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圣经不是社会公义改革的催化剂  

2013-12-19 15:45:42|  分类: 【信仰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圣经不是「金句集」,不是「格言书」,不是一堆互不统属各不相干的经文随机任意堆在一起的「结集」。


圣经有首尾一贯的主题信息,有前后呼应的剧情布局,有一以贯之的立场取向,甚至有自成体系的世界(舞台)和人物(角色),是一个完整而且丰富的伟大剧本。


故此,把圣经当小说或戏剧,读成「殉情记」、「万里寻亲记」或「王子复仇记」一般,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事实上,我们也只能如此解读,因圣经本身的信息、格局与情怀都「邀请」我们如此去解她读她。


依乎同一原则,圣经的「产业神学」也断不可以仅仅建基于几节零星落索的经文,再大量附会以通俗的「私产权」之类的「现代价值」,就草草成事乱说一通。


不怕烦的话,请大家一读以下这例子,看看人若抱持着「人权」甚至「女权」之类的所谓「现代价值」,会把圣经「解」成什么样子:


西罗非哈的女儿──社会公义改革的催化剂


神的律例与典章可以修订吗?诗篇不是肯定「耶和华的律法全备,能醒人心」(诗十九7)吗?既是全备的,又怎能有修订的余地呢?然而,在设定的过程中,神的确使用了摩西时代西罗非哈五位女儿,作了社会公义改革的催化剂,使其中一项支配团体生活的律例与典章修订得更全备、更合神的心意!


起初,当摩西按各支派人名的数目将地分给他们为业(民廿六52-56)时,这些人数是指男性数目,因女性是没有承受产业权的。西罗非哈的女儿们觉得这措施对一些没有儿子的人是不公平的。她们的父亲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他有五个女儿,却没有儿子。他已离世了,属他的产业若不分给他的女儿,死人的名字岂不是要灭绝、不能传下去吗?所以她们就将这要求——分父亲产业给女儿的案件,呈到会幕门口众首领及全会众面前,然后由摩西转呈到耶和华面前。结果,耶和华肯定她们的要求有理,就将没有儿子人之的产业承继优次权设定下来,其中包括女儿为最优先承继者。耶和华且吩咐这设定正式成为以色列人律例与典章的一部分。


后来西罗非哈所属的玛拿西支派诸族长再向摩西要求,规定这些承继父亲产业的女儿们要嫁给本宗族的人,免得她们父亲的产业到了禧年时便归到她们丈夫的宗派,以致别宗派承受了玛拿西支派的产业。耶和华也肯定他们的要求有理,就规定了承继父亲产业的女儿必须嫁给同宗派的人,使各支派守住自己支派的产业。这五位姐妹也就照着遵行了!


从这件事看来,神乐意让人积极参与设定团体生活的律例与典章,并且让更多人从不同的角度考虑到不同人的权益与需要,使律例与典章的设定能精益求精、更完备实用。在一个父权社会里,西罗非哈的女儿们能有如此见识,摩西与众首领也愿意聆听及将案件呈到耶和华面前,实在是非常开通、划时代的创举。神确实使用了这五位勇敢的姐妹,成为当时社会公义改革的催化剂。


我们的神是一位公义的神。祂要求子女们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神同行(弥六8)。在我们的社会及教会里,有许多传统措施对团体中某些人是不公义的。我们需要各种不同背景的男女老少一同参与设定与改革。在教会中也需要各领导阶层愿意聆听,并将各人的见解带到主面前,按真理引导会众,将各样的措施设定得更完备实用。


实情一目了然,这位作者根本不是在「解经」,不过是在「利用圣经」来「印证」她的某种「女权神学」而已,主张女性应拥有与男性相同的「财产权」以至「发言权」,完全抽离圣经启示的整体脉络和框架。


回到圣经本身的脉络框架去,我们一点不难发现,「得地永远为业」是圣经之中一个非常重要且十分显眼的主题和情节,贯穿整本圣经。譬如亚伯拉罕之撇下本地本族父家到迦南应许之地去「得地永远为业」一节,就肯定不是一个「单一事件」,而是圣经整体的「产业神学」的象征和典范,强烈地表明了得着表面上的「地业」本身并不是重点,得着「地业」象征的「身份与名份」才是关系生死的事情。


