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天谴论的正解与正用(七)  

2014-02-27 14:05:11|  分类: 【天谴论的正解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谴论的正解与正用() 

天谴论在基督信仰里的核心位置,我疑心没有几个人真的知道认真在乎,故而更不可能明白,为什么如此纠缠「天谴论的正解与正用」,并且因着清教徒对天谴论的歪解与谬用,就把他们骂成「末世罪魁」。


西方神学里,恒常有上帝论、创造论、基督论、罪论、救赎论及末世论等「专题」或「专科」,却未闻有足以自成一论的「天谴论」。与「天谴」相关的内容,大既会零碎分布于上帝论、罪论、救赎论及末世论之中,所以就没有构成足与创造论等等量齐观的一「论」,更远远说不上有什么神学或信仰上的核心位置。


却要知道,回到圣经去,天谴论原来是有非常「崇高」的地位的,其意义甚至足以涵盖和贯穿所有重要的信仰原素,是基督信仰最核心和最根本的内容之一。唯是西方神学在极早的时候就已经远离了这个真正和重要的「圣经传统」,于是天谴论就越发黯淡无光,被压缩、边缘化到一个极狭隘的定义里,譬如只与某些「特大天灾」的「解释」或个人的「死后审判」等拉上一点儿关系,再经清教徒「搞」它一「搞」之后,天谴论就更加恶名昭彰,不但备受冷落,还人人喊打。


究其根本,是西方神学太受希罗文化「理性传统」影响,除少数例外,恒常缺乏一种深刻动心的「人间悲情」,加之近西方所谓「基督教列强」的越发「富贵」而且「风骚」,西方教会虽然仍可以有个很有「爱心」的样子(我不否认至少有部分人是真诚的),唯是其「爱心」总欠深度与广度,或者能同情个别的人或群体的个别「悲哀事件」,却不知道真正要同情的,是包括他们自己在内的「人类大悲哀」。


这「人类大悲哀」,就是千万年来,全人类──包括已经并且真心信主的所有古今信徒,都活在一场彷彿茫无边际的「天谴」之下。

 

回归真正的「圣经传统」,我们一点不难发现这种至宏观、最深邃的真正天谴论(姑名之曰「宏观天谴论」),贯穿全书无处不在。


创 5:28 拉麦活到一百八十二岁,生了一个儿子,29给他起名叫挪亚,说:「这个儿子必为我们的操作和手中的劳苦安慰我们;这操作劳苦是因为耶和华咒诅地。」


原来古人的信心绝不是大模大样地表现于什么「为上帝做大事」之类的宗教行为上,他们没那么「乐观」、「积极」、「正面」和「进取」。他们的信心竟然是表现于他们十分记得而且在意「这操作劳苦是因为耶和华咒诅地」的事实,即我们一生到死都不免于活在「上帝的咒诅──天谴」之下,只能够亦只应该默然等死,安心认命地等候上帝打救。


这样的宏观天谴论所关切的,并不是狭义的「末日审判」或个人的「死后审判」之类,而是人类整体的存活真相与最终命运──我们为什么存活于如此之人间?为什么要这样地「操作劳苦」?这「操作劳苦」又是谁及怎样「造成」的?此「操作劳苦」又如何可能得着永远的「解救」、、、、、、

 

以下我会引述很多经文,请大家耐心读完,好好感受一下在「古人」的信仰之中,天谴论究竟是怎样的一回事,并且占有多大的「份量」。


创 47:9 雅各对法老说:「我寄居在世的年日是一百三十岁,我平生的年日又少又苦,不及我列祖在世寄居的年日。」


诗 90:7 我们因你的怒气而消灭,因你的忿怒而惊惶。8你将我们的罪孽摆在你面前,将我们的隐恶摆在你面光之中。9我们经过的日子都在你震怒之下;我们度尽的年岁好像一声叹息。10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


伯 21:6 我每逢思想,心就惊惶,浑身战兢。7恶人为何存活,享大寿数,势力强盛呢?8他们眼见儿孙,和他们一同坚立。9他们的家宅平安无惧;上帝的杖也不加在他们身上。10他们的公牛孳生而不断绝;母牛下犊而不掉胎。11他们打发小孩子出去,多如羊群;他们的儿女踊跃跳舞。12他们随着琴鼓歌唱,又因箫声欢喜。13他们度日诸事亨通,转眼下入阴间。14他们对上帝说:离开我们吧!我们不愿晓得你的道。15全能者是谁,我们何必事奉他呢?求告他有什么益处呢?16看哪,他们亨通不在乎自己;恶人所谋定的离我好远。17恶人的灯何尝熄灭?患难何尝临到他们呢?上帝何尝发怒,向他们分散灾祸呢?18他们何尝像风前的碎楷,如暴风刮去的糠秕呢?


