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天谴论的正解与正用(十二)  

2014-03-05 16:19:30|  分类: 【天谴论的正解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叫大家对古希罗宗教的野蛮天谴论有更深的了解与印象,感受一下它究竟几「野蛮」,还请一读这「木马屠城记」的故事的神话背景。很烦,但也请耐心读完。


据荷马与希腊神话所载,这个故事的起因是源自一个金苹果。

这个故事的开端,就是海洋女神忒提斯(Thetis)与希腊国王佩琉斯(Peleus)的婚礼,原本宙斯与忒提斯相恋,但那时传说忒提斯的儿子(也就是未来的阿基里斯(Achilles))会比他的父亲还强大,宙斯害怕当年推翻他父亲的事重演,于是将她嫁给了著名英雄佩琉斯,避免影响他的政权。婚礼上邀请了很多神,唯独麻烦女神埃里斯(Eris)没有被邀请。她很生气,便抛出一个金苹果,刻着「献给最美丽的女神」。智慧女神雅典娜、爱神阿芙罗狄忒和天后赫拉都认为自己最有资格冠上苹果上最美丽女神的美誉。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最后她们飞到艾达山请求特洛伊王子帕里斯仲裁。三个女神都试图贿赂帕里斯:雅典娜答应让帕里斯成为世界上最睿智的学者;希拉答应让帕里斯成为天底下最有权势的君王;阿芙罗狄忒则以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作为贿赂。最后帕里斯忠于感官天性选择了阿芙罗狄忒。作为回报,阿芙罗狄忒施行魔咒,让斯巴达王国的王后,公认为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海伦和帕里斯共堕爱河。海伦为了爱情抛弃了她的家乡,丈夫墨涅拉俄斯还有稚女。帕里斯的行动惹怒了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其怒不可抑,于是向兄长阿伽门农求援,并联合希腊各城邦向特洛伊宣战。【来源


大家看到什么呢?

首先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天帝宙斯,自己杀父夺位不孝之极,自不免也担心将来儿子也会起来造他的反,为免后患,就将海洋女神忒提斯下嫁凡人,颇有找「代罪羔羊」给他「挡煞」的味道。之后是一个认真「麻烦」的麻烦女神埃里斯,因不堪冷落,就要「谴人」,丢个什么「金苹果」下去「搞局」,唯恐天下不乱苍生不死。再之后是三个一样「麻烦」的女神,「宫心计」似的明争暗斗,甚至出到「贿选」手段。如此这般的连锁反应,竟就导致了希腊人与特洛伊人的连年血战,生灵涂炭。


别以为这是「文学创作」,细节上或有一点,但希腊众神的形象确是如此的,并且如此低俗荒旦的宗教版本并不是「民间信仰」,而是希腊官方与上流社会几全体一致的共通信仰。


约略同期的中国人的宗教观念,未必铁板一块,都像道德天谴论那样的崇高理性,不同的族群或阶层的信仰自会有所分别,譬如商人就比周人迷信鬼神占卜,也更顾「实利」,道德境界明显低了一截。但取其整体,拿同期的中国宗教文化与希罗宗教文化比较,中国人的「超班性」仍是惊人的。


颇值得一提的是,希腊众神恒不知「孝」为何物,弒父夺位是很稀松平常的事。中国古人却一早以「孝」治国,连对天的信仰也充满感恩思报的孝思之情。这分别不只根本,亦很可以反映两个民族在「上帝记忆」方面何以会有如此不同的表现,一个尚有记忆一个完全忘掉。因为「孝」与「记性」(念恩报恩)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此外,还有一例可证中国古代宗教的「超班性」,就是先圣贤王虽然也相信和重视占卜,但他们的本心用意跟我们今天去求签算命非常不同。《尚书》有以下两段文字:


