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神州动力2014年1月第四十一期 《使徒教训的回声:多律法 少福音》  

2014-02-04 13:57:26|  分类: 【神州动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辑部

 

《使徒教训的回声:多律法 少福音》

 

使徒后交付力抗异端,功多于过有一位像坡旅甲这样的人,对于第二世纪的基督徒很重要。当罗马政府在西元一五五年将他逮捕,公开处决时,坡旅甲是小亚细亚海岸,靠近以弗所城的士每拿教会主教。然而,他之所以变得如此重要,是因为他与主的门徒约翰有关系。

 

正如我们耳熟能详的,约翰在耶稣门徒中是最后去世的一位,因此有一群称为使徒的基督徒领袖,随着他的死而退出舞台。坡旅甲的信仰受过约翰的启蒙,因此人家把他视为教会与耶稣和使徒之间的生命连结。在那个没有基督教圣经的时代(除了后来基督徒称为旧约的希伯来圣经之外),大家都把坡旅甲这种人当作使徒的教导,以及使徒如何领导教会的最佳、最有权威的资料库。坡旅甲的特殊光环落在他的门徒们身上──就是与爱任纽一样,接受过坡旅甲信仰训练者。坡旅甲把使徒的传统传给这些门徒,直到第四世纪,基督徒认定了并同意接受新约圣经的内容为止。所以,这个口耳相传的传统与使徒统绪的权威,对于基督教在对抗异端与防止教会分裂上重要无比。然而,这个特殊权威的光环对于基督教有时也会产生问题,因为有些使徒的继承者会把它自己的观念,强加在早期的神学观念中。正如我们即将看到的,这些使徒后时代的教父,偶尔会提出他们对福音的独特解释,偏离保罗与其他使徒极度强调的恩典与信心的大方针,而把福音视为行事为人的「新律法」,来取悦神。

 

冈萨雷斯(Justo Gonzalez)并没有贬低使徒后教父的重要性与价值,他说的很正确:「我们可以感受得到,并不是只有对受洗的认知有距离,连他们神学知识的整体,都与新约的基督教教义,尤其是与保罗的教导有一段差距。他们常常提到保罗和其他使徒,但是,新信仰仍然变得越来越像新律法,而且因恩典称义的教义,变成帮助我们行事为人的准则」(注1)。

 

当然,这是很微妙的变动。但这些第二世纪的基督教著作稍微偏向「律法主义」(亦即「基督教的道德主义」),或许是个比较妥当的名称,却也是绝对清楚可见的事实。虽然使徒后教父如伊格那丢(Ignatius)和坡旅甲等人,引用保罗的话比引用雅各的为多,但是我们在使徒后教父身上闻到的气味却是雅各的。原因或许是,他们看到,当时基督徒的道德与灵性一落千丈,因此强调基督徒避免犯罪、服从领袖与努力工作,以取悦神。认为这种需要性,甚于从律法的捆绑中得到释放。

 

尽管使徒后教父有更正派基督徒(Protestants)会指责的微妙变动,我们却应该赞扬且钦佩他们挺身而出,抵抗诺斯底主义否认神在耶稣基督身上道成肉身的教义。他们当中有些人在罗马政府当局的手上殉道,因此后世也应该尊敬他们在逼迫下视死如归、坚信耶稣及其福音的精神。但是他们对于神学故事的主要意义当然是在于,他们是基督教的第一批神学家。「使徒后期教父」这个族类包括了一些作者及其著作,他们在没有使徒之后的第一代,解释并应用受到假福音与异教怀疑论围困攻击的使徒信息。

 

使徒后教父群像

 

这些使徒后教父是谁呢?自从十六世纪开始,教会历史学家,在这个类别下,列举了八到十个数目不等的作家与匿名著作(历史学家在传统上,把有些匿名著作称为「使徒后教父」)。所有历史学家都同意的使徒后教父有:革利免(Clement)、伊格那丢、坡旅甲、《十二使徒遗训》(十二使徒的教导)、《巴拿巴书》(Epistle of Barnabas)与《黑马牧人书》(Shepherd of Hermas)。其他也常被列举为使徒后教父的,包括:所谓的《革利免贰书》(Second letter of Clement),真实作者不详,《坡旅甲贰书》(Martyrdom of Polycarp)、《致丢格那妥书》(Epistle to Diognetus)与帕皮亚写的断简(fragments of writings of Papias)。我们在这里要注意的焦点是,所有学者都同意的,在使徒去世后第一代基督徒写的著作。

 