传 1:2 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3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么益处呢?4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5日头出来,日头落下,急归所出之地。6风往南刮,又向北转,不住地旋转,而且返回转行原道。7江河都往海里流,海却不满;江河从何处流,仍归还何处。8万事令人厌烦,人不能说尽。眼看,看不饱;耳听,听不足。9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10岂有一件事人能指着说这是新的?哪知,在我们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11已过的世代,无人记念;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记念。


耶 20:14 愿我生的那日受咒诅;愿我母亲产我的那日不蒙福!15给我父亲报信说「你得了儿子」,使我父亲甚欢喜的,愿那人受咒诅。16愿那人像耶和华所倾覆而不后悔的城邑;愿他早晨听见哀声,晌午听见吶喊;17因他在我未出胎的时候不杀我,使我母亲成了我的坟墓,胎就时常重大。18我为何出胎见劳碌愁苦,使我的年日因羞愧消灭呢?


哈 1:2 他说:耶和华啊!我呼求你,你不应允,要到几时呢?我因强暴哀求你,你还不拯救。3你为何使我看见罪孽?你为何看着奸恶而不理呢?毁灭和强暴在我面前,又起了争端和相斗的事。4因此律法放松,公理也不显明;恶人围困义人,所以公理显然颠倒。


罗 7:18 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19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做。20若我去做所不愿意做的,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做的。21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22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我是喜欢上帝的律;23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24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罗 8:22 我们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23不但如此,就是我们这有圣灵初结果子的,也是自己心里叹息,等候得着儿子的名分,乃是我们的身体得赎。


真相是明明白白的,原来在我们的信心列祖的信仰中,天谴论占有非比寻常的重要性和根本性。因为他们心目中的天谴论,绝不是仅仅关乎所谓「个人赎罪得救」的问题,也不是对个别或特殊的「灾难事件」的「解释」,更不是拿来「谴人」以自显其义的「尚方宝剑」。他们的天谴论关切的,是人类生存的整个存在真相与其终极归宿。


这人类的存在真相(或说困境),并不是我们会犯这样或那样的罪行,会遇上这样或那样的苦境,而是无论我们如何「行善」,甚至好像「行得出来」,都无可摆脱心灵深处与神为敌的「根本之罪」,都有知或无知地活在上帝的震怒之下;又无论我们如何「幸福」、「成功」甚至「道德」,都终归不免一死而被人间遗忘以至灰飞烟灭。善恶贤愚贫贱富贵,结局都归于尘土,一体相同。


活着的真正劳苦不是劳苦本身,而是「劳而无功」的根本事实。人活在这个无可逃于天地之间的根本事实之下,就谓之「被咒诅」,谓之「受天谴」。


总之,我们不是死了下地狱才是「受天谴」,不是遇上洪水灭世天火焚城才是「受天谴」,而是「活着」本身已经是「受天谴」。


这才是天谴论的真情大义!

 

至此,你明白西方神学,尤其是近代以「英美列强」为首的西方神学,为什么这样的天谴论(不是见人就骂的清教天谴论)几乎连影都看不见吗?

还不是因为他们太「富贵」太「风骚」太「强势」了,样子当然可以很「谦卑」,但心里其实自恃自信到不得了,样子当然可以很「有爱心」,但心里其实没有多少深刻到肉的真正「同情」。我并不是说西方基督徒或西教士个个都故意造假,一点诚意和爱心都没有。我只是说,他们自觉或不觉的「强势传统」,使他们远离圣经的深刻启示,也无法理解与感应人间的苦罪真相。倘若你不能认真明白人类──包括信了主的自己,是怎样的「被咒诅、受天谴」,活在极大的叹息劳苦之中,你不可能有真正刻骨到肉的对上帝的「真谦卑」与对别人的「大同情」。


这样的话很得罪人,但是还是要说。

美国是一个极「肤浅」的国家,在她那里出来的「基督教」,就算未沦为异端也必是极「肤浅」的版本,就连「谦卑」都是浮夸的,「爱心」都是「施舍式」的。


美国人兼承他们的「清教祖宗」那个「我来拯救你」的传统,样子或没有当日「一手拿刀一手拿圣经」的凶神恶煞,也没有像他们的「英国同乡」那样拿「船坚炮利」来「谴」我们这些未开化的中国人,但其中隐然的自恃自义已足够使他们心里不可能「谦卑」到那里去了。他们大概也很「同情」我们中国人迷信偶像和迟早下地狱的境况,可是,这样的「同情」也必然隐伏一种致命的「骄傲」,就是「我可并不如此」。


一个真正的信仰者,必需要有「大悲情」:他们不会想象自己可以置身人间苦罪困境之外去「打救」别人,他们自知「得救」不是「成仙」,「称义」绝不是「得道」,他们还是不折不扣的罪人,还是活在苦无边际的人间。在同情、可怜别人之前,他们先同情、可怜自己,然后怀此天地同悲之心,去与众生同挣扎共命运。他们并不以为是自己去「打救」别人,他们只是去「拥抱」众生然后一同哀求和盼望上帝打救。

总而言之,明乎人原来是怎样并且为什么活在「天谴」底下,你才会真知道何谓苦罪,才会真知道为什么我们需要拯救并需要怎样的拯救,才会知道福音为何物,才会有识见与心肠去同情自己也悲悯苍生,去传那真真正正的福音──就是终必有这一天,我们可以永久「脱离天谴」。从亚伯到挪亚到摩西到耶利米到施洗约翰到保罗,他们都是如此相信。

丧失天谴论,就是丧失基督教!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