现在我(盘庚,商朝的中兴君主)的臣民由于水灾而流离失所,没有固定的住处,你们责问我为什么要兴师动众地迁居?这是因为上帝将要复兴我们高祖成汤的美德,治理好我们的国家。我迫切而恭敬地遵从天意拯救臣民,在新国都永远居住下去。因此,我这个年轻人不敢放弃迁都的远大谋略,上帝的旨意通过使者传达了下来;我不敢违背占卜的结果,而要使占得的天意发扬光大。(《尚书。盘庚》白话语译)


(箕子对周武王说:)用卜筮排除疑惑:选择任命负责卜筮的官员,命令他们掌管卜筮的方法。……任用这些人卜筮时,三个人占卜,应听从两个人相同的判断。如果你遇到重大疑难问题,你自己先要多考虑,然后再与卿士商量,再与庶民商量,最后同卜筮官员商量。如你自己同意,龟卜同意,占筮同意,卿士同意,庶民同意,这就叫做大同。你的身体会安康强壮,你的子孙会吉祥昌盛。如果你自己同意, 龟卜同意,占筮同意,卿士不同意,庶民不同意,还是吉利。……龟卜和占筮如果都与人的意见相反,那么宁静不动就吉利,有所举动就凶险。(《尚书。洪范》白话语译)


先圣贤王这样的占卜,跟我们今天的求签算命,从内涵到心态以至程序都相差极远:一是先圣贤王不是为着个人私利或琐碎事项而问卜,而是为国计民生的公事大事而问。二是他们对卜出来的结果非常认真敬畏,谨守遵行,不像我们今天那样,可以「求得下签当上签解」,甚或以为做场法事什么的就可以改变或化解卜出的结果,即根本不尊重天意。三是他们占卜及解卜的程序非常严格,颇有一点「科学精神」,譬如占卜并不排斥事先的理性咨询,还要多位卜师以不同的卜算方式互相印证和核实。


若你心清眼利,就应看出先圣贤王所以如此重视占卜,并不是迷信,而是对上帝非常敬畏的一种具体表现,就是深信上帝应该享有「投票权」以至「最终决定权」。


我们今天也求神问卜,古希腊人也求神问卜(譬如什么亚波罗神谕),但你几曾见过像中国先圣贤王这种道德庄严、恭谨敬惧、大公无私的用心和态度?今天,就是「教会开会」,也是「祈个祷」之后就各说各话,上帝早就「退席」或「避席」了。


反之,中国古圣贤王的占卜方式,倒与古以色列人的祭司用乌陵和土明求问耶和华的旨意的做法,出奇地相似。别忘了,使徒们补选使徒,也是用先提名后「摇签」的方式的,为什么要「摇签」?就是要将「投票权」以至「最终决定权」,拱手交给上帝。


我当然明白,中国人今天很「失礼」人,故此许多人今生来世都不愿做中国人。但我们确曾有很伟大的祖先,大唐伟业只是小事,先圣贤王的道德天谴论,才是最足以让我们引以自豪,今生来世都愿做中国人的传国之宝。


昨天说到,中国古代宗教的道德天谴论与希腊古代宗教的野蛮天谴论之所以有此天渊之别,是因为前者「尚记得」而后者「忘记了」。却是古中国人究竟记得什么,古希腊人又究竟忘了什么?


大家应该留意得到,我一直拿中国古圣贤王的道德天谴论与圣经启示的古希伯来人的有情天谴论比对,指出二者多有形神俱似之处。事实上,我之所谓中国古人之「尚记得」,重点正正是他们尚有与古希伯来人大体相同的「上帝记忆」,对上帝的存在、权柄、恩典与性情,还有相当准确的掌握。故而中国古书中的天或上帝,多多少少仍有耶和华的影子。而这「影子」,是你断不可能从宙斯身上找到一丝一毫的。要言之,中国古文明与希腊古文明的一个生死之别,就是中国先民尚记得上帝,尽管形象日渐模糊混杂,但希腊先民却早就把上帝忘得一干二净了。


