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天谴论的正解与正用(二十四)  

2014-03-19 14:30:31|  分类: 【天谴论的正解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谴论的正解与正用(二十四) 

   

四、后使徒教会在「自我定位」上连番失误


凡事得实是求是,公公道道,不能说得太过。若说使徒去世以后的西方教会就乏善可陈「没个好人」,则不仅轻薄古人,也太过小看上帝了(因为祂总能替自己在这处那处「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与巴力亲嘴的」)


实不相瞒,鄙人也曾经花费过不少气力,读过好一些第二、三世纪的教会领袖的著作与生平,知道其中亦颇不乏「清流」,例如门徒约翰、士每拿主教坡旅甲以及里昂主教爱任纽三代教会领袖,从信仰到人格的一脉承传,就很令我感动。坡旅甲以八十六岁之高龄慷慨赴义为主殉道,爱任纽引经据典扬洒千言驳异端辩真道,都堪为典范。


爱任纽的释经很平实,绝少寓意解经法之牵强附会,处事为人也刚柔兼济,没有特土良的偏执极端,最重要是他着力持守信仰之为信仰,没有将基督信仰空泛化为「哲理思辩」或「道德修养」。我敢说,如果后世西方教会紧随爱任纽这一路线,必有一个完全不同的面貌;可惜是后世西方教会「用嘴唇尊敬他,心却远离他」。(太15:8)


爱任纽路线最重要和最可贵的一点,是它的「自我定位」非常准确,就是恪守和珍惜自己作为「使徒传人」的身分、荣耀与责任。爱任纽虽然未亲眼见过主,甚至未见过门徒约翰,但他对恩师坡旅甲曾经追随过门徒约翰的事迹,娓娓道来,彷如亲见,表现出欣羡不已,至于坡旅甲为主殉道的事迹,他也对后辈常常谈起,以为榜样代代相传。如此不论相隔多少代,都大可将自己视为「使徒传人」。当心,这不是说我们不敬重中间的师尊前辈,而是我们若敬重这些师尊前辈(譬如爱任纽之敬重坡旅甲),就当像他们一样的敬爱使徒,紧跟使徒从基督领受的遗教,彷彿是自己是「直接」从使徒们手上接过「第二棒」那样。


可惜的是,与他们同期的第三、四代的教会领袖,不少已经「走样」,虽然手里还拿着圣经,口里还说尊敬使徒,但他们的心却追随了从异教土壤而来的空洞哲学或苦修主义去了。教会充斥在异教土壤要么是非常行为主义化的苦修主义,就是非常理性思辩化的经院神学。这样的「种」在「爱任纽路线」里不会找到,那是另有来源的,譬如《黑马牧人书》、特土良的「激进神学」与以俄利金为首的混杂大量希腊哲学的所谓「亚历山大学派」。


一言以蔽之,后世主流教会所「接」的「棒」,不是从使徒而来的,而是从异教世界而来的。


抱歉的说,就是「泰斗级」的奥古斯丁,我也以为他的神学中有太多的异教原素,譬如他的两部代表作──《忏悔录》之事无大小的「认罪」,就不十分基督教了,禁欲主义的色彩隐隐可见,只是没有《黑马牧人书》那样离谱;《上帝之城》中的「无千禧年论」,把当下大公教会的存在等同启示录预言的千禧年国的某种实现,亦对西方甚至今天普世教会的「自我认识」与「自我定位」,造成灾难性的影响。


我们细心读新约圣经,一点不难发现「第一代教会」(使徒教会)有非常强烈的末世倾向,都以「盼主荣归」为他们的信仰的焦点与主要动力来源,相信主耶稣会在不久将来甚至他们的有生之年就回来审判世界、赏报善恶、建立千禧与更新天地。他们固然努力传扬福音,却没想过要打造「万年大教会」,更没想过「基督化世界」,在地「人工建造」一个所谓的「千禧盛世」。


他们视教会为方舟--是「过渡性」非「目的性」的。

到第二世纪末,这种关乎「教会定位」的正确观念,却只在「爱任纽路线」里还保存着,别的「路线」却大大不同了。


最明显的是教会对「主必快来」的信念日渐淡薄,新约圣经的「普世天谴论」──基督再来审判世界、赏报善恶、建立千禧与更新天地,渐渐变成异教化、个人化、道德化和灵意化的「个人天谴论」──死后按行为(所谓「信仰」也是很行为化的)受审判决定上天堂或下地狱(后来还加上炼狱)之类。《黑马牧人书》与各类苦修主义的风行,就是铁证。