如果我们更加心清眼利(清心的人有福了),就更该发现圣经内容的核心主线之一,正正就是两种截然反对的「产业观」──如何得地永远为业的观念──的「生死对决」:

亚伯拉罕、拿伯等代表的「信仰之路」

VS

该隐、耶洗别等代表的「掠夺之路」


信仰主义者坚定相信:地是上帝的,人在任何意义上都不享有「地权」,别说「拥有权」或「转让权」,连「使用权」都说不上。

人至多是暂且「受托管理」上帝所赐与或分配的土地。但是即或是上帝「赐与」他的,也不表示他就拥有该地的「主权」,可以永远拥有、自由买卖及任意使用。上帝既可以「赐与」,就可以「收回」,或「转赐」别人。「地权」在任何情况下,永远只属于上帝。总之,人必需永远谦卑十足知命,晓得他所「有」(姑且用这个「有」字)的「一切」莫非恩典,莫非上帝白白的赐与,而「盛载一切」的「地」,就更是如此。

容我再强调一遍,人领受上帝「赐与」的地,不表示他就「拥有」那地,仅表示他可以「合理使用」那地和「合理分享」那地的出产和成果。他所得到的,绝对不是一种世俗意义上的使人骄矜自大的所谓「权利」,而是一种信仰意义上的使人谦卑感恩的「恩典」和「福气」。


既知道「地」是耶和华的,了解到我们能「使用地」和「享用地」,都是上帝白白的恩典。人就应该明白,对于地,他必需「使用得合理」──好好管理大地,也必需「分享得合理」──与别人(尤其是穷人)分享地的成果。即是,在他领受上帝所赐的「地」的同时,不仅领受了「恩典」与「福气」,也领受了要好好管理那地的「责任」和善于与别人分享那地的成果的「义务」。


顺理成章,既知道「地」是耶和华的,是祂随己意赐与及分配与人的,人就不该贪恋别人的地,不能挪移邻舍的地界,并不是因为「那地是他的」,而是因为「那地是上帝分配合他」的。若你掠夺那人的地,你就不是抢掠那人的地,而是抢掠上帝的地。

 

真正有信仰的人,他们对「地」的态度,骤眼看会十分矛盾:一个极端,是他们会像亚拉罕那样「爱理不理」似的,不汲汲于为自己「争取」表面上的「地业」;而另一极端,他们又会「十足紧张」他们的「地业」,责求自己及子孙务必好好「守土」,万万不要「丧失地业」,像拿伯及西罗非哈的女儿所表现的那样。


究竟信仰者对「地」的态度应该是怎样的呢?亚伯拉罕对「地业」的「爱理不理」与西罗非哈的女儿对「地业」的「十足紧张」,如何可能同时是对的呢?

 

先看一看下面的实例:所谓「清教徒」带给近代主流教会最致命的一击,是自作聪明造作自义的「平衡主义」。就所谓「人权」的问题,你到处可见这种样子非常「持平端正」甚至「谦谦君子」的「平衡论」。例如:


人 权 问 题 是 当 今 热 门 的 话 题 , 由 于 与 西 方 历 史 发 展 息 息 相 关 , 宜 先 作 了 解 。 西 方 曾 处 于 君 王 权 及 教 皇 权 至 上 的 历 史 时 期 , 公 民 应 有 的 权 理 、 权 利 、 权 益 等 并 未 得 到 确 立 。 然 而 , 自 从 宗 教 改 革 以 来 , 改 教 家 已 从 圣 经 中 逐 一 建 立 基 本 的 人 权 , 如 平 等 、 自 由 、 尊 严 等 , 声 称 这 些 由 神 授 予 人 天 生 的 东 西 , 不 能 被 任 何 外 在 的 权 力 所 剥 夺 而 清 教 徒 涌 往 北 美 洲 新 大 陆 , 主 要 也 是 为 了 在 宗 教 上 及 政 治 上 , 追 求 一 种 更 合 乎 真 理 及 人 权 的 生 活 。