信我,没有人是「忽然记得」或「突然忘记」的,中国先民之「记得」与希腊先民的「忘记」,一定各有他们的「祖宗遗传」。至此,我们甚至不妨大胆假设,从上帝观念的相似性,推想中国人与希伯来人很可能是来自同一个祖宗的,倒是希腊人是另出一系的。


话说挪亚洪水后,按圣经创世记第十章所载,挪亚的三个子系──闪、雅弗、含,逐渐散居各地。大体上,闪族往东及东南方发展,雅弗族往西及西北方发展,而含族则往南及西南方发展。按此推断,大大约约(这就够了),闪是亚洲人(如中国人)的祖先,雅弗是欧洲人(如希腊人)的祖先,含则是非洲人(如埃及人)的祖先。


实际情况当然远为复杂,各族边界断不会齐齐整整万年不变,经几千年来的迁移、兼并、混种,我们中国人的祖先是不是真的与希伯来人相同,都是闪族的后人,是谁都说不清楚的无头公案。无聊可以上网找找看看,说中国人是闪、含或雅弗的后代的说法都有,保证你眼花了乱。


抱歉我天生有「思古情」,却无「考古癖」,凡事都爱大而化之,甚至相信无需纠缠小节,只观其精义神髓,真相就可一目了然。


事实更是明明白白的,圣经本身一早就打破了肤浅的「血缘决定论」,亚伯拉罕家中的外族仆人照样受割礼,等同归入闪族,大卫的祖宗耶稣的家谱中,有迦南人(他玛、喇合)有摩押人(路得),并不十分「纯种」,保罗更明说「肉身作以色列人的不一定就是以色列人」,主耶稣更怒骂假仁假义的犹太人领袖都是「魔鬼子孙」。皆因人是看「外表」,耶和华却看「内心」。


可悲是「看外表」总是人的天性,读几年神学并不管用。我就看过太多肤浅得令我几乎「吐血」的「释经」,毫无层次观念,随随便便就拿闪、含、雅弗的「种族意义」来「对号入座」,把圣经曲解谬用到离天万丈。以下是我见过的其中一个最令我毛骨耸然的例子。


创 9:20挪亚作起农夫来,栽了一个葡萄园。21他喝了园中的酒便醉了,在帐棚里赤着身子。22迦南的父亲含看见他父亲赤身,就到外边告诉他两个弟兄。23于是闪和雅弗拿件衣服搭在肩上,倒退着进去,给他父亲盖上;他们背着脸就看不见父亲的赤身。24挪亚醒了酒,知道小儿子向他所做的事,25就说:迦南当受咒诅,必给他弟兄作奴仆的奴仆;26又说:耶和华──闪的上帝是应当称颂的!愿迦南作闪的奴仆。27愿上帝使雅弗扩张,使他住在闪的帐棚里;又愿迦南作他的奴仆。


针对「迦南」(含的长子)的后人后来会成为闪及雅弗的后人的「奴仆」的咒诅或预言的「应验」,有许多人这样「解释」:

「愿迦南作闪的奴仆,」这是豫言迦南人后来要作以色列人的奴仆(书十六10;王上九20~21)。

「使雅弗扩张,」意即使他多得地土。「使他住在闪的帐棚里,」意即使他同享闪的福分。

雅弗的后裔多占欧洲,闪的后裔多占亚洲,含的后裔多占非洲。历史上有一段时期,欧洲白人曾殖民亚、非裔地区,又占据巴勒斯坦地,奴役迦南人的后裔。

教会出自闪的后裔犹太人,却最先广为雅弗的后裔欧洲人所接受;故「使他住在闪的帐棚里」这句话,是豫表犹太人与外邦人在基督耶稣里两下合而为一,成功了教会(弗二11~18)。


近代欧洲人及美国人奴役非洲黑人,就曾经大模大样引用过这段经文来「合理化」他们的滔天大恶。

如此「释经」却分明犯了两个致命的错误:

一、把挪亚的判语当成宿命论式的咒诅;