在个别讨论使徒后教父之前,我们要先声明,这些著作中有一些是作者不详的。我们一听到「使徒后教父」这个称号,自然而然就会认为,它指的是一个人。当然,这些著作至少会有一位作者,但在有些情形下,学者们并不知道作者是谁,例如《十二使徒遗训》。我们把一个著作称为「使徒后教父」,因为即使作者不详,这个著作也具有使徒后的早期基督徒生活和思想特征,并且教会是因为它的写作日期很早,以及在没有使徒的时代指导教会的重要性而保留下来。学者们全体一致同意,保罗传道行程的同工使徒巴拿巴,并没有提笔写《巴拿巴书》。我们几乎可以肯定,这本著作是出自第二世纪初期的基督徒,想要他的著作具有使徒的权威。尽管我们今日认为,把别人的名字加在自己的著作上,是一种欺骗的行为,但是古代的人并不以为然。《巴拿巴书》被保留下来,并不是因为它出自使徒之手,甚至也没有人知道作者是谁。但是它的劝告与教导对于第二世纪的基督徒很有价值,而且里面又有使徒教导的回声。

 

在进行个别讨论之前,另一个值得注意的重点是,第二世纪的基督教会,把这一类著作中的许多本书(但非大多数),与福音书和使徒书信并列为圣经。事实上,有一个看法认为,这类著作可以当作是正统的书籍,只是在决定基督教正典时,没有被视为圣灵感动的圣经正典而已。换句话说,有些罗马帝国的基督徒认为,这些著作与使徒的作品无分轩轾,它们最后被排除在正典之外,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同它们是圣经,而且有人认为它们并不是出自使徒之手,甚至也不是与使徒具有非常关系的人,例如:路加福音、使徒行传和希伯来书的作者与使徒的关系。罗马的革利免 致书哥林多教会然而,我们确实知道有些使徒后教父的身份。

 

例如革利免是第一世纪最后十年的罗马主教,也就是罗马家庭教会的监督。他在罗马教会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信,通常称为《革利免壹书》(以便与《革利免贰书》有所区别)。这封书信可能是在我们所谓的新约之外,第一本留传至今的基督教著作,大约是在西元九十五年写的。第二世纪,有些埃及基督徒把这本著作当作是圣经,正如他们对于许多使徒后教父的看法一样。事实上,它读起来很像保罗亲笔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信。有些学者认为,根据这本书的内证,革利免应该与保罗私人认识,因此模仿保罗的写作风格与信息。

 

革利免之所以写信给纷争不断的哥林多基督徒,有许多原因与保罗如出一辙。除了激励哥林多人,在逼迫下对信仰要坚定和忠心,革利免还命令他们要停止分裂与争论,并且统一成一个基督信徒的团体。这个教会,显然与第一世纪中期保罗写信的时候,同样陷入很多纷争。但是,革利免对于他们的分裂态度与行为,所采取的回应比保罗的更强硬。保罗向哥林多人指出,在一灵和一洗上合一;革利免则命令,他们要顺服神所按立来管理他们的主教。其他的使徒后教父,例如伊格那丢也用同一个办法,以解决教会不和与分裂的现象。

 

哥林多的基督徒,显然是曾经公然反叛过教会的领袖。当革利免从罗马写信给他们时,哥林多的基督徒聚会处显然有一个以上,并且有一位领袖在他们所有人之上,也就是称为「主教」的「超级牧师」。这个城市有些比较年轻的基督徒,曾经否认主教的权威,并且想要把他革职。革利免先从诉诸他们的自重与荣誉心开始,说:「让我们尊敬我们的领袖,让我们尊敬我们的长老,让我们用敬畏神的身教,来教育我们年轻的下一代。」(注2)然而,革利免斥责哥林多人不顺服主教与其他领袖。他说,这些领袖的事工「作得无可指摘。」(注3)最后,革利免制定一个衡量基督教领袖与门徒身份的原则:「因此,我们既研究过这么众多的和伟大的例子,就应该低下头来,以顺服的态度,顺从我们灵魂的领导人,借着停止无益的纷争,达到设置在我们前面的标杆,完全无可指摘。」(注4

 

《革利免贰书》并没有特别新颖或值得注意的基督教神学,大多是回应使徒的著作,例如保罗的新约书信。然而,它认为,身为门徒就要顺服经过正当手续按立的领袖,并活出有道德的生活,这当然对第二世纪基督教偏向道德主义的微妙变化会产生作用。

 

这封信有一个很有趣的轶事,就是革利免用凤凰的神话,来证明复活的信念。哥林多教会显然还有些人,仍未完全接受身体复活的观念,这也是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五章所讲论的问题。革利免鼓起如簧之舌说,凤凰鸟的复活是我们身体复活盼望与应许。(注5)他所用的辩论措辞显示得很清楚,他把凤凰的神话信以为真,认定它是信徒未来复活的象征符号。如果这封信列在新约里面,现代基督徒对于它的迷信成分一定会觉得很尴尬。

 