「 以 人 为 本 」 与 「 以 神 为 本 」 的 两 种 人 权 观 在 西 方 近 代 的 社 会 , 一 直 处 于 互 相 抗 衡 的 状 态 。

人 权 现 已 俨 然 成 为 国 际 的 宪 法 , 而 人 权 问 题 更 是 一 个 理 直 气 壮 的 国 际 间 的 辞 令 , 极 受 国 际 社 会 重 视 。 然 而 处 身 人 权 高 涨 的 潮 流 中 , 我 们 须 提 防 人 权 的 滥 用 , 有 些 人 假 借 人 权 达 到 某 些 目 的 , 有 些 则 将 不 是 人 权 的 东 西 争 取 写 进 人 权 法 以 正 其 位 。 人 权 的 定 义 日 趋 含 混 , 意 义 日 渐 模 糊 , 急 待 澄 清 。

「 彼 此 相 爱 」的 新 命 令 乃 是 权 利 、 权 益 及 权 力 的 互 舍 , 乃 属 神 群 体 在 认 识 及 肯 定 自 身 人 权 之 余 , 甘 愿 为 对 方 着 想 而 「 让 权 」 或 「 舍 权 」 , 有 别 于 世 人 的 弄 权 破 法 ( 可 十 42 - 45 ) , 而 主 耶 稣 甚 至 舍 弃 神 子 权 与 人 子 权 ( 生 命 权 ) , 为 的 是 救 赎 罪 人 , 不 单 成 为 最 好 的 榜 样 , 更 获 得 最 尊 贵 的 赏 赐 作 为 回 报 ( 腓 二 4 - 11 ) 。

在 真 理 规 范 下 的 人 权 实 现 , 虽 然 可 以 透 过 社 会 建 制 ( 如 法 律 系 统 、 行 政 指 令 、 政 治 模 式 、 公 民 教 育 等 ) 来 促 进 , 但 建 制 既 由 有 罪 的 人 设 立 及 推 行 , 偏 私 难 免 , 惟 有 人 心 的 更 新 才 是 治 本 之 法 。 因 此 , 我 们 肯 定 「 传 扬 福 音 」 与 「 关 怀 人 权 」 的 并 进 , 是 解 决 人 权 问 题 的 基 本 出 路 ( 林 后 十 3 - 5 )


其大意总是:圣经是「肯定」所谓「人权」的,只是我们不应该过度引申或滥用,甚至要懂得「让权」或「舍权」云云。一句话,「客气」得很。这说法跟说「投资」没问题,只要「理性」就可以了的主流论调,一个饼印。

 

货真价实回到圣经去,抱歉,关于「人权」的「圣经根据」,我一个字都找不到。事实并不存在「好的人权主义」或「坏的人权主义」之别,因为「人权观念」,在任何层次和所有意义上说,总是「恶」的,甚至是一切恶的源头和根本。

 

创 3: 1耶和华上帝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对女人说:「上帝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吗?」2女人对蛇说:「园中树上的果子,我们可以吃,3惟有园当中那棵树上的果子,上帝曾说:『你们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们死。』」4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5因为上帝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恶。」6于是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来吃了,又给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


实情是明明白白的,始祖的原罪,绝对不是「道德意义」上的杀人放火奸淫掳掠之类,而是「信仰意义」上的向上帝「要权」甚至「夺权」,在毒蛇老祖撒旦的「启蒙」下,以擅吃禁果的「抗命行动」,「宣示」自己应该享有「人权」──从「知情权」、「自主权」以至于「立法权」,都应该享有。


要言之,所谓「人权」,实际就是人类在撒旦的「启蒙」之下无中生有的「产物」,作用只得一个,就是要人类「自我感觉良好」,甚至「自我神化」,进而与上帝疏离以至于悍然对抗。

既曰「人权」,顾名思义,总是「以人为本」,故此根本不存在所谓「以神为本」的「人权观」,除非那个「神」是另有所指,譬如──「毒蛇老祖」。法国大革命的《人权宣言》与美国立国的《独立宣言》,一听就知其「鬼声鬼气」,某意义说,的确是「出自圣经」的,就是出自创世记第三章「毒蛇老祖」诱惑始祖造上帝反的那个《造反宣言》。

 

再回到所谓「地业」或「私产权」的问题上去。

圣经既全面地否定所谓「人权」观念,「私产权」也就与「人权」一样,毫无圣经根据可言,也是人类自己「无中生有」的「产物」。

回到创世之初,上帝让始祖在「园里」(可理解为一个「地」)工作,却没有说过把那「地」给了亚当和夏娃,亚当和夏娃更没有「划地为界」,说这边是我的那边是你的,总之就根本没有「地业权」这一回事。


