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从「唐崇荣这条老淫虫?」——看信徒的天平  

2014-01-03 17:04:33|  分类: 【唐崇荣的丑闻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唐崇荣这条老淫虫?」——看信徒的天平 

 

A)、唐崇荣贪财之外,再爆淫虫丑闻 

 

从网络「唐崇荣联合声明」脸书两百则帖文攻防战,认定唐崇荣犯了淫乱,那些离弃唐崇荣的同工发表「谏言书」,其真正内情似是发现唐崇荣的淫乱,在不齿与厚道的天人交战下,最后发表了遮盖真正事实、不痛不痒的「谏言书」,却给了唐崇荣反噬的机会。 

 

这样的结果,和先前甚嚣尘上的唐崇荣淫乱丑闻, 倒是不谋而合。 我们试将情况摆在台面上一览: 

 

⑴、看「唐崇荣联合声明」面簿功防帖文,一方面咬定事实理直气壮,另一方面则以厚道相劝。其间的重大差别为,以厚道相劝的帖文清一色沦于道德高调,避开了事实陈述。 

 

⑵、再看「(同工们)谏言书」与「(唐崇荣)联合声明」,则「谏言书」是温婉陈词;而「联合声明」是用字之重,责备之切,刀刀见血。看在信徒眼里,「厚道」与「急于洗清」的对立状态,似已轻重失衡。然则,唐崇荣对同工们「谏言书」反应实在是过度强烈了些,为什么如此敏感呢? 

 

⑶、唐崇荣急怒攻心,炒郑哲民牧师的鱿鱼,然则, 郑哲民既非布道团, 也非拿唐崇荣薪水的人,算不算「被炒鱿鱼」?这和2006年陈远明长老「被炒鱿鱼」同出一辙。唐崇荣超强烈的霸道撈过界意识, 同样在对同工们的谏言书置之不理一事上显明。  

 

⑷、这整件事情的关键点是在给林望杰的信,信上言明「……谏言书的内容不过是具代表性的议题而已,事实上,真正问题的广度与深度远远超过这份短短的谏言书所能涵盖的……相信您也和我们一样, 深深关切……唐牧师一生的清誉……」 字样,「事关唐牧师一生的清誉」在这封给林望杰的短信中出现两次(见唐崇荣联合声明面簿的信件),其「指明性、重要性」不言可喻。 

 

这封信七弯八拐, 吞吞吐吐, 若是用白话陈述,是否就是「大家一起来制止唐崇荣这条老淫虫」? 

 

需知,这份「谏言书」的签字人不是一般人,而是李健安、陈孝铝、梁旭辉、王福、楼建华、杨达明、宋文胜等七位,他们是唐崇荣数十年长征的铁杆部队,贴身御林军,谏言书欲言又止,也是难为他们了。 

  

⑸、 再看唐文廉的声明就更有趣了, 他说: 「……一些人以及我家庭内部产生一些为难及冲突……」 。  

 

这也是政治文字,试着用白话陈述;是淫照上市,或是弃妇上门?唐文廉到底年轻,自爆此事已延烧成家丑,犹如对外宣告此地无银三百两,事情越描越黑;或者,唐文廉是要把事情另外定下一个全新的包装注解?这是欲盖弥彰,提油救火。 

 

B)、七位同工最大错误是未将事情说清楚 

 

整起事件的发展,这几位铁杆同工由信徒眼中的「青天大人」变成神棍口中的「大奸大恶」,终致在这场他们发动的「正义之战」中节节败退。主要原因,是这几个人犯了几个错误:第一、他们高估了他们在唐崇荣心目中的地位,更低估了唐崇荣的权力与手腕。第二、他们低估了信徒对唐崇荣的偶像包装,也高估了自己赤胆忠诚的份量。第三、他们没有站稳处理事情的每一步基石,拱手对唐崇荣让出主动权,加上「谏言书」在程序和应对上的邋遢表现,一旦引发诡谲多变的唐崇荣排山倒海、气壮山河的「联合声明」,立刻造成会众对自己信任流失,致兵败如山倒,以退出布道团黯然出场,又岂是一句 「造化弄人」 或 「猪羊变色」足以形容。 

 

除了上述几点,这几位铁杆同工更大的错误,是当初未能一口气将唐牧师(淫虫案?)说透透,却在捕捉到若干事证后即自行打住,以「行政违失(勿再继续)」从轻处置此事。这样的一念之差,不仅为几位同工自己带来无穷后患,更为改革宗增添了见证、信念上的各种剧烈挑战与波折,代价实在太大了。 

 

这几位同工何以将事件仅仅定调为「行政违失(唐牧师不要再继续了)」即为己足,我们无从得知。 从前后的发展研判, 可能的原因是: 从负面看,这几位同工贪功躁进,以为手上迹证已足以使唐崇荣「一刀毙命(认错)」;从正面看,他们几位有维护大局的考量,不想把事情闹到太龌龊。不管是前者或后者,都暴露了这几位忠心同工的「政治盘算」,把信仰抛诸脑后,是他们的软弱面,而错也错在这里,他们或许为政治预留余地,但政治对他们却毫不容情。 

 

事实上,这几位同工当初认定「劝唐牧师停止就好」的想法,是「没有对价(条件)关系」及「不负责任」的决定,是一大「败笔」。因为,如此一来, 惊醒了唐崇荣, 他岂会让这件事 「流于推断」?自然以极力否认,更以横生枝节掩盖。事态一路摧折,甚至演成布道团撕裂而无以收拾的地步,也在所不惜。 

 

