「机会来了」或说「时机成熟了」,于是就成为了他们呼朋引类联群结党一同起来跟上帝「正式」翻脸的一个「正式」开始而已。


文艺复兴前夕,意太利北部威尼斯、热挪亚及佛罗伦萨等城市出现了「教会」及「贵族」以外具影响力的所谓「第三阶级」,主要代表就是「城市商人」。表面看,「教会」及「贵族」代表「保守派」,而「商人集团」则代表「开明派」。后来这个所谓的「新兴阶层」以挂着各种招牌名目的「革命手段」,逐步推翻或者架空中世纪以来的「教权」与「皇权」,终而建构了今天「商人统治」的世界格局。


不过,「教会」及「贵族」之为「保守派」只是一个「相对」的话法,你却不要以为他们的「保守」就代表他们都极力「维护正统基督信仰」,一万个不是!


首先,你一定要知道中世纪的天主教会其实一点不「保守」。天主教一直都「蛮有创意」而且十分「开放」,中世纪经院神学在内容或形式上「吸收希腊哲学」就是一例;无数繁文缛节及「朝圣地拜圣人藏圣物」等迷信习俗,都是圣经没有而他们「无中生有」的;至于「炼狱说」及与之相应的「赎罪卷」,更是中世纪晚期即文艺复兴前不久「最新发明」的。


更重要的是,大家不要以为天主教会号称「保守」,譬如名义上反对「放高利贷」,就一定反对资本主义和反对大资本家。


你别太天真别太傻!


天主教会直到现在仍然是个「大资本家」,更何况在她几乎可以一统天下的中世纪年代?当时,教廷以宗教名义可以向「全欧洲」征税,加上从「朝圣」及卖赎罪券等「法事」得来的收益,肯定相当惊人。有如此之「着数」,就难怪在中世纪晚期时常有许多人「争着做教皇」甚至有同时出现两、三个「教皇」的奇怪局面。


教廷要向「全欧洲」征税及「销售」她的「宗教产品」,还要妥善保存及运用她的巨大财富,可是她毕竟不是「跨国财务公司」,没有太多这方面的「专业人材」,为着顺利进行如此庞大的「跨国经济活动」,结果,教廷就得请托当时新兴的「银行家」为代理。(具现代意义的银行起源于十五世纪初的意大利)文艺复兴的龙头大佬──佛罗伦萨的麦迪奇家族,就是看准了这个时机和教廷这个「大主僱」,设法「亲近」和巴结当时的教皇甚至「教皇候选人」,以成为罗马教会的「御用银行家」。


事实更不止于此,大力推动古典人文主义复兴的这个麦迪奇家族,你可想到,这个家族里竟然出了三个教皇,而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大力推销赎罪卷的「利奥十世」,他亦正正就是马丁路德发动货真价实的宗教改革时所要对抗的那个教皇。


我想何新可能没有留意到,文艺复兴时「重新发现」的「古希腊文明」可能并不是「伪造的」,倒是「基督教」,尤其是文艺复兴前后的那个「基督教」,却是「伪造」的,她早已经与或显或隐的「人文主义」或「古希腊文明」打成一片了。


马丁路德绝对不是反对「教会」,他反对的是被「人文主义化」或说「希腊化」的「伪教会」而已!


至迟在中世纪晚期,天主教廷本身其实已经很「人文主义化」了,否则麦迪奇家族又怎么可能「混进去」还做了三任教皇呢?到十六世纪,罗马甚至取代了佛罗伦萨,成为了文艺复兴运动的中心──天主教与人文主义者打成一片。至于从伊拉斯谟到慈运理到加尔文到清教徒等一系列「伪改教家」,亦不过是「基督教包装」的人文主义者,不过是想利用基督教名义来追求各自心目中的「社会改革」或「道德整顿」或「政治主张」或「宗教抱负」而已,其真实信仰与天主教的「功德主义」与「荣耀神学」,查无本质之别。


路德却四面开弓,他既反对天主教廷,也反对任何形式的伪宗教改革,于是乎人们就说他「暴躁」,「专横」,「不肯妥协」,甚至骂他「搞砸」了宗教改革运动。意思是,如果由「中庸和气」的伊拉斯谟或者「谨慎平衡」的加尔文来领导宗教改革运动,宗教改革就会更加「顺利」,说不定现在已经建立了一个像中世纪天主教会一般的「一统天下」的「基督教皇国」了。


路德其实老早已经不是宗教改革运动的领袖了,天下久已给伊拉斯谟、加尔文和清教徒等等各色「中庸主义者」及他们的子孙领尽风骚了。君不见好些「不暴躁」,「不专横」,还「肯妥协」的教会领袖,正在带领着普世教会与天主教「和解」,跟共济会「共融」,大搞其「万教归一」的勾当么?


唉,世事之曲折诡异,真不知如何说起!

在宗教改革前后,表面反对天主教的各路「伪改革派」,当然「不保守」,并且后来都成为了基督教包装的人文主义的温床。可是,你也别以为天主教就很「保守」,可知她「篡改圣经」的「创新能力」及她包容异教文化的「大胆性」,都大到你难以想象。


在那个年代,唯一真正「全面保守的死顽固派」──反对天主教,反对农民暴动(所谓民主革命),反对资本主义的,反对人本主义者的「自由意志论」等等,只有路德!


路德不是性格「暴躁」,于是见什么都反一通(自以为斯文理性的清教徒倒是如此),而是遵守其道「一以贯之」,不得不如此而已。


他反对这一切有一个共通原因,就是他「反对人」,目的是要「维护基督」。


路德不像清教徒之流「逢天必反」,他反对天主教的重心是她的「功德主义」预设的对人的能力与德性的自恃自信(这其实就是「人本主义」的一种),至于路德反对农民暴动、资本主义及「自由意志论」,同样是因为他反对这一切思想与行径预设的对人的能力与德性的自恃自信。


在任何意义上说,路都是「反人文主义者」,天主教及所有「伪改革派」,实质都是「人文主义者」,只是「批次与层次」略有不同而已。


何新说文艺复兴是为宗教改革铺路,可是他大概不知道宗教改革原来是有不同「版」的。譬如「路德版」与「清教徒版」,就有天壤之别


信仰至关生死的,是「认祖宗」问题,故而大家必需搞清楚马丁路德与其他「伪改教家」根本是不同「种」的,万万不要搞错祖宗认错亲戚。


怎样分呢?


大而化之,别管他们挂的是什么派什么教的招牌,只看他们对人的德性能力抱持的是「乐观主义」还是「悲观主义」(记得,一定要是最彻底的悲观主义,半点容不得伊拉斯谟式的「中庸」或清教徒式的「平衡」),你就分得出来,毫无难度。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