二、按表面意思对号入座,将闪、含、雅弗纯作「种族解释」,无视其「属灵寓义」。


首先,只要你稍稍心清眼利,便应发觉,远在「闪族奴役迦南人」及「雅弗族奴役迦南人」的所谓「应验」之前,以色列人(闪族代表)早被埃及人(含族代表,含是迦南父亲)足足奴役了三百多年。《出埃及记》的典故,大家何竟全无印象似的?奇怪是,这个「闪作他弟兄含的奴仆」的重大史实并且喻意深远的信仰事件,却完全不见于挪亚对三个儿子的「判语」之中。


迦南当受咒诅,必给他弟兄作奴仆的奴仆;

耶和华──闪的上帝是应当称颂的!愿迦南作闪的奴仆。

愿上帝使雅弗扩张,使他住在闪的帐棚里;又愿迦南作他的奴仆。


更别忘了,出埃及记的典故亦申明一个根本的事实,就是天父上帝是非常憎恶奴隶主义的,尤其是奴役自己的弟兄。攻占迦南时,上帝容许以色列人迫令少数迦南人为奴隶,只是一时权宜,并且多有限制,与古希腊罗马人之虐杀奴隶与近代欧洲人之奴役黑奴,岂可同日而语混作一谈。拿这段经文来肯定蓄奴主义,更简直是丧心病狂。


此中生死关键,是这段经文中的闪、含、雅弗绝不应用「种族主义」来解释演绎,而只应以「信仰主义」来解释演绎,并且经文展示的决不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咒诅」,而是一个合情合理的「断言」


请谨记以下四点:

第一、你究竟属闪、含还是雅弗族,不是看你的血缘,而是看你的真实信仰与具体表现。全本圣经都强烈反对「血缘决定论」。


第二、那「成为弟兄的奴隶」的咒诅,不是给「生来作迦南人」的,而是给「自甘堕落作迦南人」的。岂不记得他玛是迦南人,喇合也是迦南人,却都成了大卫和主耶稣的祖先,不再是「被咒诅的迦南人」。主耶稣更曾盛赞一个迦南妇人,说她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人中都不多见。


第三、含的死罪,并不是他做错了某一件事,而是他明显「遗传」了大洪水前上帝至憎的两件致死大罪,一是「好男色」,二是「叛逆不孝」。含看见父亲裸体,竟不以为耻(好男色),也不知保护爸爸尊严(不孝),不第一时间就替爸爸「遮羞」,还很高兴似的去叫他哥哥来看。可见,他对大洪水前那「淫秽反叛」的罪恶世界,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亦即是还不知道上帝「发那么大脾气」是为了什么,亦即是不知悔改,亦即是大有可能重犯洪水前的滔天大罪甚至「教坏」他的众兄弟。事实正是,大洪水之后第一个带头作反的领袖宁录,正正就是含的后人。


第四、咒诅不直接针对含而针对他的长子迦南,意思不是「父债子还」,而是含如此之迷不知悔,必定会祸及子孙万代(包括闪及雅弗的子孙),点名「迦南」只是作个象征性的「代表」而已。

明白吗?

回到中国人究竟是否闪族的问题上,原则一样,重要的不是我们中国人是否真的是闪血缘上的后人,与亚伯拉罕同宗;重要的是,我们中国先民敬天重孝的信仰表现,的确与亚伯拉罕的「信法」至少有七分相似,故而在信仰意义上很可以算为闪的后人。


解经上,「对号入座」其实是可以,有时更是必需的,同题只是,你总得要有层次,知道那个「号」(闪、含、雅弗等名目招牌),究竟应该对应外表的血缘体面,还是对应内心的信仰承传──即是他们「记得」或「忘记」什么。

中国先民在信仰上反映出来的「记得上帝」,就是我们是「闪族后人」的最有力证据。


如果你真的晓得「对号入座」,我保证,针对同一段经文,你会解出完全相反的真相来,且待明天再说。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