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带毒含菌的「纯正福音」(上)  

2014-04-10 13:58:32|  分类: 【信仰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带毒含菌的「纯正福音」(上)    


但凡教会,多多少少都会明言暗示她所传的必定是「纯正」甚至是「最纯正」的福音(或真理),既不「含菌」,更不「带毒」,甚至连「沟水」的成分都没有,总之纯正过纯正。一手模造了近现代主流教会的清教徒,正正是这一路「纯正主义者」的表者。


司布真(1834至1892)──十九世纪一位英国「大名鼎鼎」的清教牧师,就曾说过这样大言不惭的话:


加尔文所宣讲的古老真理,也是奥古斯丁所宣讲的,保罗所宣讲的,就是我今天一定要宣讲的真理,否则我就是对我的良心和我的神作假了。我不能修改这个真理,我不晓得有打磨一个真理尖锐边角的这种事情。约翰诺克斯的福音就是我的福音。那曾震动整个格兰的福音必定要再次震动整个英格兰。【来源

司牧师的「福音」究竟有几「纯正」?请诸君耐心读完下面的引文好看个明白。

(引文出自《全面的事奉》一书中的第五章。这书是我从旧书堆里无意之中检到的,中文版很可能已经绝版。)

……

话说我本无心于研究司牧师的「纯正福音」,可是我几乎「天生」就有一个心结,就是很想「研究」在国内「共济横行」海外「殖民扩张」的近代英国里,那些「英国牧师」尤其是「大名鼎鼎」的「英国牧师」究竟是怎么做「牧师」的,他们传出来的又究竟是哪一路「纯正福音」。没想到这本我有意无意中从旧书堆中检出来的司牧师的大作,就给我「大开眼界」。


这里先得介绍一下这位司牧师究竟怎样「大名鼎鼎」。人懒,照抄「维基百科」一段于下,有「兴趣」的,网上还有司布真小传可供参考。

1834年6月19日,司布真出生于英国艾赛克斯郡的凯维敦(Kelvedon)。他的祖先是荷兰清教徒,1568年避难来到英国。祖父是英国独立教会(Nonconformist)的牧师,司布真7岁以前与祖父同住,并喜欢上了本仁约翰(John Bunyan)的《天路历程》(The Pilgrim's Progress)。据说,他一生读了《天路历程》一百遍。


1850年1月6日(星期日),因受大雪所阻,不满16岁的司布真就近皈依基督教。第二天就开始逐家逐户派发宣教单张,并于在儿童的教会聚会中作教员,并昼夜读圣经。同年5月3日早晨受浸,正式加入基督教。16岁的时候,他受聘为乡村的牧师,在离剑桥(Cambridge)五里的水滩(Waterbeach)传教约二年半之久。

司布真没有上过大学,但他读书极其勤奋,特别有讲道能力,所以他从乡下一到伦敦就吸引了不少听众。

1853年12月,19岁的司布真被请去伦敦的新公园街聚会所(New Park Street Baptist Chapel)讲道。这是一 间可容1200人的礼拜堂,每次聚会却只有200人。不到一年,礼拜堂已人满为患。

1855年,教堂扩建,临时租用艾克特堂(Exeter Hall,可容2500到3000人)。照样爆满,聚会前一小时街上已经人山人海,交通阻塞。据说到会的人十分之九是男人,因为女人受不了这种拥挤。报纸评论说:「自从约翰卫斯理与怀特腓的日子以来,这种宗教上的狂热是闻所未闻的。」新会所落成后,又感觉不敷应用,必须另建大会所。于是再次扩建,再租用可容一万至一万二千人的舍里园音乐厅(Surrey Gardens Music Hall)三年。首次应用,即告满座,另有万余人无法入内。三年中(1856-1859),每主日平均有万人来听司布真讲道。1859年,美国大复兴扩展到英国,24岁的司布真使伦敦新公园街聚会所成为复兴的中心。他在伦敦讲道38年,使教会增加15000人。在他讲道时,常是人山人海,经常可以听到马夫喊道:「要去听司布真讲道吗?请坐我的车子。」听道者中,既有维多利亚女王、格兰斯顿首相,也有妓女、小偷,同样受欢迎。所以司布真被称为「近代的以利亚」。1861年三月间,都城会幕(Metropolitan Tabernacle)落成,连续31年,主日早晚均有五千人在内聚集。1867年首都会幕修理之时,租用农业大厦(Agricultural Hall),到会人数竟达二万人。

1892年1月31日离世,57岁。

总之,从 1850 至 1880 年代,司布真是英语世界最「架势」的牧师,连女皇陛下也曾来听过他讲道哩。至于上述引文,则大概发表于 1870 年代,那是司布真在他自己创办的「牧师学院」一年一度的「进修会」上的发言。


事实上,在那「同一个年代」,「架势」的何只司牧师及他「奋兴」之下的英国教会及相关的「传教事业」,还有得到不知哪个「天」的庇佑的维多利亚女皇治下的「大英帝国」的「海外殖民扩张事业」,也正值如日中天。自然,与之并生无可避免的,就是我们中国人连绵不绝的丧权辱国。


一八四二年,南京条约,割让香港岛予英国,对英赔款二千一百万银元,开放五处港口,丧失关税自主权……

一八五八年,天津条约,对英赔款四百万两白银,增开多处港口,丧失治外法权,容许鸦片(改称洋药)自由进口及买卖……

一八六零年,北京条约,割让九龙半岛予英国,增加天津条约之赔款至八百万两,开放天津港口……


正如圣经说「泉源从一个眼里能发出甜苦两样的水吗」(雅 3:11),我虽然天生不怕「奇想」,可也实在想象不到,从一个会贩卖鸦片毒品会四出抢掠的海盗国家传出来的「福音」,可以不「含菌」不「带毒」吗?

事实更不止于此。


这个时段,同样很有「架势」的还有英国共济会,尤其是它在英国皇室的巨大影响力。维多利亚女皇陛下,据云由于身作女儿身,不能摆明车马加入共济会做「正式会员」,不过,她的众多儿孙,包括爱德华七世,爱德华八世、乔治六世等,都大模大样「兼任」英国共济会的龙头大佬。从此,英国皇室与共济会「闭门一家亲」,直到如今。


这样的「共济邪国」可以出什么「福音」?还「纯正」?

你说:噢,你这就「一竹篙打一船人」

我说:如果他们是「一船人」,那我「一竹篙」把他们打遍,有何不可?

当然,剩下的问题是,他们都是「一船人」吗?

大家且回头再看一遍上面的引文,且待明天给大家一个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