第一个会「划地为界」,把地「私产化」起来的人,是该隐。那时,全世界几个人,该隐就已经要「建一座城」,还要用自己的儿子的名字替那城命名,意思是「这是我的」,土地「私产化」或说「私产权」的观念,是这样才出现的。


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或不认为,把上帝的土地「圈占」起来,还替它命说「这是我的」,这不是一种极大甚至致死的罪。

外在地看,这「土地私有主义」是一种掠夺之罪、贪婪之罪,强夺不属于他自己的土地,而他掠夺的对象不仅是人,更是上帝。


内在地看,这「土地私有主义」更是一种「不信之罪」──他不相信上帝对人满怀善意,不相信天父上帝的「咒诅地」不过是剎那之间的小惩大诫,故此,他要用自己的方式「求生存反咒诅」。这「圈占土地」先而「自我保护」继而「扩张发展」,正正就是该隐想到的「唯一出路」,正如今天的人满心满脑都是「买楼保值」和「炒楼增值」的想法,完全一样。

 

信仰者对「地业」的观念却是截然不同。他们绝不会视「土地」为一种「生存资本」或「炒卖本钱」。


信仰者也渴望「土地」,可是他们渴望的却不是今生现世据以「生存」或「争胜」的「地产」,而是那「更美的家乡」。为了那「更美的地」,他们不汲汲于争夺人间的地业,甚至甘心撇下「本地」。


亚伯拉罕一点都不汲汲于「争地」,即或在「应许之地」上,他也是「爱理不理」似的。因为他心中有信。第一、亚伯拉罕相信地都是上帝的,人不能争也争不来,只能凭着上帝的本心与旨意,按着祂的时间与方式,赐与祂所喜爱的人。所以,亚伯拉罕不争,只等。第二、亚伯拉罕别具灵心慧眼,他很知道眼前可见的应许之地,不过是个「象征」,那天上的永恒之地才是上帝最终要赐与他们的「本体」。亚伯拉罕根本志不在眼前,故而对眼前的地,就表现得好像满不在乎了。


却是,何以西罗非哈的女儿们又如此执着,彷彿对眼前地业的「占有」(姑且用这个词)即或是个「象征」,也有非常重要的「实际意义」,就是直接影响你的名份,最终的效果是决定你能否有份于上帝的永恒之国。

说过了,释经要有「释经心」,还要有「幽默感」


想想,我们的天父上帝真的会这样「死板」甚至歪情悖理,仅仅因为某某人在这片「应许之地」上持有若干「地业」,就「按比例」地在天国里分他一分吗?若是这样,无辜被杀,被夺去「祖地」的拿伯,岂非要就此灭亡?反倒杀人夺地的亚哈和耶洗别,却因「持有」了拿伯的「祖地」,就能连拿伯家族在天国里的「份」都一并夺去?若是这样,「温柔的人」如何可能「承受(天国里的)地土」呢?我只怕「天国」里统统都是「地产霸权」了。


当然不会这样!


天父绝对不会这样肤浅,就凭着你「占」有多少「应许之地」,就「按比例」将天国的土地分给你。


天父是按着你为上帝和为祖宗「尽心守土」的心志努力,来判定你将来是否配得天国的土地。拿伯「以死守土」,就凭他这「忠孝精神」,就绝对可以进入天国,承受天国地土。至于亚哈和耶洗别之流,夺人祖地,藐视上帝,欺凌邻舍,诫命尽犯,罪大恶极,绝不会因为他们「霸」了人家的祖地就可以有份于天国。


总之,上帝是看「内心」的。祂不关心你「名下占有多少应许之地」,却在乎你是否真心相信祂的权柄与应许,或像亚伯拉罕那样「耐心地等」,或像拿伯和西罗非哈的女儿那样「坚定地守」,都是对的,都是「温柔的人必承受地土」的典范楷模。

 

看到了吗?

 

一整本圣经要诉我们的,正正就是这两种「地业观」的生死对决。亚伯拉罕的「信心主义」终必胜过该隐的「掠夺主义」。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