至此,阁下应该发现一个微妙的事实,就是后使徒教会不但在承接「旧约天谴论」上出现「困难」,在承接「新约天谴论」上,同样出现「困难」。事实更是,「旧约天谴论」与以《启示录》为代表的「新约天谴论」,是一脉相承形神俱近的,所强调的都是上帝(基督)对普世万国的审判权柄,绝对不仅是死后判你上天堂地狱那样「狭义」甚至近乎「抽象」的一回事。


必需知道,天谴论是最可以「冲击」一个人的信念的,是最可以暴露一个人或一家「教会」的「真实信仰」的。当西方主流教会明言暗示否定了圣经(包括新旧约)一体相同的「具体天谴论」,代之以「抽象天谴论」后,基督信仰实质已全线崩溃,因为「教会」关怀的,已经不是「基督再来」拯救世人更新天地,而是「自己来」打造万年教会打救世界。


从第二世末到第四世纪,从居普良到奥古斯丁,我们都可以看到一个明显的事实,就是西方教会的「末世论」越来越弱,「教会论」就越来越强。他们都倾向否定字面理解的「千禧年国」,用「灵意解经」,以为大公教会的存在就等于「千禧年国」了。这种对「教会」(其实是对人类自己)的「乐观主义」,「教会论」几乎完全取消「末世论」的倾向,你在后世的加尔文派及清教徒的身上,完全可以看得到。


这是西方教会在「自我定位」及「自我理解」上一个致命失误。从此,西方教会几乎彻底忘记它是「方舟」而不是「巴别塔」,它的建立是过渡性而不是目的性的根本事实。


教会必需「衰微」,好让基督「兴旺」!


不错,历世历代,都会有过分或错误强调「末日」或「千禧年国」的「末日教派」出现,譬如第二世纪初就有「孟他努主义」的出现,爱走极端的特土良就曾经加入过这个「极端教派」。


孟他努派(Montanist),是由一位名叫孟他努(Montanus)的人所创立,约兴起于公元一二七年,在罗马帝国所属小亚细亚(今土耳其)一带的弗吕家地方盛行。孟他努受洗时,曾经说方言并且宣告圣灵世代的降临,论及新耶路撒冷的由天而降与千禧年快要开始,因此爆发了一场预言运动,吸引东方教会中广大的信众跟随。由于孟他努是初信主作教徒,未曾担任过任何教会职务,所以他的主要同工是两位妇女,被称为先知的百基拉与马西米拉,他们自称是最后一代的先知。孟他努自称为圣灵的代言人,而他的先知们教导人要听圣灵的声音,要预备迎接基督再临,过着苦修的生活。孟他努派高抬妇女,并倡导勇于殉道,但过度自信宣称世界的末日马上来临,这与以色列传统和基督徒的想法不同。【来源


加之主耶稣基督的确「迟迟未归」,「快来」未必是想象般的那么「快」,还有教会经过一定年日的发展,人数渐众,品流日杂,纪律管理甚至「外交」(譬如与罗马当局的关系)上的问题也日多,「教会论」需要有某程度「发展」,也未可厚非。


但「发展」归「发展」,总不能「发展」到与使徒遗教相差这么远,也不能拿某某「末日教派」作理由,就「矫枉过正」,把「方舟」扭曲到变成「巴别塔」,把「手段」当成了「目的」,大伙儿没完没了迷头迷脑大锣大鼓「搞教会」,却浑然忘了,教会的真正「大使命」是引导人们安心知命地进入教会里面「等基督」


我说过很多遍:天谴论的精神在于「知命安份」,故而西方教会把教会或大使命吹到天一样大搞到雷一样响,不是「荣耀上帝」,而是「不知命不安份」,是一种最诡诈致命的潜意识的「反上帝反基督反天谴」行为。

该当知道,广义上说,我们都属于一个「后使徒教会」,都应该知道我们接的是怎么样的一「棒」,并守好这一「棒」给我们命定的位分,就像爱任纽所做的那样。


有一个观念其实并不复杂,却总是被人轻忽,就是我们一方面从使徒手上接过「第二棒」(不论中间隔多少代),自当追随使徒的信仰与榜样;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又要警醒,就是我们并不因此而「等于使徒」,因为我们所接的「第二棒」,与使徒们所接的「第一棒」是有微妙差别的。


第一点当然是我们决不能与使徒「等量齐观」,譬如不能声称自己得了耶稣直接「启示」,将自己写的什么东西「加进圣经」去,或将它看为像圣经一般「绝对」。这一点,理论上说,许多人也很知道,只是「行出来」是否如此,就不好说了。


第二点却是许多人连留意都没留意到的,就是使徒之「接棒」,大致上是在主耶稣受难、复活、升天到五旬节圣灵降临这段期间的,是从主耶稣口中直接领受过来的。所谓大使命,也是在这期间颁给使徒们及「第一代教会」的。至于我们的「接棒」,却是在教会已建立一段时间,以领受圣经(使徒遗教)的方式,在使徒去世的前后领受过来的。


你或以为:这「时序」有什么大不了呢?