革利免只不过是罗马主教,为什么用高高在上的方式,写信给哥林多教会呢?他似乎是从使徒统绪的观念中,得到很特别的责任感与权威。他听到哥林多基督徒不断分裂,甚至还发生过公开背叛的事件。有谁比身为彼得与保罗继承人的罗马主教(彼得、保罗在很短的几十年前在罗马殉道),更有资格写信叫哥林多人循规蹈矩、顺服领袖呢?后来,教皇至上论的创建与拥护者,都用革利免以天下为己任的态度,作为支持其主张的证据。然而,这封信本身并没有显示,革利免具有这种信念。他只是觉得,在某些意义上,他是保罗的继承人,具有摆平哥林多教会问题的使命感,却并不表示,他本人或者任何早期的罗马主教认为,他们的属灵权威凌驾在别处基督徒之上。

 

《十二使徒遗训》多律法、少福音

 

《十二使徒遗训》也称为《十二使徒的教导》,虽然与《革利免壹书》成书于同一个时代,却无法与后者分庭抗礼。远在西元一八七三年发现《十二使徒遗训》之前,学者们早就透过早期的基督教著作,得知这本书的存在。这本书的作者不详,但大多数学者根据书里的内证认为,它大约是在第二世纪之初(101年),写给罗马叙利亚省(包括巴勒斯坦在内)基督教会传阅的信件。有少部分学者提出一个比较早的日期,可以使这本书成为圣经之外,最早的现存基督教著作。

 

《十二使徒遗训》的写作目的,似乎是要提升基督徒的道德水准,并教导基督徒如何面对自称是为主说话的先知。此外,这本书也包括基督徒日常生活、灵性与敬拜的详细说明与指导。它的开场白是个二元异象,人类所走的两条「道路」:生命的道路与死亡的道路。生命的道路显然是,遵守爱神与邻舍的命令,并持守严格道德律的道路。这两种生活方式的描写,多数是直接取材自福音书与旧约的著作。正如许多其他使徒后教父,《十二使徒遗训》很少提到恩典、信心、赦免、称义,或是保罗书信与其救恩福音提到的重要教导。这本书信所说的救恩之道,是忠于和顺服神的命令与教会牧者的生活方式。

 

《十二使徒遗训》明确地劝告,基督徒读者要谦卑,把任何临到自身的事情都当作是善的,因为「知道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越过神的旨意」,与纪念并尊敬传神之道的人「如同他是主」以及「严禁吃祭过偶像的东西」。(注6)有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是,这个简短劝告的最后一句话与保罗本人的教导有别,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准许他们有条件地吃祭过偶像之物。《十二使徒遗训》与其他使徒后期教父一样,提出很严厉的道德水准与相当律法主义的基督徒生活观,多过讲论在律法上自由与释放的基督教福音。对于洗礼和圣餐,《十二使徒遗训》具有很详尽的教导。这篇相当简短的著作内有个相当长的段落,包含着很有趣的奇怪教导;如何接受、试验与招待自命为神的先知的人。先知们只要教导《十二使徒遗训》里面的内容,就会受到礼遇。读者对于下面这个相当矛盾的教导,一定会觉得很困惑。因为读者在一方面,不可以试验与评断先知,但在另一方面,却要审判与判断先知的行为:〖不要试验与评断在灵里说话的先知,因为任何罪都可以饶恕,但是这个罪得不到赦免。然而,并不是每位在灵里说话的人都是先知,只有彰显神的道者才是。因此,借着这个行为,可以分辨真假先知……任何以主的名来的人都应该受到欢迎。你们查验先知的行为,就会发现,他到底是真是假,因为你们具有分辨真假的能力。〗(注7

 

假先知的一个特征就是,他们连续住两、三天以上,并且「在灵里」索取金钱和饮食;后者可能是用预言交换食物的行为。在另一方面,《十二使徒遗训》命令基督徒要把初熟的果子奉给先知,「因为他们是你的大祭司」!所以,读者若要从这本小册子找到前后一致的方法,以试验、对待自命为神的先知的人,简直难如登天。

 

在接近尾声时,《十二使徒遗训》告诉读者说:「你们要按立谦卑、不贪财、真诚与经过证实的人,作为神的尊贵主教和执事;因他们为你们执行先知与教师的事工。故此,你们不可以轻视他们,因为他们是尊贵的人,与先知和教师一样。」(注8)那么,巡回的灵恩派先知与教师显然很少,并且大家对他们的印象,常常是疑问而不是尊敬。尽管《十二使徒遗训》的作者并不是完全拒绝他们的事工,甚至还很推崇与尊敬他们当中最优秀的人,但这作者也要基督徒不可过于依靠他们。他的劝告是:基督徒要按立长驻的牧师来监督会众。 (未完待续)(注1)、Justo Gonzalez, A History of ChristianThoughts, vol.1, From the Beginning to the Council ofChalcedon, rev. ed. (Nashville: Abingdon, 1987) p. 96.

(注2)、Clement To the Corinthians 21:6,Lightfoot, Harmer, and Holmes.

(注3)、同上,44.6

(注4)、同上,63.1

(注5)、同上,25.

(注6)、The Didache or The Teachings ofTwelve Apostles, Lightfoot, Harmer, and Holmes.

(注7)、同上.

(注8)、同上.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