设想当初这几位同工一本信仰的初衷,对事件本质锲而不舍,清楚周延交代清楚,事实一旦摊开来,谁是谁非即黑白分明,唐崇荣岂可能有那么多的辩饰和反扑空间?而且,若事证确凿无可抵赖,就算这几位同工在处理上不够圆熟,也不致整个改革宗环境跟着造成的一潭浑水。简单地说,这几位同工最大的错误,是他们没有站稳信徒的立场,却思前想后试图借政治的力量来收拾这樁事件;没想到,这片灰蒙蒙的政治大地却是邪神当道,反将他们吞噬。 

 

然而,此事件最可悲之处也在于此。目前此事件的本质已无人关切,如何认知现有传道人贪财且性喜鱼色的制度漏洞也乏人闻问, 如今的政治气氛,竟只是围绕如何逼迫个别力量微弱的信徒在面簿上封口不言,为唐崇荣「除害」,以求止血。包括整个信徒环境的磨刀霍霍,欲将反唐信徒祭旗以回报唐崇荣,无处嗅不到政治硝烟。如果日后的发展真是走到这一步,那不仅是这几位同工大输,也是整个信徒环境与价值的惨败。 

 

不管这几位同工是 「一念之仁」 或 「一念之愚」 ,一个信徒对信仰心存侥幸的结果却落至这般田地,堪视为留给所有基督徒的深刻警惕。多少年来,多少真正追求信仰的信徒均难善其终, 其实不是宿命,这要归功与环境的政治横流,而假信徒却甘于向它称臣。  (完) 

 

哲学论坛 

 

「进化论哲学」 与 「归正运动哲学」  

 

有些思维企图将圣经「神造万物,各从其类」的思想连根拔起。它们无所不用其极,可以分成正反两方面来简单讨论。从正反两点引出第三点,唐牧师的归正哲学运动。 

 

第一点:用「只有一类」取代「各从其类」的进化论 

 

进化论属于现今智慧的产物,进化论推倒的不是基督教, 也不是其他什么, 推倒的恰恰是它自己。现在从两个角度来明白进化论: 

 

a)、进化论要么就是无知的科学论断,狭隘地论述了地球上的猿猴成为人。 

 

b)、如果进化论不承认自己的狭隘,而提出更多东西的话,就是对思维本身的攻击。进化论如果推倒了什么,推倒的并不是基督教,而是理性主义(注1)。 

 

(狭隘的) 进化论者指出, 有一种称为 「猿猴」的实存东西,非常缓慢地演变为一种称为「人」的实存东西,那么,对于最正统的基督教信仰而言,进化论不会造成一丁点的伤害。为什么?

 

 原因是一位具位格的神做事根本可快可慢,特别是基督教的神是存在于时间之外的神。 

 

如果进化论者说:不!进化论并非如此狭隘,其所指的不止于此,而是更广泛的原则。那么, 「猿猴变成人」的论点便不会是其核心思想了,意思就是世上并无「猿要变人」这码事,也无「人等待猿猴变」这码事。 

 

进化论者自己先要弄清楚,自己是狭隘进化论者,或是广泛进化论者?最后会发现,无论狭隘或广泛,世上压根儿就没有「物象」这码事。世上最多只有一码事:一切万物皆在自己的类别中变动。 

 

现在就明白,进化论试图攻击基督教的「各行其类」,最后无法达到基督教的高度,却陷落到另一个战场,去攻击人的头脑。 

 

笛卡尔(Descartes)说:「我思,故我在。」 

 

进化论者属于「爱谈哲学的一群人」,他们将万事简化,切断可供思考的东西,人就不能思考,或是将思考的对象(好比说:人从哪里来)分割,人就无需再思考。他们不单否定了笛卡尔的精闢雋语,而且把它倒过来说:「我不在,故我不能思。(这个世界没有神,无需多思考)」  

 

简而言之,进化论只不过是对思维的一种攻击罢了。  

 

第二点:以「各自独立」取代「各从其类」 

 

与进化论相反:万物各自独立,「同样类别」不存在 

 

还有另外一种对「各从其类」的攻击,来自进化论相反的方向;韦尔斯先生(H. G. Wells)讲到所有分开的事物都是「独特的」,一切并无类别可言。 

 

这种主张其实毫无意义。 神赐给我们思考能力,就是要我们把同类事物连接起来的意思,事物一旦连接不上,思考就会停顿。不用说,这种禁止思考的怀疑论调必然引起禁止说话,因为人一开口就已满口矛盾了(思维无法相通)。好比说,当韦尔斯说「所有椅子都是截然不同的」时,这样的说法不仅是个错误,而且措辞自相矛盾。要是所有椅子都截然不同,你就不可能称它们为「所有椅子」了。 

 

这些都不过是对正常思维的搅扰罢了。 

 

第三点、「归正运动哲学」能取代「改革宗神学」? 

 

一个人,一个愚昧的人,常常喜欢把改变本身视作目标或理想。好比说,进化论者与韦尔斯试图改变「各从其类」,唐崇荣牧师试图改变更正教改革宗神学,替之以归正运动哲学。他不明白的是,改变一旦成为理想,本身就不容改变。崇拜改变的人若要衡量自己的进步,必须严格地忠于「改变」的理想,而绝对不能停止在「不变」,进步本身是不能进步的。归正运动最后停滞于「前不前、后不后」的全面讨论(迷失),至终陷入茶余饭后,毫无可取的低等哲学领域。 

 

唐牧师这种从哲学入手改变(改革宗)神学标准的想法, 本身就是一样具有停止作用 (没有出口)的东西,使信徒无法对过去的改革宗或将来出路作出思考。这种彻底改变信徒信仰的哲学理论,使信徒丧失了尊敬祖先 (改革宗神学) 的信仰乐趣。  (完)  

 

(注1)、这里的理性主义定义,见十二月份动力「哲学论坛:唐崇荣(悲剧的角色)」。 

  评论这张
 
阅读(12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