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天谴论的正解与正用(三)  

2014-02-24 10:33:54|  分类: 【天谴论的正解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谴论的正解与正用(三)  

大家想象一下,一个如此乖乎人性不近人情动辄得咎黑口黑脸的「基督教」版本,如何可能叫人「信」呢?


答案只得一个,就是──「一味靠吓」!


用这种「黑脸神学」迫人「信教」,只能「黑上加黑」,结果清教伪神学对天谴论的歪解与谬用,就几乎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对于这一路专以「死后审判」、「地狱永刑」以至于「忽然死亡」为中心的「靠吓主义」,劳牧师毫不讳言,更说得理直气壮。


页23:倘若我们止步不前,就是止步于上帝的怜悯,并且不能用福音为自己辩护,因为在福音里,上帝没有应许祂会怜悯懒惰粗心的人。我们要尽诸般的义,上帝才会怜悯我们的软弱和缺乏。……并且事实确实如此:除非人常常心怀敬惧唯恐失职,否则无人可履行上帝所期望的种种责任,无人可达至上帝之圣洁公义所要求的敬虔。……


页25:尽管此事(按指「死后审判」等等)现在看似不足为虑,尽管健康的身体、心里的欲念、世俗的喧闹熙攘和享乐忙碌让我们有眼不能见、有耳不能听,但到临死的时候,这个事实将可怕地耸立在我们面前挥之不去,如鬼魅尾随我们,而良心将迫使我们定睛注视它,不能转离片刻。……一个人弥留之际,当良心强烈谴责他,严厉控告他种种愚妄和疯狂行为如何违背理智,违背基督教义和训诫,违背上帝和众人的一切教导、呼吁和警告时,他自责的痛苦将多么可怕。


清教伪神学的「靠吓主义」还有一篇「顶峰之作」,就是爱德华滋的这篇

落在忿怒之神手中的罪人

据说,许多人听完了这篇「道」后,要非哭哭啼啼「搥胸悔改」,就是吓得要别的牧师来「安慰」。强烈建议大家一口气读完这篇《落在忿怒之神手中的罪人》,好好感受一下它的「杀气」。


这一路「杀气神学」,这种对天谴论最「病态」的「应用」,大概会有一点短暂「果效」,甚至很可以造就一轮所谓的「教会复兴」。却是最终必定弄巧反拙,彻底架空福音和因信称义的绝对真理,颠覆破坏整个基督信仰。


原因非常简单,就是一种以「恐惧」为中心的(所谓)信仰,总对不可能真正「吸引」人,一种以「恐惧」为中心的天谴论,只会塑造出一位「黑脸阎罗」式的「上帝」,只会不断「紧张化」神人之间的关系,最后更会恶化至「因惧成恨」,彻底破坏上帝与我们的关系。


阁下或者以为:顾名思义,「天谴论」不是一定以「恐惧」为中心的吗?圣经不也是多处提到审判、地狱、末日、大灾难等等来「恐吓」我们吗?

我说:对天谴论最常见也最根本的歪解与谬用,就在这里。


谁告诉你,天谴论就只可以以「恐惧」为中心,就一定要「一味靠吓」?


你细心比对「唐太宗式天谴论」与「清教徒式天谴论」,就会发现其中有天与地的不同。「唐太宗式天谴论」,至少从「精义」上说,十分符合圣经启示的真情大义,而「清教徒式天谴论」,不是较不符合圣经启示,而是根本就是异端邪说。

 

《贞观政要。仁恻篇》

贞观二年,关中旱,大饥。太宗谓侍臣曰:「水旱不调,皆为人君失德。朕德之不修,天当责朕,百姓何罪,而多遭困穷!闻有鬻男女者,朕甚愍焉。」乃遣御史大夫杜淹巡检,出御府金宝赎之,还其父母。

【语译】贞观二年,关中大旱,五谷不收,发生了重大饥荒。唐太宗对侍臣说:「水旱不调,都是因为我为君却治国无道造成的。我没有修养品德,应该受到老天的惩罚,可是老百姓有什么罪过,却遭此困境!听说现在百姓中有很多卖儿卖女的,我很是怜悯啊!」于是,派御史大夫杜淹出京巡视,用皇家的资财替很多卖身者赎了身,并将他们送还父母家。


《贞观政要。礼乐篇》

贞观十七年,十二月癸丑,太宗谓侍臣曰:「今日是朕生日。俗间以生日可为喜乐,在朕情,翻成感思。君临天下,富有四海,而追求侍养,永不可得。仲由怀负米之恨,良有以也。况《诗》云:『哀哀父母,生我劬劳。』奈何以劬劳之辰,遂为宴乐之事!甚是乖于礼度。」因而泣下久之。

【语译】贞观十七年,十二月癸丑日,唐太宗对大臣们说:「今天是我的生日。民间认为生日是可庆可贺的事情,但我却感慨万千。帝王君临天下,富有四海,可是想奉养父母,却永远无法做到。仲由贫困时,常常到外面去为父母背米,他到楚国做官之后,富有万钟之粟,但那时他的父母去世了,再想尽孝心已不可能,所以他感到非常遗憾。《诗经》说:『可怜我的父母,为养育我付出了多少艰辛啊。』怎么可以在父母生我这样艰难的日子,举办宴会寻欢作乐呢?这实在是与礼仪相违。」说完便情不自禁地哭泣了许久。


以上两段文字,第二段似乎与天谴论无关,讲的是某种「尽孝」而已,惯于「自我中心」的现代人读起来,更会觉其「匪夷所思」,事实却是,当中的「感恩情志」正正就是「唐太宗式天谴论」的核心精神所在,与圣经的启示一体相同。


原来,唐太宗式天谴论的中心精神,不在「恐惧」而在「感恩」。中国古人之祭天敬祖,本意不在祈福避祸,而在感恩思报,后来沦为各种迷信,那是后话。唐太宗十分知道,「天」没有欠他的,不是他「做得好」或者「做得比人好」,「天」就一定要给他江山还要保他江山永固。说到底,他的帝位是上天的恩赐,而这恩赐背后,就是修德施仁的责任与期许,故而刻刻警醒,不敢或忘上天的恩赐与期许。


唐太宗的天谴论,除以感恩为本外(见上述礼乐篇),亦以仁爱为纲(见上述仁恻篇),因为天之赐人百物至于帝位富贵,出自天之仁心,而天对人之最大期许,亦正是效法上天的悲悯众生之仁心。

换言之,在唐太宗式的天谴论中,「恐惧」绝对不是中心根本,「仁爱」──天对人的爱、人对天的爱与人对人的爱,才是其中心根本。即或「恐惧」,唐太宗心中所「恐惧」的,也不是表面上的失了皇位或丢了江山或地狱永火之类,而是「恐惧」对不起「天」对他的厚恩大义,及有负于「天」要他报答以修德施仁的切切期许。


这以「恩感仁爱」为本为纲的天谴论,虽也有「恐惧」成分,但「恐惧」绝对不是中心,也不是扣连神(天)人关系的中心杼钮,因为其背后「预设」的,是一位「仁爱的天」,而不是一个「黑脸阎罗」,故而也不会像清教伪神学般弄巧反拙,导致「因惧成恨」的可怕后果。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