我说:关系大到不得了!


今天,几乎「全世界」教会都以为是自己是「直接」从主耶稣口中领受「大使命」的,于是不免自吹自擂,大锣大鼓要去搞「福音遍传」甚至「基督化世界」,殊不知道领受大使命的是使徒(第一代教会),跟我们(后使徒教会)关系没有那么直接而且「事过境迁」,不可以想当然地混作一谈。


使徒们领受大使命这一「棒」时,教会尚未(或刚刚)建立,但我们从使徒手上接「棒」时,教会已经建立好一段时间,在当代使徒的世界观中,福音更已经大抵「遍传」了。并且,观乎成书较后的新约书卷,更到:当时教会正处于内忧外患甚至生死存亡的多事之秋。


唉!还不明白吗?


我们(后使徒教会)从使徒手中接过的,已经不是意气激昂的「福音遍传大使命」的「第一棒」,而是意味更加沉重更悲凉的「耐心守道,直到主耶稣基督再来」的「第二棒」


你稍稍认真比较《马太福音》的结笔与《约翰福音》的结笔的情调与内涵有怎样的大分别,就一目了然不会搞错


还有,福音书以《约翰福音》压卷,整本新约更以《启示录》作结,你以为这是没有原因的吗?


这「编排」正好告诉我们(后使徒教会),教会在使徒去世之后的使命仍然是「末世性」的。使徒从来没有明言暗示过,说等主回来都等这么久而主还未回,就不如「改变方针」转而搞搞「发展教会」。《约翰福音》与《启示录》都说得明明白白,我们的使命是「继续等」,千年万代都「继续等」。


近代教会一提到「大使命」就意气风发,那「传统」不是从使徒来的,而是从西方近代殖民扩张时期的「乐观主义」及西方教会一直以来自恃自信的「无千禧年论」而来的。


这不是说我们就与大使命无关,就不用传福音。但我们传福音也好,搞教会也好,却永不要忘记自己的本份,不是去搞间千年万代的大教会,不是去搞教会来打救世界。念念都不能忘记的,是我们的根本使命是「等主回来」,传福音是为了唤醒更多人「等主回来」,搞教会也是为了守护弟兄姊妹「等主回来」。总而言之,「末世论」必需凌驾在「教会论」之上,或说我们的整个信仰必需要有充份的「末日向度」。

 

末日论会在主流教会中遗失,究竟根本,是出自人性的反叛倾向──好大喜功,不知命不安份。西方教会始终摆脱不了西方文明土壤的反叛根性,有意无意间拒绝圣经天谴论,将这反叛根性以「基督教」包装起来,待某某时机成熟的时候,就动手发难。

平衡的说,西方文明如果没有基督教(即使是残缺或偏差的版本)的「打救」或说暂时「镇压」,一早就「反」或堕落到不堪闻了。福音之所以要先传到欧洲,原因就是在此。不过,这「镇压」一过,他们从老祖宗遗传下来反叛根性就必定会固态复萌变本加厉。


保罗的书信里有这样的一段「奇话」:

帖后 2:1 弟兄们,论到我们主耶稣基督降临和我们到他那里聚集,2 我劝你们:无论有灵、有言语、有冒我名的书信,说主的日子现在到了,不要轻易动心,也不要惊慌。3 人不拘用甚么法子,你们总不要被他诱惑;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4 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5 我还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曾把这些事告诉你们,你们不记得吗?6 现在你们也知道,那拦阻他的是什么,是叫他到了的时候才可以显露。7 因为那不法的隐意已经发动,只是现在有一个拦阻的,等到那拦阻的被除去,8 那时这不法的人必显露出来。主耶稣要用口中的气灭绝他,用降临的荣光废掉他。


究竟,什么是「那拦阻他的」?

几时才是「那拦阻的被除去」?

那「大罪人」最终又会在哪里出现?


保罗蒙上帝呼召,先把福音传到罗马世界去,大概就是为建造一个暂时「拦阻他」的,因为「那不法的隐意」在那里,「已经发动」、、、、、、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