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天谴论的正解与正用(九)  

2014-03-01 13:58:37|  分类: 【天谴论的正解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谴论的正解与正用(九)        

日子无聊,昨晚去看了庞贝末日──天火焚城,还是3D的,看得我眼花了乱。


按道理,这样的「灾难」题材,很可以「发挥」一下天谴论,譬如庞贝人的荒淫奢糜如何引致遭受火山爆发天火毁城的「天谴」之类。结果是,「得的都是


片子娱乐性十足,荷里活特技更无用置疑,加上故作动人的「爱情主线」,看看以打发余生,未尝不可。我不是「清教徒」,没那许多「清规诫律」。


至于天谴论嘛,有是有一点点,但针对的,似乎只是几个「歹角」,轻轻带过,含含糊糊,随口说说,至于其他千计生灵的丧生,是否也是遭受「天谴」,却全无交代,甚至最后那个故作「浪漫」的收局(暂不透露太多剧情),更很有点「有情人到底终成眷属」的「喜剧」意味,很难令人联想到什么「天谴」上面去。看罢,我保证不会加给你一丁点儿关乎「末日」或「天谴」的深思以至战栗,事实上,庞贝毁城的历史背景,在「爱故事」与「特技画面」的重重掩盖下,根本是多余的。


连这样的灾难题材都完全拍不出勾不起人们对「末日」或「天谴」的深思或战栗,就足可证明,天谴论如何恶名昭彰,久已成为「大众禁忌」了。


不过,我们说天谴论恶名昭彰并且久已成为「大众禁忌」,并不意味一切形式版本的天谴论都已然绝迹。不是的!就是在电影小说之类的通俗文化里,某种「天谴论」不但非常流行,更泛滥得一天一地。


譬如我早前提过日本动画片《风起了》,某种「天谴论」的意味非常强烈,叫人看罢心里颇不舒服。《风起了》的背景是日本关东大地震,其毁灭程度按理不及庞贝的火山爆发,不过,《风起了》勾起人的「不安感」却远远高于这引人发笑」的《庞贝末日──天火焚城》。


当心,《风起了》表面没有明言天谴论里头的「天」,但却多处暗示在「风起了」背后有一股「对人不友善的力量」,人唯有团结奋起以对抗这「与人不善」的「天」。《风起了》表面上也没有凸出天谴论里头的「谴」,更加没有认同我们(日本人及全人类)遭遇这一切「不友善对待」是我们「罪有应得」或应「逆来顺受」的。


还是要记得,不要忘记「层次」。


原来,对于天谴论的理解与应用是有无数版本的,可以千差万别,甚至截然相反水火不容。


清教徒那一路法网森严黑口黑脸,「要你规规矩矩否则就罚你下地狱甚至毁你城灭你族」式的「惊吓天谴论」,无疑曾是较「通行」的版本,却绝对不是唯一的版本。单从上文提到的那两电影中,你就应该看到,现在「时兴」的天谴论与「清教天谴论」,既有关系又十分不同,既可理解为杀气腾腾的「清教天谴论」的某种「反动」,也未尝不可理解为「清教天谴论」的某个「变种」。

何以见得?


阁下在《庞贝末日──天火焚城》中看到的「天谴论」,可名之曰「无天谴论」,即就是庞贝被天火毁城这样的超大灾难,它都设法架空「天」的角色,故而「天谴」也就无从说起,或仅能一笔带过,含糊了事。


阁下在《风起了》中看到的「天谴论」,可名之曰「反天谴论」,它并不否认甚至承认「天」甚至「天谴」的存在,却是不服这「天」及「天谴」的命定,不认同自己是罪有应得或只能顺天安命,故要「好好活下去」来与这「天」及「天谴」对抗到底。


记得,「无天谴论」与「反天谴论」其实都是天谴论的一种,并且与曾经几乎「垄断市场」的「清教天谴论」,表面反对其实大有渊源。


显然可见,「无天谴论」与「反天谴论」外表不同,但本质无二,都是对凶神恶煞的「清教天谴论」的反动,是人们受够「清教天谴论」的「淫威」又看穿它其实「无料」之后,群起作反的一个结果。并且这「反动」也很可以理解为「延伸」或「变种」,因为这「反动」基本上是「清教天谴论」自己一手造成的,是因她种的「因」而迟早收到的「果」


更重要的事实是,几百年前横行北美的「清教天谴论」与今天横行世界的「无天谴论」与「反天谴论」,其实是同一个「种」的,大有「血缘」关系。因为这三种天谴论原来都有相同预设,就是一个「活人勿近的天」,一种「法不容情的谴」


「清教天谴论」凶巴巴地展露出一个「活人勿近的天」及一种「法不容情的谴」,曾经把人们「吓倒」过一定年日,及至人们「羽翼渐丰」更看出它「无料到」,就纷纷作反,各式「无天谴论」与「反天谴论」于是泛滥普及得一天一地,包括在「教会」里了。


你却也无需「讶异」,因为西洋文明的「种」大概都是如此的。基督教虽然在西方「落地」接近二千年,但就我看来,却从未「生根」。西方人的心灵归宿,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他们的祖宗的希罗宗教远古迷信。在西方人心里的「神」还是宙斯,一个弒父夺位无法无天的「神」,在他们心里的「英雄」还是普罗米修斯,一个象征抗天逆命的所谓「英雄」。什么民主思想、自由精神,统统都是从这条「根」出来的,跟真正的基督信仰一点关系都没有。


告诉大家,信不信由你,福音之所以先传到西方去,除了为更好地保存圣经文本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正正因为西方古文明有一种非常反骨叛逆的根性,远远甚于东方文明和中国文明。天父怜悯他们,于是先将福音传到他们那里去「镇压」这种反叛根性,免得他们过早全体叛逆,就遭全然灭绝的可怕天谴。

 

综合言之,大家今天想到的天谴论,大体上都是「清教天谴论」产生的,或反动或延伸或变种,外表上可以千差万别,内里却根本相同,都预设一个「不可友善的天」,一种「冷酷无情的谴」,归结是预备人心去「造上帝的反」。


却是,天下人间,竟有一种真真正正与上述所有天谴论都形神俱异的天谴论,就是圣经启示与我们的天谴论,其所以不同,是它预设的是一个「友善的天」,是一种「有情的谴」,归结是预备人心去「认父归家」。姑名之曰:


「有情天谴论」 

可是,西方人明明「接手」了白纸黑字的圣经,却何以二千年来都看不出这个「有情天谴论」?而只能搞出凶巴巴的「清教天谴论」继而「迫」出各式各类诱人作反叛乱的「无天谴论」和「反天谴论」


那还不是因为西方人没有「中国心」

中国古圣贤人,约在三千年前,已经隐约感应到一位「友善的天」和一种「有情的谴」,而演绎出一种与任何形式的「西方天谴论」都大大不同,反与圣经启示的「有情天谴论」相隔只有半步之遥的「中国式天谴论」,早前提到的「唐太宗式天谴论」,正就是这样发展出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